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底一瞥

鱼儿纷纷围绕潜水员游动等候喂食。(博浪提供)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作者 | 博浪

从美国乘游轮,我来到加勒比海一英属小岛。

小岛游人如织,一派热带风光。游客下大船乘小舟登岸来到一个小码头。导游说,要从这里登艇潜下水,观看海底世界。

听此我兴奋不已。我生长在内陆,以前从未见过大海。上中学时地理老师讲,地球面积的70%为水覆盖,确切地说,地球是个水球;老师还说,大海是蓝的,海水是咸的。水是无色的,为什么大海是蓝的?我觉得很神秘。上世纪70年代,我去上海,特地到吴淞口买船票去崇明岛,到达不一会儿就转身乘船返回——我的目的是就为了看大海。

1990年代初,我到海南三亚开会,去了天涯海角,在大东海游过泳,可惜时间短暂,未尽大海之兴。来加拿大后,我想对大海有更多的了解。为此,我和老伴约朋友一同乘游轮到古巴、墨西哥一游,还是为了看大海。

游客们排队依次登艇,潜艇向大海深处开去。游人都把眼睛对着玻璃窗向外看。随着潜艇的下沉,我看见海水中的鱼儿在我眼前游来游去。鱼依种类分群游动觅食,带花色条纹的热带鱼较多。水下能见度好,我看到海底有山梁,有平地,有沟壑,有盆地,还有各种各样的水草。海底也有像地表一样高低起伏的地形,不知是怎么形成的?在日光的照耀下,海底呈现出一个与陆上迥异的世界。虾兵蟹将悠然自得地在海水中漫游,种类繁多的水生植物偎著水流摇曳身姿,海底是动、植物共生的乐园宝地。据说,海底下还有不可估量的宝藏。

忽然间,我见有潜水员上下摆动着双脚蹼游了过来。潜水员是来喂鱼的,有了吃食,鱼儿就会有过来集中让游客更好地观赏。随着抛出的食饵在水中散开,鱼儿纷纷过来竞相吞吃。热带鱼类色彩多样,形态各异,当中以浑身蓝色条纹的鱼居多,很好看。还看到有一种扁而长的,好像是带鱼,游动起来修长的身躯留下一道弯弯曲曲的线条非常的柔美。

潜艇转向,我瞥见一只大乌龟慢腾腾地游了过来。大龟那傲慢的神态,那坚不可摧的一身盔甲,仿佛它才是这里的一方霸主。再看另一边,一种怪头大嘴的大胖鱼领着一群小鱼也向潜水员游来。

“看,沉船!”老婆子吃惊地说。顺着她指的方向,我真看见海底有一艘沉船,有10多米长,斜插在海底。透过水幕,隐隐约约地,我看见船桅杆,沉船里长有很多水草,摇曳著长长的叶子,挺茂盛的。

“在大海的惊涛骇浪中,这艘船沉了,死人了没有呢?”

老伴说:“怕是凶多吉少吧。”“那倒也是,”我附和说。

“那是珊瑚吗?”有人指著远方一丛丛的暗影问。

“不,那是水草,”老练的解说员向大家介绍说,“珊瑚虫,以海洋浮游生物为食。只有在盐度适中,水温较高的浅水海域才聚集珊瑚虫喜欢吃的浮游生物,也才有珊瑚生长。珊瑚虫固态地生活着,不像鱼能游动。此处海水不适宜珊瑚虫生长……”说到大海里的事情,导游滔滔不绝。我甚敬佩。

“珊瑚虫?”有人问,“珊瑚是动物?”

“Yes,”热心的导游向大家介绍开了珊瑚,软珊瑚、硬珊瑚……。原来,珊瑚是动物。珊瑚还有软、硬之分。海洋中的冷知识太多了。

上中学时,我读过法国科普探险小说《海底两万里》。书写海里出现了一个独角怪物。凡尔纳参与追捕这只怪物。他跳到怪物的背上发现怪物是一艘潜艇。潜艇长要凡尔纳随他在海底旅行。潜艇跨越太平洋,穿过印度洋,从地中海进入大西洋。在长达两万多里的海底旅行中,凡尔纳见识了许许多多珍奇的海生动物、植物和奇异现象。

而我这次旅行,飞机我从空中俯瞰了大海,领略了海洋之广阔;坐游轮乘风波浪我在海上航行七天,大海汹涌的波涛让我敬而畏之;登潜艇下海,我看到了海底大千世界。海底下,真是人类资源的又一个宝库。

我爱大海。立体游览大海,我收获颇为丰硕!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