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波士顿中国城见证大法徒的坚守

在波士顿中国城建立法轮功炼功点,不论寒暑风霜,始终坚持的张阿姨(右二)与其他学员在炼功。(刘景烨/大纪元)

人气: 39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8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景烨波士顿报导)一只虫子沿着树爬下来,爬到一位华人老妇的腿上,但她浑然不觉。在阳光的照射下,她保持着打坐姿势纹丝不动。

她是波士顿中国城法轮功炼功点的联系人,学员们亲切地称呼她为“张阿姨”。

那是2017年的夏天,张阿姨和其他学员一如既往地来到“天下为公”牌楼外的公园一起炼功。他们有时六七个人,有时十多个人,在公园里的树下,立起“法轮大法好,Falun Dafa is good”的金黄色牌子。

阳光斑驳,微风习习,树上数不清的麻雀不停地叽叽喳喳,有时甚至投下一团青白带黑的黏稠物,沾到胳膊上、腿上,甚至头上——这也是张阿姨和其他学员总是戴着个圆檐帽的原因所在。

白色帽下的张阿姨身材不高,留着短发。77岁的她神色总是非常坚定,眼神明亮,以致让人难以注意到她脸上的皱纹和黑中带白的头发。

每天上午不到十点半,张阿姨与其他学员就开始在树下铺垫子了。在摄氏三十度的烈日下,她总把自己的垫子放在最前方树荫暂时罩不到的地方,将其他人的垫子放在浓密的树荫下。有人请她坐到后排,她却说,没关系,就晒半个小时,等太阳角度变了,树荫就过来了。

学员们常常在这棵树下坐到十二点,然后站起来炼功。旁边的树上有时会爬来红色的小虫。前方宽敞的人行道上人来人往,有时还会传来“咔、咔”相机的声音;有时身后突然响起倒车警报;有时是一群孩子的跑步和欢笑声……

但张阿姨总是端坐不动。到2017年为止,她已经在这里坚持四年了,除了雨雪天气(地上潮湿无法打坐)外,不论多热或多冷,她几乎每天都会准时来到这棵树下。

她常常想起李洪志先生在《瑞士法会讲法》中的一句话:“我给你们留下的最好的洪法形式就是集体炼功和法会。”她说,李洪志大师的功法帮她炼好了一身疑难杂症;出于感恩与对有缘世人的责任感,她不愿错过任何一个能够向人们展示功法的日子。

即便是华氏零下的低温,张阿姨(左一)仍领着法轮功学员在波士顿中国城炼功。(冯文鸾/大纪元)

“速效救心丸”失效后

那是1996年5月22日早上,当时56岁的张阿姨心脏病再次发作了。学太极拳38年的她,那天却连一套拳也打不动。她记得往常含三到四片“速效救心丸”就能好转,可那一次,十多片药丸竟也毫无作用。

“我感到很绝望。我想我死在家里,一周都不会有人知道。”在位于波士顿附近郊区的家中,张阿姨一边包馅饼一边说。当时她丈夫在外地出差,孩子们在外上大学。她想到自己从1993年退休以来,为了不让孩子们担心,曾尝试过许多健身气功,太极拳、剑、刀、棍都学了个遍。那时她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练功,渐渐身边聚集了四十多个气功爱好者。尽管如此,她的身体依然逐渐恶化。

“我突然想起一个礼拜之前,一位跟我练剑的朋友告诉我,她先生瘫痪在床上,在床上炼法轮功,能下床了。这个法轮功我还没有炼,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呢?”张阿姨说。

神奇的是,她前一刻还因为打不动拳而躺在床上,在想到法轮功的时候,却爬了起来,还走了500多米路到朋友家里。

这位元姓朋友的先生曾是张阿姨单位里的副科长。张阿姨从他那里得到了法轮功炼功图和一本书《法轮功(修订本)》。

“读到第四讲的时候,我就叫起来了:‘我找的就是这个呀!’我觉得我有希望了。自己当时脑袋里想法很简单,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张阿姨感慨道。

第二天,张阿姨带着信任她的一些人,在她家办起了炼功点

一周之后,张阿姨的身体就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在过去30多年的石油技术工作中,在所谓“要油不要命”的口号指导下,她曾一周七天投入工作。在60年代一次清理油库积水的过程中,她先是因为气体中毒而昏倒,而后又被医院误诊为大脑发炎,还因错误治疗而瘫痪了两年。“严重的时候,吃饭连筷子都拿不起来。”张阿姨说。随着年岁增大,她渐渐患上了心脏病、胃下垂、骨质增生等多种慢性疑难病。

但在炼功一个月之后,她就感到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没有痛苦的感觉了”。直到现在,她每天早上六点半与丈夫出发,赶到波士顿中国城,跟其它法轮功学员一起读书、炼功,走路健步如飞,没有病痛与不适的感觉。

张阿姨(中)和法轮功学员在波士顿中国城炼功。(冯文鸾/大纪元)

满地白头皮

张阿姨说,法轮功的神奇还体现在方方面面。她说,在她开始炼功十多天后,一次洗澡时,由于不知道暂停供水,她照常打开加热器。在她打开水龙头的瞬间,“蒸汽‘哗’一下喷出来,吓坏我了,立刻从浴缸里跳出来。把头皮烫的啊……吓坏了!”张阿姨说。

当时她第一反应是找烫伤药,在家里找不到,便立即打电话找到一位医生朋友。奇怪的是,那天医生找遍了急诊室也没找到烫伤药,无奈之下,只好先到张阿姨家看看。

医生进来后,张阿姨却给他讲起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身体变化,两人在不知不觉中竟都忘记了烫伤的事情。

“从8点讲到12点,大钟‘当、当’地响。他才说:‘怎么样了,我看看你的头啊!’一看,哎呀,吓他一跳,头皮都烫白了。他说:‘阿姨呀,你这头发肯定都要全掉。’”张阿姨说。神奇的是,在这一刻,她却感觉不到疼痛了。

张阿姨说,大约一周后,“用手‘噗啦、噗啦’,掉了一地的白皮,可头发并未受损。”

神奇的亲身体会,让张阿姨渐渐明白了法轮功是高德大法。原来的慢性病消失后,二十多年来全未复发;而她也再没用过药物。到了1999年中共的迫害开始后,面对单位和公安的压力,以及铺天盖地的针对法轮功的诬陷报导,张阿姨也从未动摇对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功的信念。

张阿姨(左三)和法轮功学员在波士顿中国城炼功。(冯文鸾/大纪元)

“铁打的”炼功点

“我是来(美国)探亲的,到这里和大家一起炼功。因为我觉得在这里炼功对自己的身体特别好,还能弘扬大法。在中国大陆不能这样公开。张阿姨在这个点上做得很好。她在这个点上,好像是铁打的。这是个铁打的炼功点。”夏天在中国城外公园的树荫下,法轮功学员罗阿姨说。

到了冬天,零下十度的寒风常常吹得人双手冰冷。这里的学员们便挪到了公园里一处井盖周围打坐、炼功,井里会溢出来带有一丝丝煤气味的暖气。张阿姨说,夏天有树荫,冬天有暖气,这样的炼功条件“太好了”。

2013年10月26日,张阿姨志愿成为中国城炼功点的联系人。从此以后,除了雨雪天气外,不管气温高低,她每天早上来到这里,与其他学员一起阅读《转法轮》,而后11点左右开始打坐、炼功。

不多时便到了午休时间,外出吃午餐的人们有的西装革履,有的戴着墨镜,来来往往,谈笑风生,对在旁边打坐的炼功人似已习以为常。

但也有对学员们特别关注的:一天,一名穿着短衣短裤的健壮白人青年笑盈盈地与学员们打招呼,愉快地说:“真好,每天都能在这里看到你们!”

张阿姨说,这位先生有时来这附近办事,也曾来炼功点学过功法。

还有一次,一名亚洲人面孔的高瘦男生快步赶到炼功点前面,弯腰从传单盒里抽出一张介绍法轮功的传单,而后面无表情地匆匆离去……。

最令张阿姨印象深刻的,莫过于那位毕业于波士顿大学音乐专业的男生。2014年,他的右手无名指神经坏死,被三个医院判为不治之症。他苦于无法完成音乐专业的毕业演奏,却因为记忆中“有困难就找法轮功”这样一句话而来到了中国城炼功点。

张阿姨说,他第一次炼功便打坐了一个小时。可凭著这种勤苦的精神,这位学生一周后便能活动手指,一个月后便完全恢复,能够演奏,能够毕业了。现在,那位男生加入了神韵艺术团,每年巡回演出。

“公共汽车上有好多人都认识我们。有一次我们听他们对话,说你认识这老两口吗,他们是专门弘扬法轮功的,你想炼法轮功就找他们。”张阿姨说。

她说,以前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不乏来找麻烦的人。有时有人来问:你们每天来这里,美国政府给你们多少工资?她则笑着告诉对方,她年轻时拼命工作,得了一身病,却因学了这个功法而身心健康。她不拿工资,但如果她不出来,那很多想修炼,想要健康身体的人便找不到地方,所以她必须出来。

张阿姨说,以前这附近还游荡著一伙从军队退伍的无业游民,经常酗酒,吵吵嚷嚷。“第一年,他们问我们一个会英语的学员,问我先生是不是老板,雇我们来这里炼功。我说不是,我们是夫妻。半年来,他们天天看我们炼功。后来,等我们来到这里,他们就双手合十,说Good morning,good morning。”张阿姨说。

她说,这些退伍军人渐渐成了这个炼功点的“保安”,当有不怀好意的人来骚扰时,他们便过去赶人,对骚扰的人说“Go, Go, Go”。2016年,他们得到了政府的帮助,便离开了中国城。临行前,他们还送了张阿姨一袋法国大米。

那时,张阿姨每天早上乘公共汽车到地铁站,再转地铁到波士顿中国城,每天来回路上共约四个小时。有时天气预报不准。她看到要下雨,没有出门,等到中午,仍未见滴雨落地。后来她决定不再看天气预报了。只要早上不下雨,她便出门炼功,能炼多久,就炼多久——要让来往的有缘人常常看到“法轮大法好,Falun Dafa is Good”。◇#

责任编辑:冯文鸾

评论
2018-08-23 9: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