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宿舍中的偶然

作者:张卉中
我们看中了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图为台湾金瓜石“黄金博物馆”园区内的四连栋日式宿舍内部房间。(龚安妮/大纪元)

我们看中了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图为台湾金瓜石“黄金博物馆”园区内的四连栋日式宿舍内部房间。(龚安妮/大纪元)

    人气: 413
【字号】    
   标签: tags: , ,

孩子国中毕业,我们母子俩从山上迁回台北,正好外子申请学校宿舍。我们看中了绍兴南街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闹中取静,外围的巷道衬著竹篱笆和浓密的树荫,令人心旷神怡。

只不过荒废两年,这个宅院草木丛生,几乎淹没了整个房舍。屋内所有门窗、水龙头、樟木地板全被偷走,屋瓦损坏,有若废墟,所幸每根梁柱都很健康。经过整修,古宅变身为古朴而花木繁茂、碧草如茵的舒适家园。高中同学近二十人曾在此聚会,犹如身在渡假村。

曾在庭院一角搭瓜棚,而那一条条的丝瓜偏偏攀爬到墙边高不可及的树上。曾种了一排排的多样蔬菜,却在一夕之间被虫吃得只剩光秃秃的菜梗。如茵的草皮也因遭虫侵蚀而枯黄一片。不用照顾的芋梗反倒长得既高且茂,让我们一再尝到令人垂涎的菜肴。

有一天,我头戴斗笠,身穿宽松的素朴上衣和功夫裤,敞开大门,在院中洒扫、种作。有人进来问,能否拍摄这古朴的老宅?一组人马进来了。他又问,能否进去里面帮忙打开玄关门?我也不以为意的照做,从玄关出来,他说请往这方向走,我也傻傻的往那边走,完全没意识到他们正在拍电影,那么我岂不成了剧中的角色?说真的,像极了早年有钱人家的佣人。在这个偶然中,感觉自己脑袋空空像个尘世外的人,竟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

曾外出返家时,看到一个年轻女孩试图往我们家里看,招呼之下,原来是位出差来台湾的日本人,她很惊喜地发现祖父母半个多世纪前曾住过的房子还在。我欢迎她进去参观,她激动的边看边落泪,看到了还保留着的旧景观,甚至跪地叩头,并边用手机跟家人叙述。而屋里,虽然整修过,但基本上保持原来的结构,白天被褥等东西也都收拾到壁橱里,保持空间的宽敞流畅,这种和式风让女孩更能直接联系上祖父母当时的生活。

一小时不到的意外插曲,贯穿了三代人两个不同民族间的悲欢离合。这个日本女孩带回去的,不仅是当天她所亲见的与祖父母相连系的景象,还有一卷之前录制的以这个家为背景的影片,完满了一个短暂而意味深长的缘聚。@*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的小木屋正好在震央九份二山的山上。( Mark Kao/flickr)
    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地震中,我们都处之泰然。今年地震频频,在晃荡中,仍继续手边的工作。
  • 当父亲来山上找我们,狗狗看到他而悲嚎。当他与我们道别,松开了那个令人牵魂的钩子离去,我们获得了他的无限祝福,而狗狗看到他走了,不叫了。
  • 我从小就傻呼呼的,东西南北老是搞不清楚,对很多事情都超乎寻常地没概念,闹了不少笑话。半个世纪过去了,好像也没长进多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