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长租公寓爆仓比P2P危险?专家析黑幕真相

北京资深中介近日披露,长租公寓要是爆雷比P2P更危险;随后,杭州现首例长租公寓破产。示意图。(Getty Images)
北京资深中介近日披露,长租公寓要是爆仓比P2P更危险。随后,杭州现首例长租公寓破产。(Getty Images)
人气: 89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梁欣采访报导)近日,大陆房地产中介公司“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警告,如果长租公寓爆仓,比P2P崩盘更危险。这名高管因披露此内幕而被迫辞职。但是,他一语成谶,杭州随即出现首例爆仓,此事件亦牵涉房屋中介涉嫌哄抬北京房租疯涨的黑幕。

业内人士曝房屋中介黑幕

综合大陆媒体报导,大型房地产中介“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被公司“切割”,离职的事为导火索,无意间拉开房屋中介黑黑的帷幕。胡景晖在朋友圈发文说,绝不受此冤屈,并向媒体大众全盘托出。

他说,自己被辞职是因为说了: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隔空喊话,是要政府管一管长租公寓”,现在上海已有长租公寓机构资金出问题。他预言,若各大机构这样不理性地发展下去,今明两年将有大批长租公寓倒闭。

此前他披露,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争抢房源来扩大公司规模,完全破坏了正常房屋租赁市场。人为抬高收房价格外,以将公寓重装修、N+1出租模式,加剧租房价格上涨。

运营商一味满足资本市场的胃口,发展严重跑偏。除供给、需求、季节因素外,资本大幅度进入长租公寓亦为推高房租价格的主因之一。

胡景晖炮轰长租公寓推涨房租后,有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令外界震惊。8月17日晚,“我爱我家”发布声明,称媒体节选胡景晖对房屋租赁市场的观点,仅代表其个人态度,并不代表公司。隔日早,胡景晖向朋友圈宣布被辞职。

原因是,“链家”董事长左晖给“我爱我家”集团董事长兼CEO谢勇打电话,意思是要谢勇管好自己的部下,别再出言攻击“链家”,掀起行业内斗,否则整个“链家”在舆情上要跟“我爱我家”全面宣战。

胡景晖说,随后他被谢勇叫去“谈话”,有如“末日审判”,某种意义上他已被公司“切割”出局。但后续出现“罗生门”,左晖发声明澄清,是谢勇主动联系他,切割胡景晖是谢勇的选择。左晖强调,对“我爱我家”内部事,没任何观点。

房屋中介空手套白狼 加大市占率推高租金

在“我爱我家”干了18年的胡景晖被调离公司管理层,被迫辞职。他近日接受媒体采访,回答了包括资本进入租赁市场、房地产等问题。

不论事实为何?重要的是,租赁市场的不肖商家运营方式因此被广泛披露。为何继续经营长租公寓的房屋中介会“爆仓”?简单说,就是房屋中介空手套白狼来加大市占率。

具体情况是,房屋中介跟房东签下1年到3年至5年的长期合约,租金3个月一付。转脸以一押一付,后期甚至0押一付方式,诱导租客签下一贷款合同。

租客通过绑定身份证和银行卡,取得金融公司一年期贷款,以月付方式偿还,并支付5.8%‌‌“服务费‌‌”,金融公司一次性把整笔金额打给中介人员。

房屋中介拿到这笔多出的9个月租金再找3名房东,如此反复,规模有如滚雪球般发展。为继续扩大市场规模,于是今年出现大陆各大中介疯狂抬价争抢房源。这是个无本套利的买卖,利用租客贷款资金发展自身,亦推高租赁市场价格。

首例长租公寓爆仓出现杭州

但是,房租不可能持续推高,租客也不会源源不断,胡景晖或因此提出警言。可以想像,一旦大规模大型中介掌控的长租公寓资金链断裂,房东收不到租金,届时或出现数万或更多的租客被逐出屋外的困境。

胡景晖话音刚落,杭州已现首例长租公寓爆仓。鼎家网路科技的长租公寓公司宣布破产,约4000租客受害,涉及6家网贷平台。其中,“爱上街”租客绑定最多。这起破产事件,更掀起外界对金融结合长租公寓模式的警觉。

专家:中介充当掮客 官员无风险意识

前中共央行、国有银行分行高层管理人员弘勋向大纪元表示,“这个事件不是简单中介与金融公司配合的问题,中介还充当了掮客的作用。地方当局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每个政府都有一个金融管理办公室,这些部门只要有一些好处,就允许、默认,要不然不会酿成这样的情况。”

“这些人全是政府官员,对金融不懂,他又什么都得管,还协调人民银行、各个商业银行、证监会等,那么他就没有风险意识。这些金融公司等只要跟他做点工作就允许做,所以就面临这些问题。”

弘勋说,总体而言,长租公寓爆仓的影响没有P2P那么大。大陆目前房地产的开发量特别大,因此租赁市场在全大陆占的比例无法与P2P的数量相比。租客多集中在北、上、深、广一带。

另外,胡景晖还说,房地产行业很容易妖魔化,这行业还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报导称,北京租赁价格的疯涨已引起当局注意。目前,北京已查处自如等23家违规中介机构。天津、南京亦开始整顿租赁市场。

弘勋说,中共在遇到问题时才采取一些强制手段,不遇到问题就容许乱来,“就如P2P融资平台,过去和地方当局打交道时就多次提醒。出了问题以后,它才想办法,然后做出来的都是非理性的。”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对此认为,最后租客损失,只能上街找政府要说法。中共为了维系政权,表面上做样子给百姓看,但解决不了问题。

“中共产业政策一旦支持哪一行业,就会给那个行业在融资方面提供便利,那些人拚命往里钻,就用上了从中共那里学来的造假。在中共制度下,使得那些公司这么做成为了习惯、一种必然。”#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8-08-25 10: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