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言:寿光洪水冲出的真相

山东寿光暴雨袭击十几个村庄被淹,二十多万个蔬菜大棚受损,价值百万的养殖场泡汤,无数鸡鸭羊群眼睁睁冲走,数万头生猪活活淹死,横尸遍野,惨不忍睹。(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66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7日讯】山东潍坊寿光有“中国菜都”之称,世界第一部农学巨著《齐民要术》的作者贾思勰就曾生长于此。寿光不仅是著名的“中国蔬菜之乡”,而且也是全国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心。蔬菜销往全国30个省市200多个大中城市,直供北京市场三分之一的蔬菜,并且远销日韩俄美等国。然而受第18号台风“温比亚”影响,一场洪水却让被誉为华北平原菜篮子的寿光毁于一旦,并引发全国菜价暴涨。

据网友实地拍摄视频,十几个村庄被淹,二十多万个蔬菜大棚受损,价值百万的养殖场泡汤,无数鸡鸭羊群眼睁睁被冲走,数万头生猪活活被淹死,横尸遍野,惨不忍睹。甚至有灾民因无法偿还银行贷款而上吊自杀。然而,灾难发生后,没有第一时间救助,也不见北京批示,大雨过去快一个星期,一些地方仍被洪水浸泡著。据灾民们反映,到现在政府没有出台任何解决方案,村子里水发黄!恶臭难闻,极易引发瘟疫!无家可归的村民两三天没吃一口饭,没喝一滴水,以致姗姗来迟的救灾物资运送到现场后被哄抢!

面对如此严重的灾情,中共当局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政权的稳定,而不是老百姓的死活。千方百计的瞒报、谎报、禁报。网民被抓,帖子被删,跟帖被遮罩。灾害过去5、6天,才见到官方灾情通报。外界也才得知号称全国百强县(市)、全国文明城市、全国首创冬暖式大棚种植反季节蔬菜的寿光已经沦为一片泽国。真是“一方有难,八方封锁”;“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当然,大陆网友追问最多的是寿光被淹真相,究竟是台风降雨引发的天灾,还是上游水库集中泄洪造成的人祸?

1.上游水库是“泄洪”减灾,还是“蓄洪”卖钱?

早在18号,气象部门就已经发出暴雨红色预警,更何况此前“安比”、“摩羯”台风引发暴雨各大水库已经“水满为患”的情况下,潍坊政府为何还不引起警觉,未雨绸缪,事先制定应急回应预案,提前泄洪调低水库蓄水量,充分做好迎接更大降水的准备?为何非要等到暴雨成灾三大水库水位接近警戒线后才措手不及的下令突击放水,导致下游灭顶之灾?更令人不解的是青州水库水量已经接近库底了还在继续泄洪?如果泄洪与降雨在时间上能够错开,灾情会不会减轻或避免?

据说,山东潍坊是水资源短缺地区,弥河和丹河上游各县为了拦截自然水流,人造了三条大坝,处于弥河下游的寿光每年都要花钱向上游三大水库买水。上游各县之所以独霸一方,各自为政,不顾下游老百姓的死活,抱着侥幸心理,不愿在“温比亚”台风过境前开闸放水,腾出库容,很明显是私利在作怪,是为了尽量多蓄水好向下游多卖钱。当局事后辩解说,不同时泄洪会造成更大的损失,显然是在掩盖真相,推卸自己渎职责任。

2.三大水库同时泄洪考虑过下游的承受能力吗?

有人普及了一下常识:黄河平均流量1,775立方米/每秒,怒江在云南出境前流量2.30立方米/每秒。一条全长206公里的北方小河,怎么能够承受来自上游2,250立方米/每秒,乃至超过黄河或怒江的流量?当地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难道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懂?不知道上游三个水库同时排水出库的流量会大大超过弥河的承载流量?会造成寿光沿岸村庄河水倒灌,给下游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巨大损失?2016年冶源水库上调汛限水位其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提高和增加卖水收入,而视大坝和下游安全为儿戏。

居然央视记者胡洋在现场采访报导时,也信口开河地说,青州水库泄洪对下游寿光等地没有多大影响!这不是草菅人命,睁着眼睛说瞎话,存心不想让下游百姓活命吗?

3.人为堵塞河道导致排水不畅是谁之过?

弥河发源于山东沂山北麓,自南向北流,经山东临朐、青州、寿光、寒亭4地,于寿光和寒亭分别注入渤海。冶源水库位于弥河干流上游,嵩山水库、黑虎山水库分别在弥河的两条支流上。三座水库同时泄洪后,除了流量大小外,下游河道是否通畅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过去一年来,一位寿光市民曾多次沿弥河进行观察,发现有多家采沙场在宽阔的河床上搭建障碍物和围堰,之后他曾通过微博进行曝光,但并没有引起当地注意。这次洪灾发生两个月前,当地官网发布资讯显示,侵占河道的建筑既包括居民院落、建筑垃圾等,还包括经营类场所如果园、鱼池、养殖场、洗沙场等。

实际上,六年前台风“达维”过境,潍坊市临朐县境内的冶源水库吃紧泄洪,让下游口子村遭遇了30年一遇的大洪水。时任寿光市上口镇水利站站长在2012年山东电视台《真相力量》报导中分析原因:一是养殖场选择的位置不当,不该建在行洪区;二是不应该建大棚。他说,在行洪区搞大棚、搞养殖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如果不发大水他就赚了,发大水他就栽了。”

保障行洪安全是当地政府的首要任务,当地政府为何对堵塞河道的大棚、养殖场、采砂场等违章建筑长期熟视无睹,视而不见?为何不吸取以前惨痛的教训,根据《防洪法》名正言顺的进行整治和清除?难道官员为了眼前的政绩和GDP,就可以置百姓长久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于不顾?难道警钟长鸣,防患于未然仅仅是停留在口头和笔头?难道好了伤疤就忘了痛,非要等到亡了羊再去补牢?

4.倒塌9,999间房屋有什么猫腻吗?

据新京报网报导,8月23日下午5点,潍坊召开首次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对外发布灾情称:“灾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92亿,共造成死亡13人,失踪3人,其中9人开车溺亡,群众转移过程中无人死亡。这次受灾,共有倒塌房屋9,999间,20多万个大棚受损。”

怎么这么巧?不多不少刚好倒塌房屋9,999间,比起北京故宫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只差半间。很快有微博“搬”出了《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里的条款。其中有一条,如果倒塌房屋1万间以上、10万间以下,是要启动IV级回应的。9,999间房屋倒塌,不就离1万间正好差一间房吗?这与瞒报事故死亡人数一样,当地政府是企图逃避启动国家级的应急回应,害怕中央追究他们三大水库同时泄洪的错误决定和过失责任。

自古以来,国家都提倡兴修水利,雨季防洪和旱季灌溉,且以导引、疏通为主,讲究人与自然的和谐,大多数都不会对大自然产生破坏,如古代修建的都江堰。而共产邪灵夺取政权之后,号召人们“战天斗地、改天换地”,唯利是图,一切向钱看,不惜挖山填湖,拦坝堵河,修建大小水库九万多座,地脉水脉被断、极端气候频现,以致于一场小小的天灾就会演变成几十年、乃至百年一遇的人祸,最终走向自我毁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8-27 1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