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普资金服爆雷 投资受害人:赛领国资难脱责

普资受害者维权。(大纪元合成)
人气: 48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几个月来,大陆新一轮网贷P2P平台现大规模倒闭潮,也牵涉出跟平台相关的国资背景企业有很多诡异地方。普资金服的投资受害人向大纪元举报,普资一直举著国资赛领公司的大旗吸引投资人,而国资赛领在其背后的资金变化和跟普资做切割脱责等存在很多疑点,普资平台爆雷,赛领脱不了干系。

普资金服在7月10日爆雷,当天高管及全部员工集体辞职,而企业负责人林昌利早于7月5日就已跑路,出逃日本。网站也于8月19日彻底关闭。

普资的实际操控人林昌利出逃登记表。(受访者提供)

普资平台关闭前累计成交额107亿,乐投难友们估计待收额为16亿,出借人数52,432人。

普资一直打着赛领国资资本入股的旗号

这个上海普资金融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普资金服),官网www.pccb.com,成立于2014年3月,注册资本是4,495.57万人民币,法人是林昌利。

普资官网关闭前的网页显示。(受访者提供)

普资官网首页左下角显示国资背景,并介绍“国资赛领参股,其股东含宝钢、上汽等大型集团。”在网页的中下醒目位置再加强了两点:国资背景赛领资本誉远基金战略入股、账号资金由新网银行存管。

据普资投资受害人韩玛(Hammer,化名)向大纪元记者介绍,赛领通过A轮融资成为普资的大股东。“‘赛领国际投资基金(上海)有限公司’通过‘上海誉远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子基金于2015年1月21日向普资注资5,000万元人民币,而成为普资的大股东,‘上海誉远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只是赛领为了隔离风险而成立的一个专项基金,赛领其实是名副其实的控制人。随后普资便大肆以赛领国资背景的名义展开宣传,我们出借人也都是看着赛领的招牌才开始在普资购买理财产品。”

“上海誉远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是赛领的一个专项基金,于2015年1月21日对普资投资了5000万元人民币。(受访者提供)

在大陆的“网贷之家”网贷档案中也有记录赛领旗下的誉远基金对普资投资5千万元,而时间写的是2015年7月份。

普资金服在网贷之家的档案也可证实,赛领资本对其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网络截图)

而赛领国资招牌有多牛,也可从其官方网站上介绍略见一斑:赛领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赛领资本”)是赛领国际投资基金的管理人,中共国务院批准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的单位,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并购提供投融资综合服务的平台。

赛领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刘啸东(James Liu)在2000年江泽民当政时期,应邀回国出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

另外普资金服还是自贸区第一家,是互金协会会员,其网站还获得各项荣誉。

赛领5,000万投资为何变成468万?

由于普资金服在整个营运过程中,以国资赛领作为其强大靠山,因此普资的投资受害人表示,希望作为出资最多的赛领,出面担当起来应负的职责,他们前往赛领维权,但赛领给了他们两页纸的回信,将自己与普资金服进行切割。

赛领信中称,2015年1月21日响应国家发展互联网金融的号召,与其他投资方一起通过上海誉远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誉远基金”增资5,000万,占普资金服股权比例为10.42%。

赛领给普资金融难民的脱责信。(受访者提供)
赛领给普资金融难民的脱责信。(受访者提供)

而根据大陆全国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的“天眼查”显示,誉远基金参股的公司只有一家普资,出资的比例是10.42%,认缴的出资是468.438394万元人民币。

根据“天眼查”显示,誉远基金参股的公司只有一家,出资的比例是10.42%,认缴的出资是468.438394万元人民币。(网络截图)

韩玛表示,“这3年多以来普资平台始终是用赛领5,000万元的A轮融资作为招牌,赛领为何不加制止?2015年2月15日普资在工商局完成了股权变更,明明投资了5,000万的赛领却于半年后,即2015年7月30号只得到了价值468万元的10.42%的股权,这一国有资产的重大流失,赛领为何不做解释?”

另一名普资金融难民辛明(化名)也指出疑点,“2015年2月15日-2015年9月9日普资金服做了四次股权变更,但不论其他股东如何变化,上述通告并未说誉远赛领股权方面有何变化,从头到尾都是10.42%。说明了誉远赛领花了5,000万元,买了一个民营企业468.44万的股权,这中间的资金动向不说明了是打着投资之名,行着转移国有资产之实吗。”

赛领去年转让“誉远”的股权 一年半才完成股权变更登记?

赛领的信中还称,于2017年2月就转让了“誉远”的股权,并收回了投资,全部退出了誉远基金。于2018年8月13日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

韩玛表示,“813日赛领把誉远所有的股东都变更掉了,变更给了名叫全凌晨的个人,但实际过去三年多时间里,赛领就是掌握誉远资金。赛领宣称2017年2月已从普资撤资,理由为何?赛领为何撤资后,一不做任何声明,二还允许普资平台打它的招牌?”

辛明表示,“赛领经过一年半时间才完成了对‘誉远’的所有权变更,这是想说国家系统办事效率慢呢,还是逃避责任,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还表示,“就当是誉远在2017年2月做了股权变更,但法律规定私自转让股权未经工商核准登记,其转让行为不受法律保护。”

赛领的信中还说,“从未参与普资金服的经营管理,也未与普资金服发生该笔投资之外的任何业务、资金往来,在2017年2月转让誉远基金份额后,不知晓也未了解过普资的经营情况。”

韩玛质疑说:“在做重大投资之前,赛领应该对这个平台做充分的背景调查,难道普资是在赛领注资后才走上诈骗之路?这个变更时间已是普资爆雷一个多月后。赛领声称不知晓也未了解过普资的经营,试图把责任转嫁给个人。普资始终打它的旗号却从未制止过。”

普资的五大股东。(受访者提供)

韩玛还介绍,普资一共5个股东,第一大股东夏商实业有限公司其实是王丁辉、林昌利他们家的一个公司占75.58%,王丁辉是林昌利的舅舅,也是普资的创始人,誉远是第二大股东10.42%,林昌利是第三大股东10%,衡盈是第四大股东3%,再有普资数据科技有限公司1%

衡盈的操控人是刘啸东的老婆刘敏。实际上普资无非就是两方,王丁辉、林昌利家族,另外一方就是刘啸东他们夫妇。

王丁辉有一个融信租赁有限公司,韩玛购买的标的是融信的债务,王丁辉通过普资平台把这个债务转卖给他们。因此普资出事后,8月13日,融信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发出停牌公告,并称公司将在本次停牌涉及事项得以明确后申请恢复转让交易,预计恢复转让的最晚时间为2018年11月12日。

去年2月8日赛领曾通过王丁辉的另一家公司“上海领资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杭州领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共动用了38亿资金,狙击新黄浦(600638),总共取得新黄浦股份99,005,778股,占新黄浦的总股本17.64%。

韩玛强调,所以赛领跟普资的关系非同一般。这次P2P平台集体爆雷,其实是国家政策引导下的集中爆雷。普资金服背后股东牵扯到更庞大的投资机构。

普资难民:赛领你退出的了吗?

辛明表示:“在国家推出十项举措应对网贷风险,要求压实网贷机构及其股东责任,股东承担连带责任,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统一的政策下,你退出的了吗?”

他强调:“同样都是响应国家号召发展互联网金融,誉远赛领可以根据情况,随便出资、退资,让普资金服使用你的大旗,你对他站台摇旗助威,收益共享。一有事情你全身而退,我们变成参与‘非吸’,上万个家庭支离破碎,成天奔走呼唤,欲哭无泪,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你不是受益者就是操纵者。”

(8月21日,普资金融难民在赛领大楼下进行维权)

(8月22日,普资金融难民在赛领大楼下进行维权)

#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8-28 4: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