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贸易战败退 中共在房市展开决战

人气: 498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大陆媒体日前报导说,中共打算将地方政府债券风险权重从20%下调至零。该讯息曝光地方政府的真实处境,并折射出中共或将被迫在房市中展开经济决战。

据中国证券报报导,中共财政部为推动地方政府下半年加快发行1万亿元的专项债券,建议将银行持有地方政府债券的风险权重,从20%下调至零。

按照现行法规,银行持有地方债时,会占用金额20%的风险资产额度。

地方债风险权重若下调至零,意味着银行可以释放出20%的风险资产,用于增加信贷。

对地方债券而言,意味着等同于国债待遇,风险被降低为零,可提升地方债对银行的吸引力。

据兴业研究分析,截至8月20日,中共地方债余额16.95万亿,耗用信用风险加权资产3万亿元(银行持仓九成)。消息若成真,银行可释放出3万亿元的风险资产,能支撑3万亿—6万亿的信贷。

陆媒称这是对地方政府和银行的重大利好消息。不过有经济学家批评说,这相当于把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转移给了银行。

地方债风险权重归零 自曝惊人真相

陆媒报导说此举可能为银行打开放水(信贷增长)的龙头。

中共深知货币放水的危害,仍打算为地方政府打开货币“水阀”,显示地方政府或已陷穷途末路。

而且,无论此举最后是否落实,中共通过这次放风,都坐实了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中共为地方政府债务兜底。

如果说,之前只是各界认为地方债务享有政府信用的话,那么这次的放风相当于,中共公开将地方政府的债务与中共政权捆绑在一起。

就在去年底,中共还表态要坚决打消政府为地方债兜底的幻觉,如今打算直接将地方债升格为主权信用。

巨大反差泄露出一个惊人讯息:地方政府的债务,已将中共逼到绝路。

贸易战击倒土耳其 中共为何还没倒

“这个国家曾比其它任何发展中国家都接近发达国家,为了经济,它曾拚命印钞票、大放水,大搞基建、房地产成为它的经济支柱之一。然而,因为乱折腾,它似乎再也无法摆脱中等收入陷阱。”

这是自媒体“智谷趋势”一篇文章的开头。乍一看还以为写的是中国,看下去才发现说的是土耳其。

土耳其和中国,有些地方的确很像。两者都是用货币和债务推动经济高速发展,并且正受到美国的关税制裁。

过去十五年,土耳其广义货币(M2)增加了24倍。1990~2017年期间,中国M2增加了109倍。两者的货币增速都远超GDP增长。

土耳其同样热衷于用基建和房地产来刺激经济,地产市值十年间上涨6倍多。中国城镇房屋总市值,在过去27年增加了87倍。

8月份美国决定对土耳其的钢铝加倍征税,当天土耳其货币里拉暴跌18%。今年迄今,土耳其里拉已贬值超过45%,该国股市跌超17%,通胀率高达15%。

土耳其人均GDP翻三番达到10,000美元,用了十多年,但是跌去一半,只用了八个月。

在美国的关税打击下,土耳其不堪一击,应声而倒。

中美贸易战全面升级,中共为何还没倒下?

表面上看,美国的关税打击致使土耳其货币大贬,资本外流,经济崩盘。而中共有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支撑人民币汇率,同时还有资本管制锁住资本外流,所以暂时顶住了经济下滑的压力。

但货币贬值、资本外流这些都只是经济危机的表现,或者说是病症,而非病根。

所以哪怕中共公开或暗地管制住汇率和资本,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只能压抑和推延危机,却无法改变“暴病身亡”的结局。

中国经济的病根,和土耳其有同有异。

相同之处,都是超发货币+高负债惹的祸。不同之处,土耳其资本市场的核心是股市;而在中国,资本市场的核心是房地产。

有中共体制内学者认为,美国贸易战真正打击的对象,不是对美出口顺差,而是目标国的资本市场。

例如土耳其在关税制裁下,一击就溃。而中国股市虽然被打倒,总市值下跌近三成,但因为中国经济的核心资本不是股票而是房地产,所以企业资金流并未断裂,市场没有崩盘。

房市泡沫锁住中国人的财富

海内外经济学界都曾指出,中共用高负债刺激经济高速发展:超发货币(货币放水)→高负债→高投资→经济高速增长。

在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和房市起到了关键作用。

地方政府为了政绩,互相竞争,举债投资基建,刺激GDP增长。

而地方政府的融资来源,或者说举债的基础,就是土地,这是中共土地财政的成因。

地方政府需要钱养活庞大的官僚系统、搞腐败和投资基建,就得高价卖土地;高价土地又推高了房价。政府为了能继续卖地、从房市交易中收税,就必须保障房价高涨。房价高涨产生的高回报,又会吸引(或迫使)全国民众都入市买房。

这就是中国房市只涨不跌的原因所在。

也就是说,地方政府、房地产、中国民众,三者构成了一个内部资本循环。地方政府通过房市将债务转移给买房者。

这个内循环能稳定存在的基础是高房价,因为高房价能保障资本在内循环中的高回报。

中国房市有时被称为货币蓄水池,正是因为这个内部资本循环吸收了大量货币。

例如今年3~6月期间,中共央行为刺激经济、放出了3万亿元的流动货币。房地产贷款同期增加1.7万亿元,也就是说,仅房地产一项就吸收了57%的货币放水。

房市蓄水池内的资本循环,不但抽干了实体经济的资金,也掏空了中国人的钱包。

例如,2006年中国居民负债收入比只有18.5%,2018年已高达77%。2017年中国家庭人均财富中,房产净值占比三分之二。

这些数据说明,中国人的财富都被锁在房子里,民众债台高筑,没钱消费了。

“蓄水池”的秘密:中共的命根子

土耳其只搞了十五年的宽货币、高负债,就被通货膨胀压垮。

中共搞了三十多年的债务经济,尚未爆发通胀危机,主要是房市吸收了大半的货币和通胀压力。

房市这个蓄水池,对中共而言,不仅是经济压力减震器,更是它的“输血袋”。

例如,中国近年来的商品房销售额中,约六七成被地方和中央政府以各种税费的形式收走。即使算上二手房,中国房市每年交易总额中,也有至少一半流入中共钱包。

中共就像吸血蛭一样,每年从中国房市中吸走过半资金。这笔钱,对中共意味着什么?

以去年为例,2017年中国新房加二手房成交额约20万亿元,中共从中收取税费约10万亿元(其中卖地收入5万亿)。而当年中共全年财政收入中(不含卖地),地方政府才9万亿元,中央只有8万亿。

中共去年从房市中收取的税费,真正用于征地拆迁补偿和土地前期开发的部分,只有卖地收入的七成。

换言之,中共从房市中榨取的资金,65%是用于养活政府。中国房市就是中共的命根子。

同理,中共调控房市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降低房价,而是要保住它的命根子,保住政府、房市和民众之间的资本内循环能维系,能够给中共续命。

房市迎来经济决战 结局悬念不多

有中共体制内学者认为,真正给中国货币带来信用的不是股票市场,而是房地产市场。

该学者认为,地方政府由于土地财政的缘故,会推动房市发展;土地财政又可以从房市中 “吸金”, 反过来给企业“输血”,从而起到核心资本市场的作用。

该学者据此认为,中共要打赢贸易战,应当给地方政府增加信用,并支撑房市;中共应当将房市作为中美贸易战的决战主场。

虽然这种观点在中共体制内并非主流。然而,中共似乎正在这么做。

在最新的政策放风中,中共考虑将地方债风险权重下调至零,其实就是将地方政府的信用提升至“主权”级别,其目的或许并不仅限于下半年的万亿元债券发行。

只是,无论是这种与美国决战于房市的观点,还是中共升格地方政府信用的图谋,都存在根本缺陷,回避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共在经济决战中要面对的对手,不仅仅是美国政府,还有中国民众。

中国房市为中共吸蓄了通胀压力和债务风险,但对中国人而言,却是套牢了自己的财富,还给祖孙三代套上了房奴命。

中国房市被中共榨取了大半资金的同时,也将中共因腐败、低效、冗员所产生的巨大债务,通过高房价转移给了买房的中国人。

在房市中,中共是中国民众的天生敌人,是对中国人最根本利益的掠夺者和收割者。

中共在房市中,从来都是将民众作为敌人来收割。

例如近期中共反复放风的房地产税,还有已经开始推行的大幅提涨二手房交易税等等举措都表明,中共对房市的所有政策,目的只是在维系房市不崩盘的前提下,能更多地榨取民众财富。

因此,中共为地方政府怎么增加信用都是徒劳。

政府信用源自民心。人心丧尽、与民为敌的中共,用尽招数也救不了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更救不了中共自己的命。

随着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日增,中共节节败退,正在被逼进中国经济的最终战场——房市。

面对强大的美国经济、面对中国民众的民心,中共在房市经济决战中的结局并无悬念。#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8-24 9: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