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报告揭秘涉足中共统战的海外各组织

美国会报告曝光中共海外统战工作系列文章(二)

澳洲智库ASPI在10月底发表报告,披露中共长期派留学生在西方攫取军事技术。报告作者周安澜(Alex Joske)11月10日发表题为“从学生到无人机集群,中国共产党如何在澳洲培训其骨干”的文章,强调澳洲是中共涉足的重灾区。(Getty Images)

人气: 43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报导)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周五(8月24日)发布报告说,中共的统战工作在中共外交政策的作用日益增强,中共利用“统战”工作来拉拢和消除可能反对共产党的政策和权威的力量。

这份名为“中国(共)的海外统战工作”的报告说,负责统战工作的中共统战部虽然主要关注境内反对派团体,但其在海外也有重要任务。统战战略使用各种方法来影响海外的华人社区和外国政府以及其他行为者,使他们采取行动或采纳支持北京优先政策的立场。

独立分析人士格里尔(Tanner Greer)称,统战工作的“全部目的”就是要拉拢组织和个体,动员或操纵他们来协助党。

篇一介绍了USCC报告中有关中共统战工作如何针对华人的章节,本篇将介绍涉足中共统战工作的各种组织,包括学生学者联谊会。

中共统促会和友联会

USCC报告说,除了统战部外,很多中共的军事和民间组织都在“积极开展统战工作”,要么直接为统战部工作,要么在更广泛的政协领导下工作。

报告指出,中共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是“在中共领导下”的咨询委员会,是中共监督统战系统的最高级别的实体。据中共政府官方网站上的信息,CPPCC自1954年以来一直是“爱国统一战线”的一部分。军事和文职官员通过政协的外部友好小组委员会协调外国影响力行动。

这项工作的广大参与者强调,虽然统战部和政协等部门明确参与实施统战工作,但该战略是“全党的优先事项”。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简称统促会)直接隶属于统战部。其在全球90个国家有至少200个分支,仅在美国注册的就有33个。

报告说,统促会声称是代表中国侨民社区的最杰出群体之一,也是动员国际华人社区支持北京政策的领导组织。

此外,前中共解放军总政联络部还利用一些前线组织,比如友好联络会或文化协会,作为其开展海外宣传活动和搜集情报的更广泛任务。

比如,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简称友联会)就是这样一个前线组织。它起到执行情报搜集和中共宣传及感知管理活动的双重作用。

报告指出,友联会目前可能直接向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报告。该组织的网站称,友联会与外国政府机构、政党和军政要人建立友好联系,推动中国(中共)政策、成就和目标。对此,澳洲刚卸任总理特恩布尔的顾问加诺特(John Garnaut)认为,这就是将中共的信息外包给那些“利己或天真”的中间人。

友联会还与中共国安部、民政部和外交部都有更多的联系。它是部署秘密情报收集者的平台。除了向国外派遣情报收集者外,友联会还赞助外国军队和退伍军人团体、商人和前政治家前往中国,通常包括与精心挑选的解放军人员接触。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友联会支持成立了“三亚倡议”。USCC在其2011年度报告中说,中共利用美国的退役将军来影响美国的对华政策。“三亚倡议”的美中退休将领交流活动会邀请退休的美国军官到中国参访。中国(中共)通过“皇家旅游”的方式,向这些美国特别访客提供在中国做生意或者合伙的机会。而这些退休军事人员将中国(中共)官方的文宣和政策信息传递给美国国会和五角大楼,并进行游说工作。在2008年2月,“三亚倡议”项目中的中方人士要求参与该项目的美国前高级军官说服五角大楼,延期发布即将公布的有关中共军事建设的报告。

国家民主基金会在其2017年12月的报告“锐实力:崛起的威权影响力”中提出,中共影响力行动的目标群体往往错误地认为,媒体、学术和友谊组织往往独立于中共运作,但实际上大多数这些中国实体在海外都明确地服务于共产党的目标,执行官方或非官方指导方针,避开采取可能违反中共指导方针或危害中共政权目标的立场。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

USCC报告中所披露的另一个涉足中共的海外统战工作的组织就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

根据研究员James Jiann Hua To的说法,在天安门大屠杀之后,中共政府增加了针对国内中国大学学生的思想工作,并对海外华人留学生积极施加“集体管理和域外影响”。

中共的这些努力促成了CSSA的创建。自成立以来,已经得到了中共大使馆的强烈支持。自此,CSSA开始在美国激增。现在在美国至少包括142个分支。USCC报告引述《外交政策》的调查研究说,CSSA充当中国留学生的社交中心,表面上是“帮助中国学生适应外国生活,将中国学生聚集在一起,展示中国文化”。但实际上CSSA还接受来自中共的指令,这些指令通常来自中共分散在各地的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

USCC报告指出,记者和活动家们表示,CSSA经常与中共政府协调,并参与制止言论自由的行动以及对中国学生维权者进行骚扰、恐吓和监视。

CSSA还曾被指涉嫌工业经济间谍活动。在2005年,法国知名日报《世界报》(Le Monde)披露,比利时鲁汶的一个CSSA,是中共在比利时经济间谍网络的前线。该间谍网络有数百名中共间谍在欧洲各个企业工作。

2005年7月,比利时一位中共特工投诚,指证所谓的CSSA,实质就是“欧洲战略情报暨安全中心”监控两年多的间谍组织的“掩护性组织”。该特工本人就是比利时鲁汶大学CSSA的成员,在欧洲的大学和公司待了十年。

该投诚特工把数百名中国间谍在欧洲企业界活动的详细情报上交了比利时政府。他表示,以CSSA为掩护的遍布欧洲的中共间谍网,主要任务以工业经济情报为主,也搜集异议人士的情报,上报到北京和安全部。

根据一位前美国情报官员的说法,在外交办事处的中共情报官员是CSSA成员的主要联络点。在很多案例中,CSSA成员直接与海外的中共安全人员合作。在2010年代中期,美国反情报官员认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CSSA成员正在向中共国安部举报其他中国学生的活动。

美国以外的其它国家大学的CSSA成员也起著类似角色。

大纪元此前的报导曾引述前中共驻法国使馆随任人员陈颖女士的话说,有重要事情发生时,使馆教育处的外交官便会联络学生会的头目,安排活动以配合使馆的布署。

华裔澳洲学生记者乔斯克(Alex Joske)表示,由于他的报导,他受到了CSSA成员的骚扰。他认为,CSSA积极拥护中共加剧“中国留学生与其所在大学社区分裂”的心态。

报告指出,CSSA接受中共政府的资金,来倡导北京的外交优先事项,对来自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的指示给予回应。《外交政策》今年早些时候发表一篇调查性报导,通过采访CSSA成员以及查阅大量文件,从几个方面披露了CSSA和中共使馆之间的诡异关系。

乔治城大学CSSA的预算文件显示,该CSSA其年预算中的大约一半都是从中共政府那里收到的。证实了中共政府与中国学生组织之间的联系。外界其实早有怀疑两者之间的关系,但往往非常困难去证实。

中共向各个CSSA提供的资金数额不同。自由之家东亚高级研究分析员库克(Sarah Cook)说,其它政府一般不会向学生团体提供这样的资金。

报告指出,虽然中国不是唯一为海外学生组织提供支持的国家,但其使用CSSA来政治性动员学生支持北京的外交政策目标并加强对中共的支持,远远超出了一个国家对文化和教育活动的资金支持。

根据乔治华盛顿大学CSSA向其成员所发出的短信,以及参与的学生证实,中共使馆通过CSSA帮助组织、动员学生参加欢迎中共领导人的活动。

《外交政策》的调查显示,乔治华盛顿大学CSSA在2015年10月15日发表了一篇活动总结称,最后筛选了约700名学生参加欢迎中共领导人的活动,“每个名字、学号、邮件地址全部经各名部员之手筛选送达至大使馆”。

虽然这个活动对外宣称是“志愿者活动”,但《外交政策》从乔治华盛顿大学一名参加活动的中国学生那里获知,被动员的学生每个人会收到一定的“辛苦费”,几个月之后经由CSSA发放。

《外交政策》还披露了更多的类似例子。

根据三名CSSA成员透露,有些情况下,领事馆将资金直接存入CSSA财务主管或其他负责人的账户上,而不是CSSA的官方账户。有的CSSA还设立了一个独立的,非官方的银行账户来接收使领馆的资金。无论在哪种情况下,大学的管理部门可能很难意识到该CSSA从一个外国政府接收到资金。

外交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June Teufel Dreyer表示,中共的官方海外中文和文化教育组织孔子学院也对CSSA的政治活动给予补贴。

CSSA除了与中共政府有资金联系外,中共大使馆或领事馆对其监督也让外界担心CSSA的独立运作的能力。

这种关系的性质似乎涉及直接从属和政治指示,而不仅仅是一种合作关系。比如,在2017年的宣传视频中,乔治华盛顿大学CSSA主席明确表示,该大学CSSA “由中国(中共)大使馆指导”,并与大使馆“合作”。

“改变中国”(chinachange.org)英文网站的主编曹雅学断言,所有的CSSA都是由中共政府成立的。前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外交官陈用林披露,大部分CSSA都是由“中共政府安置”。西南CSSA的章程说,所有的主席候选人都必须首先得到中共驻洛杉矶总领事馆的批准。

西南CSSA在2003年成立,该组织本身并不隶属于任何大学,但却负责监督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夏威夷地区的大学中的26个CSSA。

USCC报告指出,田纳西大学CSSA虽然在其章程中将自己描述为非政治性的,但却要求要想成为该大学CSSA成员的来自香港、澳门和台湾的学生,必须支持中共的“国家统一”和“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这一规定表明,CSSA的目标不仅包括庆祝与中国(共)有关的节日,还包括明确提倡北京的外交政策优先事项。

并非所有的CSSA成员对来自中共的控制感到满意。《外交政策》报导称,多名CSSA成员,包括两名现任主席说,他们对来自大使馆和领事馆日益增长的意识形态压力感到不安。自从2016年以来,这种压力变得更加明显。当时中共教育部发出命令,命令学校向各年龄段的学生,包括海外留学生灌输更多的“爱国爱党”的思想。

一些CSSA负责人告诉《外交政策》说,中共领事馆官员向他们施压,要求他们提交遵照中共政府要求的证明,比如活动的照片等。

报告称,CSSA经常试图隐藏或掩盖他们与中共政府的关系,通常会在他们英文版本的网站上漏掉一些有可能让外界抓住把柄的关键词语。他们的英文网站通常是由CSSA所在大学的管理人员审查。

比如,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CSSA现有网站称该组织“由海外国际学生自发建立”,但该网站2015年的存档版本显示,它之前称该CSSA是中共驻洛杉矶领事馆的下属组织。

追踪中共审查的“中国数字时代”资深编辑Sandra Fu透露,在CSSA对达赖喇嘛抗议活动之后,人们开始挖掘其与中共政府的关系,于是他们把网页改变了。

一些CSSA还试图隐藏他们与中共政府的财政关系。2017年6月,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的CSSA主席在微博上发贴称,他们每年从中共使领馆收到6000美元,但之后她又将这个贴删除。表明他们试图隐藏这一支持。#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8-27 8: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