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这些前中共纪检委官员为何控告江泽民(1)

人气: 457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综合报导)中共的最高党魁在中国大陆遭到逾20万人提起刑事控告,是前所未有的,这波诉江潮也反映了由江泽民发动的持续十九年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的惨烈程度。控告的人群中有很多曾经是大陆各级纪检官员。

“像原胜军这样的(好)干部现在太少见了”,原胜军曾任河南景弘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纪检书记、三分厂厂长、书记、济源市物资局局长,因修炼法轮功,被警察活活打死,时年42岁。其母为儿申冤,寄出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

原中共中纪委监察部官员王友群于2015年6月26日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寄出控告信,强烈要求逮捕江泽民,“它打压的是普世价值——‘真、善、忍’,镇压的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宇宙大法。”

原江苏教育学院纪委书记朱鹤飞在其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表示,“现在也该到了把江泽民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了。”

前中共中纪委监察部官员控告江泽民

http://i.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15/07/1507212322372320-600x400.jpg
前中共中纪委监察部官员、中共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王友群。(大纪元)

王友群说:“作为中纪委监察部的官员,我有很多机会捞钱,一个电话,10万、20万就可轻易到手,也有很多机会搞权色交易。但在修炼法轮功之后,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转变,发自内心地做到了不贪一分钱的财、不好半分的色,学习勤奋,工作认真。”

王友群回忆说,一次,一个地方纪委的官员到王友群办公室给他送礼,他反复推辞说:“我是中纪委监察部的干部,真的不能收。”但对方执意让他收下。最后,王友群直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这个礼品确实不能收。”这名官员才不再坚持。

王友群1999年就职于中纪委法规室,是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当时王友群已修炼法轮功四年。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王友群被送到北京市大兴区的中纪委监察部培训中心进行“隔离审查”,随后,北京市公安局查抄了王友群的家和他在中纪委大院内的办公室。

王友群被“隔离审查”四个多月后,除了他在法轮功问题上表达了跟江泽民相反的意见外,并没有查出王友群的任何违纪违法问题。最后,王友群被开除中共党籍,并被辞退回家。

从此,王友群成了“公安部重点监控对象”,有专人天天蹲在他家门口对他进行监控,致使他无法正常工作,家庭矛盾不断被激化,王友群濒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危境。

2008年7月1日,王友群公开发表《江泽民是“分裂中国”的千古罪人——致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的一封公开信》,10天后,王友群被抓捕。2009年10月7日,王友群被非法判刑5年,2009年12月17日,王友群被押解到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前进监狱。

在被关押在看守所、监狱期间,王友群不断地写检举信、控告信,揭露公、检、法、司的违法犯罪行为,抗议中共当局对他的迫害。

王友群来到了美国后,于2015年6月26日向大陆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寄出对江泽民的控告信,从邮局系统查询,该控告状已寄达。

集团公司纪检书记被活活打死 老母控告江泽民

河南省济源市法轮功学员原胜军,于2005年10月7日被当地法院非法判刑6年,然而仅仅两周左右(大约10月25日),原胜军就被“610”警察活活打死,身上遍体鳞伤,到处是瘀血,惨不忍睹。

2015年7月7日,已76岁的张玉平老人为儿子的惨死,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原胜军曾任河南景弘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纪检书记、三分厂厂长、书记、济源市物资局局长。(明慧网)

原胜军因患心脏病、高血压,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困扰他多年的疾病痊愈。原胜军自修炼法轮功以后,严格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在任何单位工作都清正廉洁,不受贿赂,这些事迹在他工作过的地方有口皆碑。原胜军曾任河南景弘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纪检书记、三分厂厂长、书记、济源市物资局局长。

人们评价原胜军:“一不喝酒,二不吸烟,三不跳舞,四不玩女人,五不打麻将”,“对人有礼貌,像原胜军这样的(好)干部现在太少见了。”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造谣迫害法轮功。2000年11月份,原胜军给江泽民写了一封公开信,讲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原胜军因此被非法拘捕, 诬判3年,先后被关押在济源看守所、郑州监狱(新密)。

期间,原胜军遭受毒打、电击、洗脑等酷刑折磨,并被单位开除公职。妻子王东玲也被监视居住。

2005年3月30日中午11点半,中共济源市国保支队队长王明丽、政委王国友伙同“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闯入原胜军家里强行抄家、抓人。

在济源市看守所,原胜军绝食抵制迫害。第八天,原胜军被劫持到第一人民医院野蛮灌食。

非法关押半年后,2005年9月22日,中共济源当局非法对原胜军秘密庭审。10月7日,原胜军被诬判6年。王东玲和原胜军母亲提出上诉。期间,原胜军因绝食抗议迫害被劫持到天坛医院。

2005年10月25日下午5点半,原胜军从天坛医院走脱,跑到济源市承留镇南桃村一村民家。之后原胜军被警察团团围住,警察强迫南桃村大小队干部,在原胜军还未死亡的情况下,签字证明原胜军已死亡。

警察当场将原胜军拉往火葬场。在路上,原胜军被警察活活打死。警察把原胜军冷冻在殡仪馆,写的名字是“无名氏”。

原胜军遗体遍体鳞伤

原胜军被毒打致死
原胜军被毒打致死。(明慧网)

原胜军被毒打致死后,警方并未通知家人到现场,放在(火葬场)冰箱中冻了一夜,第二天9点多才通知妻子王冬玲去认领原胜军遗体。

当见到遗体时,王冬玲发现原胜军遗体遍体鳞伤,到处瘀血,两眼间最低处有很深的伤痕(呈条状),两眼皮都有伤,背上有多处黑紫色伤块,手指甲都是黑的。

张玉平老人说:“我儿原胜军是在这些恶人手中被活活折磨致死的,原胜军只是因为信仰‘真、善、忍’,被残忍虐杀,年仅42岁。其状惨不忍睹。”

之后,警察又在张玉平老人家周围布置大量便衣特务,给吊唁原胜军的亲友照相,企图威胁和迫害。

张玉平老人介绍:“儿子死后,每天有专车四个人监控我,整整看了我一个月,我去找他们讨说法,为驱赶我离开,把我的手都弄得鲜血淋漓。”

十多年间,张玉平老人一家遭监听、监视、跟踪、蹲坑,从未间断。

原东风汽车公司纪委书记遭冤狱迫害 家人控告江泽民

原东风汽车公司基层纪委书记张守凤女士(67岁),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为官清正,在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大法后,不断遭受迫害,被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转化,于2003年11月中旬在浙江温州被非法判5年重刑,在浙江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张守凤女士的家人控告发起迫害的元凶江泽民。他们在诉状中列举了张守凤受到的酷刑折磨,包括毒打、剥夺睡眠持续若干天、强制洗脑、强制体罚、强制劳动等。

2000年12月中旬,十堰公安局驻京办事处沙姓科长,对依法进京上访的张守凤进行刑讯逼供。用大号警棍毒打,穿着皮鞋用脚猛踢,将张守凤与另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两人各铐一只手,合铐一只活手铐后强迫他们跑步500米,最后两人的手都被活铐铐到肉里面去了,致使张守凤手腕受伤,腰部以下到大腿全部青紫、变色,肿胀疼痛,坐下都难。

2000年12月21日~2001年1月21日,十堰市第一看守所,张守凤被辱骂、罚站、罚跪、身体伤害等。

2001年1月21日~2001年6月13日,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非法办的洗脑班,张守凤遭受了强制跑步、强制罚站、强制走正步、铐地环一天一夜等虐待。

2001年11月5日~11月10日,十堰市公安东岳分局第五治安大队,由国安科裴姓科长和第五治安大队队长坐镇,三班倒的警察对张守凤进行24小时不间断地剥夺睡眠的酷刑方式,刑讯逼供,整整长达六日五夜,完全不让张守凤合眼,致使张守凤精神迷糊、头脑不清醒,走路要倒。

2003年8月31日晚8时左右,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瑶溪派出所,7名警察对张守凤进行了长时间24小时不间断地剥夺睡眠的酷刑方式,刑讯逼供,整整长达两天三夜,完全不让合眼。期间非法强迫采集张守凤的两手指纹,非法强迫照相。

2003年9月3日~2004年4月7日,温州市第一看守所,张守凤遭受强制做奴工(生产发卡)的虐待。

2004年4月7日~2008年9月2日,浙江省女子监狱,张守凤遭受强制做奴工(生产指套)等的虐待。

仅因为张守凤合法修炼法轮功的行为,被那些抓捕她、将她送到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的人员当作“罪犯”对待。在这些地方,她遭到了酷刑折磨以及其它身体上的痛苦与伤害、各类侮辱与羞辱人格的对待以及其它虐待。

2000年3月~2001年8月,张守凤被强行提前退休,共17个月不给发工资,只发给每月不到300元的基本生活费。当时单位领导实行的是拿年薪工资,17个月的工资额为8万元左右,此部分工资均被非法没收。

2001年1月21日~2001年6月13日,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非法办的洗脑班,强迫张守凤丈夫支付1500元。

江苏一纪委书记控告江泽民

原江苏教育学院纪委书记朱鹤飞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屡遭迫害。2015年5月16日,她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了刑事控告书,起诉制造和维持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朱鹤飞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不治而愈。1999年7月江泽民全面展开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江苏省要求各单位领导班子召开所谓的“民主生活会”,就法轮功问题人人“表态过关”。朱鹤飞以纯善之心,坦陈法轮功真相,指出对法轮功打压将会带来严重后果。为此她遭到单位及上级层层“帮教”,很快被省委免职。

此后她一次次无辜被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关押、几天几夜不让睡觉、“车轮战”的洗脑迫害。并被劫持到南京精神病院遭受药物摧残。

2013年7月,年逾60的朱鹤飞女士再次被绑架。公安从抄走的电脑中窃取密码,发现了她写的长篇修炼体会,其中有对江泽民、周永康等的揭露。她被再次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南京看守所。

其丈夫被逼迫交了5000元担保金,但看守所仍不放人,又将朱鹤飞非法关押在南京市鼓楼区的“洗脑班”里迫害。“洗脑班”人员声称,不写“三书”,就不放她出来。

她在控告书中写道:“其实从省、市到基层,他们也都承受着来自高层的压力,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著良心犯罪。”

朱鹤飞表示,“现在也该到了把江泽民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了。”

2015年5月1日中共开始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立案登记制,给法轮功学员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提供了法律基础。

诉江潮发生的必然性

彭永峰律师谈到诉江大潮发展及影响时表示,中共及江氏集团倾全力利用其全球影响和控制力,对法轮功这个以出世为目的的修炼群体灭绝性的残酷迫害,使其非法性表现和对法律秩序及整个社会秩序的破坏达到了顶峰;法轮功的讲真相活动及后来的三退运动,纯粹应这场迫害而生,这三者就决定了诉江潮发生的必然性及发展方向。

他说,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活动,实际上是还给了国人法律知情权;三退运动,是在帮助国人实现法律选择权;而如今的诉江运动,则是在实际操作层面,给国人指出了一条实现法治国家的光明大道。#

(待续)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29 9: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