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院士郑树森是医生还是政治工具(4)

郑树森。(新唐人电视台)
人气: 63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综合报导)2017年,《国际肝杂志》(Liver International)发表一份正式声明,终身禁止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专家郑树森和严盛两人的论文投稿。

这份声明,是对身披白大褂、却给中共充当政治打手、涉嫌活摘人体器官郑树森之流的一记棒喝,也是国际社会采取行动,制止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一个缩影。

郑树森论文被国际权威期刊终身禁止

2017年2月6日,《科学》杂志(Science Magazine)网站报导,国际权威学术期刊《国际肝杂志》决定,由于作者无法提供563例肝脏移植的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的证明,该杂志决定撤销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树森等人2016年10月在网上发表的论文,郑树森并被终身禁止投稿。

郑树森等人将2010年4月至2014年10月在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进行的563起肝脏移植病例写成研究论文。文中声称,“所有器官都来自心脏死亡器捐者(DCD donors)”。

该期刊的这一决定基于澳洲悉尼麦考利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临床伦理学教授罗杰斯(Wendy Rogers)及其大学同事的联名投诉信。

罗杰斯教授说,“一家医院要在4年内取得这么多肝脏,不可能是光从DCD donors身上拿到的。就算DCD donors有那么多,通常只有三分之一的肝适合用于器官移植。”

罗杰斯教授指出,“2012至2014年间,美国肝脏移植取自DCD donors的比率分别是32%、28%及27%。如果中国的比率与美国差不多的话,那么浙江医院总共需要1,880位DCD donors,才能提供该研究中563位病患所需的肝。”

罗杰斯教授推论,“中国在2011至2014年间,据报只有2,326位自愿器捐者,浙江医院这种地区型医院不可能取得这么多肝,除非那些医生可以垄断全中国近八成的器官捐献。”

因此报导称,罗杰斯教授认为,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浙江医院的肝脏是取自被处死的犯人,甚至活人身上,尤其是遭到中国(中共)官方迫害的法轮功成员,被迫成为器官供应者,其中的利润就跑到政府和军队掌权者手里。

《国际肝杂志》要求作者提供器官来源的进一步证据,并要求作者所在机构提供官方文件。但在2月3日的期限过后,没有得到答复。

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也罕见承认,这篇被取消的中国器官移植专家论文造假,他认为向《国际肝杂志》举报该论文的投诉信中指出的一些问题是事实。该报导被媒体转载后不久,相关报导先后被删。

《国际肝杂志》的声明,是国际社会,包括大陆良心人士“对中共活摘器官说不”的一个缩影。

对中共活摘器官说不

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在2006年曝光。2006年4月20日,原辽宁省沈阳苏家屯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员工安妮,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现身作证:她的前夫,苏家屯集中营活体器官摘除主刀医生之一,曾活体摘取大约两千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

苏家屯,被中共称作“全国第一屯”;中共在苏家屯驻军多达16个单位。这里曾是百万军队的供应站。

2006年3月30日,一名来自军医系统的沈阳老军医向大纪元投书作证: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分,沈阳老军医的投书印证了安妮的指证。

2006年4月30日,沈阳老军医再度披露,指出中共军方直接参与了器官盗卖勾当,仅他本人经手的伪造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6万多份。

2006年3月10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开始了面向中国大陆的调查。

十多年来,“追查国际”持续追查,调查对象包括:5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名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等人以及中国865家器官移植医院,获取了上万条资料证据。

“追查国际”得出结论:中国存在着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大量法轮功学员因活摘器官被中共虐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下令、中共主导的国家系统犯罪。

2006年7月6日,受邀进行独立调查的两位加拿大人——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加拿大联邦议员、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共同发布了“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确认了活摘指控,称此罪行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十年后,这份调查报告被更新。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加入调查。最新版调查报告2016年6月在华盛顿DC发布。

新报告估计: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至10万例。在过去的15年中,在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15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通过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器官,并呼吁中共“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2013年底,全球54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50万人联署致联合国的请愿信,要求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已通过立法,禁止本国民众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旅游。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摘取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

联署支持343号决议案的美国联邦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建议,海牙国际法庭应对中共的反人类罪行进行调查。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指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群体灭绝罪。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应该像曾经虐杀犹太人的纳粹分子一样接受惩罚。”

历史上的纽伦堡医生大审判

纽伦堡“纳粹医生大审判”,向包括郑树森在内的涉嫌活摘器官的中共医生敲响了警钟。

医生审判,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德国纽伦堡举行的12场战争罪行审判中的第一场,由美国当局主导,被诉人为23位前纳粹德国医疗从业人员。

23位被告中的22位为医生,且遭指控涉入纳粹人体实验与T-4行动等非人道活动。

1947年8月20日,法庭针对纳粹医生们做出了终审判决,判处7人死刑,立即绞决,4人终身监禁,4人被判监禁10年到20年不等。其中:

希特勒私人医生、亲卫队集团领袖与武装亲卫队中将卡尔‧勃兰特,被判处死刑。

亲卫队上级领袖与武装亲卫队突击队大队领袖维克特‧布拉克,被判处死刑。

常规亲卫队旗队领袖鲁道夫‧勃兰特,被判处死刑。

亲卫队全国领袖海因里希‧希姆莱的私人医生、亲卫队帝国医师与警察参谋长的首席医师与德国红十字会主席卡尔‧格布哈特,被判处死刑。

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医生、武装亲卫队高级突击队中队领袖瓦尔德马尔‧霍芬,被判处死刑。

亲卫队帝国医师与警察首席卫生学家、武装亲卫队卫生研究所所长、武装亲卫队上级领袖约阿希姆‧穆鲁高斯基,被判处死刑。

亲卫队旗队领袖、德意志研究会帝国主任与其下的军事科学研究院、总监、帝国研究会议总监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沃尔弗拉姆‧西弗斯,被判处死刑。

所有被判处死刑的被告,均于1948年6月2日在巴伐利亚的兰茨贝格监狱被处以绞刑。

中共涉嫌活摘器官医生恶运连连

十几年来,大量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中共医生恶运连连,他们或跳楼死亡,或罹患癌症,或落马被查……他们的下场,可谓郑树森等人的前车之鉴。

以下仅为部分案例:

2017年2月16日,江苏省人民医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在办公室被人持刀刺杀,左腿被刺伤,左下肢股四头肌断裂,一排牙齿被打断。

2016年,卫生部指定开展肝移植、肾移植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遭纪委巡视,前院长石应康贪腐金额高达十亿,当年5月11日,其从20楼跳下身亡。

2014年,上海肿瘤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张世林,从8层楼自己办公室窗户跳下。张世林有时一周做17台肾脏移植手术。两年前开始,他一进手术室就心慌,无法集中心神,原先开朗的个性变得少言寡语,独往独来。

2014年12月18日,四川省德阳市第二人民医院院长唐运涛,涉嫌受贿被查。唐运涛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2014年12月,四川德阳市医院党委书记、院长赵鲁平,涉嫌受贿被查。赵鲁平“擅长”器官移植,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2014年7月17日,赵鲁平之后的四川德阳市医院新院长、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泌尿外科教授范天勇,被飞来的石块击中左侧腹部,当场死亡。范天勇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2014年上半年,48岁的石家庄市第一医院院长郑志敏,被曝出患有肝癌,已是晚期,疼痛难忍。本院职工议论,说这是郑志敏换肝换肾得的报应。

2013年,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换肝“一把刀”,年方50的肝移植主任姜旭生,在家中刎颈、割腹自残而亡,身上有多处刀痕。

2010年,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黎磊石,从南京自家14层高楼跳楼身亡。他教出的许多器官移植医生加入这手上沾著鲜血的行业,死前精神压力极大。

2007年5月,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著名器官移植专家李保春从他平时等待肾源的12楼跳下死亡。“没人知道他当时想着什么,也没有留下一句话。”李保春死前几个月经常失眠,靠吃安眠药维持,后来吃任何药都不见效。

2007年,乌鲁木齐空军医院大夫师龙生被一司机撞倒在地后,又再被一辆车二次碾过去,整个人被碾成肉饼,像是杀人灭口。

2006年1月15日,江苏省人民医院中青年移植专家、硕士生导师钱立新,前往苏北淮安市第二人民医院参加肝移植手术,途中遇车祸身亡。

“希望所有人明辨善恶 看清方向”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修炼功法,真修者身心受益。在中共19年持续至今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惨烈的迫害。在巨大的承受和付出中,他们践行着“真、善、忍”的原则,期待世人醒悟。

大纪元特稿评论说,“历史和现实已经给人类留下了很多深刻的教训:曾经强大的罗马帝国因为迫害基督徒长达三百年而遭受四次大瘟疫,最后灭国。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后周世宗之‘三武一宗’的灭佛事件,令百姓受难,灭佛的皇帝都遭到恶报:或被宦官所杀,或遍体糜烂而死,或中毒身亡。史实表明,对修炼人的迫害会招致最严厉的天谴。”

“那些还在跟随中共迫害善良修炼者、尚未意识到严重后果的人,需要赶快警醒,反思发生在身边的恶报实例,并且以实际行动弥补以前犯下的错误。”#

(全文完)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25 5: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