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北京下半年最大内忧非一日之寒

大陆媒体报导,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就像冰山,小部分浮在水面,大部分隐藏水底,在一些地区,调研者隐隐听到冰川崩裂的声音。(Getty Images)

人气: 19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2日讯】今年已过一半,不少观察指出,北京下半年面临两大挑战,对外是中美贸易战,内部则是债务危机。

在中国当前各种各样的债务危机当中,公认最难搞定的是地方债,主要原因不外这两个,一是牵涉范围广,包括政府及其部门、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官民合作(PPP)项目等;二是很大一部分地方债是隐藏的,包括僵尸国企、扶贫债务、养老金缺口、政策性融资担保等,乃至P2P、私募基金、理财产品(影子银行性质,影子银行兴起于地方债务纾困)等各种债务违约事件,其实也和地方隐性债务有着一定的联系。

今年7月,央行和财政部内哄原因之一就是地方债务,财政部官员挑明说自己对地方债务平台管不了。

8月上旬以来,各地陆续开会学习《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意见》,隐性债务意见的下发表明,今年各地防风险的重中之重就是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与此同时,根据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最新统计,规模从高到低排在前5位的依次为:江苏48,080亿元、浙江26,527亿元、四川20,919亿元、天津18,996亿元、重庆15,724亿元。风险排在前十位的依次是:天津、贵州、重庆、云南、青海、四川、江苏、广西、甘肃、浙江。上述数字说明,一些“经济大省”却也同时是“负债大省”。那么其他欠发达地区隐性债务的规模和风险,也就可想而知惨不忍睹。

大陆媒体《财经》7月10日封面专题〈地方债高悬之忧:隐性债务的水有多深?〉报导,核心提示写道,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就像冰山,小部分浮在水面,大部分隐藏水底。这些隐性债务究竟有多少,尚无公开的权威统计,但在一些地区,调研者隐隐听到冰川崩裂的声音。

不过任何冰冻皆非一日之寒,如此庞大的债务冰山也不是几年之内就可以形成的。既谈现在的债台高筑,也不能不提过去的成因。

舆论普遍指出地方债成因,是地方官员为了政绩GDP大搞过度建设、盲目投资,为此高额举债,导致最后“谁借的越多,谁在任期内的政绩就越大”,而这个情况早在江泽民时代就已经非常兴盛。

通过公开报导可以发现,约自2004年以来,大陆媒体曾经密集批露许多重大投资专案严重失策的问题。据称,胡温在对省、市一级的投资项目中惊讶地发现,占百分之80以上的投资都是盲目上马,致使千百万元、甚至是数亿元的资金打了“水漂”。

就以隐性债务市一级样本代表安徽省合肥为例,截至2017年年底合肥隐性债务达475亿,但合肥不是这三五年才大手笔花钱的。

早在1997年,合肥市兴建了一个现代化的垃圾处理场,除了引进设备花2,400万元,国内配套、征地、建厂房、修路等一共花了1亿6百多万元,结果没几年时间,这个垃圾处理场到最后就成了一堆“垃圾”。

据报导,在合肥市兴建“现代化”的垃圾处理厂,是为了创建所谓“全国卫生城市”的需要,那一段期间诸如此类的“评比”、“创建”活动比比皆是,全国大小城市热衷于做秀,创建“全国百强县(市)”、“全国卫生城市”、“全国双拥模范城市”、“全国旅游城市”、“全国环保城市”等评比、创建活动已到疯狂的地步,全国大小城市铺天盖地的兴起了面子工程、形象工程。

时有评论称,在江泽民好大喜功政策的诱导下,全是表面华丽,虚假繁荣,病态倾斜。全国上下像合肥市这样草率上马的垃圾工程、面子工程、豆腐渣工程举不胜举,数不胜数,摆在各县市政府里金光闪闪的“百强县”、“卫生城市”“双拥模范城市”的奖杯、奖状,记录著官员的罪行。

今日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非常严重,是由于江泽民时代以来的经济乱象,特别是在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官员仕途与此挂勾,政府完全失去道德约束,导致各种腐败恶果,表现在政治经济社会方方面面,成为继任者的问题。胡锦涛乃至习近平,都是在接江泽民遗留的烂摊子。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8-22 4: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