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人嫌弃的胆固醇 其实对人体很重要?

文/吉米·摩尔,艾瑞克·魏斯特曼

胆固醇是不需要的东西、吃胆固醇饮食有碍健康,是这样吗?(Shutterstock)

人气: 27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几十年来,健康专家好意地告诉我们,胆固醇是不需要的东西,或胆固醇太多有碍健康,甚至还开发出专门对抗这个问题的药物。接下来的内容或许会让你感到有趣,因为我将告诉你,为什么你确实需要胆固醇。

先讲个简单的事实:你的身体如果没有胆固醇,可能无法生存。

澄清时间:胆固醇对人体很重要

胆固醇对身体的功能相当重要,没有胆固醇你就活不下去。事实上,血液中多数胆固醇是由我们的身体制造。我认为许多人不了解这个概念。人们错误地以为胆固醇大多从食物而来,但这不是真的。胆固醇被用来制造雌激素和睾固酮这类荷尔蒙,然后送到肾上腺协助合成荷尔蒙、修复神经,以及制造消化脂肪所需的胆汁,它是我们细胞的结构成分,还会合成维生素D。

胆固醇在我们身体里扮演的角色举足轻重,我们真的少不了它。如果胆固醇的浓度太低,也有可能对我们的健康造成负面影响,像是自体免疫疾病的征兆,甚至是癌症。
──凯西‧布约克

胆固醇是人体最重要的分子之一:一旦缺乏胆固醇,我们很快就会死亡。它跟制造维生素D和形成许多重要性荷尔蒙有关,它是细胞膜的组成部分,而且还是生产胆汁(胆汁是乳化和消化脂肪的幕后功臣)的必需品。
──马克‧希森

胆固醇是油油的蜡状物质,主要是在肝脏生产。若要维持人类和动物的生命,都绝对少不了它;倘若缺乏胆固醇,我们的细胞可能无法自我修复,可能无法维持适当的荷尔蒙浓度,可能无法从太阳好好地吸收维生素D,可能无法调节盐分和水分的平衡,而且我们也可能无法消化脂肪。

对了,胆固醇还可以增进记忆和提高血清素(让我们开心的化学物质)的浓度。这样听来,胆固醇真的非常重要,是不是?等等,其实还不只有这些。

澄清时间:食物中的胆固醇,对血液里的胆固醇影响不大

化学上,血液中的胆固醇跟食物里的胆固醇完全相同,因为只有一种分子被认为是胆固醇。但这并不代表你体内的多数胆固醇来自于你的食物。理由是,我们对胆固醇有一定的需要,而且相当谨慎地调节这项需要。因此,如果我们吃进很多胆固醇,身体就会少制造一点;如果我们吃的胆固醇不多,身体就会多制造一些。

一般来说,血液里循环的胆固醇,多数是由自己的身体所制造的。吃进多少含有胆固醇的食物,对血液的胆固醇浓度其实没有太大影响。虽然可能有个别差异,但通常饮食中的胆固醇含量,绝对不是血液或身体里胆固醇浓度的主要决定因素。
──克里斯‧马斯特强

2013年4月,我到圣地牙哥参加“美国减重医师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Bariatric Physicians)的医学研讨会。其中一位讲者彼得‧阿提亚(Peter Attia)医师的题目是“关于胆固醇的真实消息”(The Straight Dope on Cholesterol,在谷歌搜寻引擎上以这串文字可以找到他在部落格发表的十篇同主题系列文章),他在演讲中提出一个迷人的论点:透过饮食摄取的胆固醇,只有15 %会被身体吸收和利用,其他的85 %都被排出。他的结论是,我们摄取的胆固醇,对血流中的胆固醇浓度影响甚微!一想到我们是多疯狂地想避开富含胆固醇的饮食,我就无法不去想到这个独排众议的论点。

你知不知道胆固醇有些惊人的抗氧化性质,实际上能帮助你预防心脏疾病?这很讽刺,对吧?胆固醇浓度升高的原因很多:可能是你的身体对发炎的反应,也可能是你的身体某个部分功能异常的征象(例如,或许你的甲状腺功能低下)。之后,我会再次提到这些和其他胆固醇浓度上升的可能原因。现在你只需要知道,当你的免疫系统受到攻击时,胆固醇是一道重要防线。

因此,人为地用药降低胆固醇浓度,可能使你更容易遭受微生物或细菌对健康的严重破坏。你对胆固醇是不是更有兴趣了呢?或者只有一点?

澄清时间:为何LDL与许多健康问题相关

低密度脂蛋白(low-density lipoprotein,LDL)(编者注:低密度脂蛋白内运送的胆固醇被称为“坏胆固醇”)粒子担任体内的侦察员或守卫,侦测像微生物这类的外来威胁。LDL粒子非常脆弱且容易氧化,当它接触到细菌的细胞壁成分时,很快会变成氧化LDL,而无法被想吸收脂肪的细胞接受。反倒是白血球会接受氧化LDL,对把LDL氧化的微生物发动适当的免疫反应。这就是为什么高浓度的氧化LDL与许多健康问题有关,因为这表示你的体内有很多不应该存在的外来物,一直在刺激你的免疫系统。
──保罗‧杰敏涅

· “脂肪”被冤50年 肥胖、心脏病并不怪它 

· 为什么你讨厌吃蔬菜?营养师揭示原因

· 研究:早餐提前吃 体重变轻、生物钟改善 

<摘自《胆固醇其实跟你想的不一样》 柿子文化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