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曝光华为在西澳政商界建庞大关系网

华为拿下西澳铁路网通讯设施的合同后,西澳政商界人物与华为的关系网被媒体曝光。(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华为拿下西澳铁路网通讯设施的合同后,西澳政商界人物与华为的关系网被媒体曝光。(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综合报导)在英国、美国等政府,包括澳洲联邦政府都认为华为存在安全风险的背景下,上月初,西澳的州政府却与华为签订合同,让其承建1.36亿澳元的公共交通移动信号网络工程,这在澳洲引起广泛关注和质疑。随后,华为在澳洲建立的关系网络被媒体挖了出来。

华为西澳政商圈关系网被曝光

华为在澳洲的公司2004年开始运营,花费数年时间在西澳的政商界建立关系、施加影响力。费尔法克斯的调查显示,这个网络涉及多位重量级政要。

在调查记者Nathan Hondros勾勒的关系图中,前外交部长唐纳(Alexander Downer)和前维州州长都曾任或仍是华为的董事会成员,前西澳的财政厅长受雇于华为为其做政府的游说工作,甚至商界的媒体业巨头董事长也是华为全球国际咨询委员会30位成员之一。

除此之外,多位西澳的议员都曾接受了华为资助的中国行。包括来自西澳的澳洲现任联邦外长、西澳州政府交通厅长、教育厅长和其他三位西澳议员。

受到关注的还有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ACBC,澳中商会),此商会曾参与邀请政要们参加中国行,有时也为议员们的中国行出资。华为是该商会的财务赞助者,而西澳财政厅长是该商会成员。

关系网如下图所示:

(制图大纪元)
(大纪元制图)

任职于或受雇于华为

华为与政要们建立关系的一个方式就是提供华为的一些高级管理职位。澳洲的媒体业巨头Seven West Media公司董事长斯托克斯(Kerry Stokes)从2010年开始就一直是华为公司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

虽然斯托克斯说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参加该委员会的年度会议,也否认为华为在澳洲游说,不过斯托克斯曾在2014年代表华为举办了一场华为在澳洲公司的十周年庆祝活动,当时的通讯部长,即现总理特恩布尔出席了那次活动。

华为公司事务董事米切尔(Jeremy Mitchell)表示,斯托克斯和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已经是很长时间的朋友了,他也是华为国际咨询委员会里的唯一一位澳洲人。

前外交部长唐纳曾是华为公司董事,2014年前往英国成为澳洲驻英高级专员前才离任。前维州州长布伦比(John Brumby)也是华为澳洲事务的董事之一。

华为还雇用前西澳工党财政厅长理珀(Eric Ripper)在西澳进行游说。理珀是政府关系游说公司GRA Partners的董事长兼注册说客,他代表中国的电信公司华为在总理和内阁间进行游说。

在该游说公司任职的前律政厅长顾问理德(Amanda Reid)则称,他们是依照游说法案注册并进行游说工作的。

华为出资中国行

西澳交通厅长萨菲奥蒂(Rita Saffioti)在以影子厅长身份访问中国期间,华为支付了中国境内的差旅费和娱乐费等,还赠送其华为手机。

受华为邀请随同萨菲奥蒂一同访问中国的还有现任教育厅长埃勒里(Sue Ellery)以及其他三名西澳议员。

2012年,时任影子外长的毕肖普(Julie Bishop)也曾去了一次由华为出资的深圳−北京行。毕肖普的一名发言人声明:“在她是影子外长的身份时,就已遵照利益登记规定向议会说明了那次出行。”

华为澳洲公司事务总监米切尔对此表示,华为“经常会邀请澳洲的媒体、商业代表团和议员们(参观)华为在中国的总部以及在澳洲的业务”,在2015年,“我们向澳方包括西澳两党议员提供了住宿和地方电话卡”。

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ACBC)也经常参与邀请和出资政要们的中国行。费尔法克斯媒体揭示,华为是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的财务赞助。该委员会主席即是前维州州长布伦比,他也是华为澳洲业务的董事。

2015年华为部分出资的中国行,澳中商会就曾参与邀请西澳政要们,也曾为中国行出资。外长毕肖普还在议会申报中声明了一次ACBC为她出资的为期两天的上海−北京行。

西澳财政厅长怀亚特(Ben Wyatt)一度是澳中商会的会员。

华为承包西澳铁路网信号设施

自从西澳政府决定让华为在铁路网上建设通信系统之后,西澳的政要和华为的联系就受到了关注和审查。

澳中商会成员、西澳财政厅长怀亚特所在的财政厅负责管理西澳这个州的招标,虽然并没有迹象表明他参与授予华为铁路网通讯设施的合同。对于交通厅长萨菲奥蒂,西澳政府称他并没有参加本次铁路网4G电信合同的独立投标过程,西澳政府发言人还说选华为的决定是公共交通管理局(PTA)做出的。但反对党却认为萨菲奥蒂是该项合同谈判的首席厅长。

费尔法克斯媒体报导,西澳交通厅长周二(8月21日)才承认,不排除让华为建设一个通信网络,这包括在城市铁路走廊上建设80个移动塔,用于未来自动列车控制系统的线路网。政府还决定将其用作公共紧急信息系统。

但西澳影子交通厅长哈维(Liza Harvey)质疑州政府欲将通信网用作给货车司机提供信号以外的用途。她说:“现在我们进一步质疑,政府是否考虑不让这些(华为建设的)移动塔的用途范围拓宽,尤其是在内政部和其它安全机构存有安全担忧的领域。”

她还说政府拒绝回答是谁做出决定“故意避免内阁审查”的问题。奇怪的是西澳工党州长却在此前不久表示,安全情报局(ASIO)并没有提出有关华为承包合同的任何安全担忧。

然而澳洲联邦政府曾出于对国家安全的考量,拒绝过华为参与国家宽带网NBN的建设;也试图阻断华为介入澳洲与所罗门群岛海底高速网络线路的承建。

就在8月23日,华为发布了消息确认澳洲联邦政府拒绝让其提供澳洲5G网络的建设。

华为中标西澳项目的消息是华为自己在网上发布的,两天后才在西澳的招标网站上出现。而西澳州长和厅长们当时未就此事公开发表声明。

专家再次警告

华为与中共政府关系不透明这一点几乎已经众所周知,华为创始人及总裁任正非还有中共军方背景。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执行董事詹宁斯(Peter Jennings)在华为中标西澳工程后再次呼吁,不要让中共长臂伸到澳洲关键基础设施上。他表示,澳洲的联邦政府已经在多个场合警告“澳洲国家关键基础设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受到破坏、威胁和间谍行为的攻击”。他说,“政府并非轻易做出这样的声明,我们应该严肃对待它”,不仅联邦政府,州政府也应如此。

詹宁斯还敦促堪培拉阻止其它与中共有联系的中资公司参与澳洲其它的基础设施建设,虽然这并非易事。“面对掠夺性日强的中共,这是维护国家安全利益的必要代价。而中共希望付出其它所有的代价,来使其战略性利益获得最大化。”詹宁斯说。

今年6月ASPI发布的一份新报告发现,华为公司出资“赞助”澳洲政治家出国旅游的赞助规模远超过其它公司。ASPI是根据澳洲的议会记录得到这些数据的,ASPI国际网络负责人汉森(Fergus Hanson)写道,“虽然华为赞助政客到中国旅行并没有违反任何规定,但其资助的次数引发疑问,那就是国会议员应否接受这类公司资助的旅行?”尤其在华为努力游说政府,欲赢得基础设施建设的合同的背景下。

由于担忧国家安全,美国基本上把华为排斥在巨大的美国市场之外。#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