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季车展彰显美国汽车文化承传和创新精神

高速赛车dragster(左),由前赛车手Al Bergler翻新并拥有。
Ramcharger(中)和Color me Gone car(右)由前赛车手Al Bergler帮忙翻新,Jim Matuszak夫妇拥有。(Franklin Li/大纪元)

人气: 50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心、Anna Gerhardinger美国底特律报导)每年美国各地都有很多的改装车车展,在美国的汽车城——大底特律地区也不例外。在夏季的周末和节假日,在公园或一些博物馆的外面到处可见规模不等的各种珍藏车、古董车、改装车和跑车,吸引不少人前去观赏。

前来参展的各种珍藏车、古董车改装车、跑车的停车场之一角。(林慧心/大纪元)
伍德沃德大道经典车梦幻之旅是世界上最大的一项单日汽车活动。据主办方网站介绍,当天活动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4万多辆经典车和150多万观众和游人。图为正在行驶的各种车。(林慧心/大纪元)

上星期六(8月18日)上午9点到晚9点,第二十四届“经典车梦幻之旅”(Classical Dream Cruise)在大底特律地区的伍德沃德(Woodward)大道举行。据主办方网站介绍,伍德沃德大道经典车梦幻之旅是世界上最大的一项单日汽车活动。当天活动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4万多辆经典车和150多万观众和游人。

一项单日的汽车活动,为什么能吸引如此多的人们来参加?这些“汽车人”(Car People)是怀着怎样的情怀,如此的“迷恋”这些经典车呢?当走近他们,从这些“汽车人”的热情中,不仅仅看到美国人对汽车文化的承传, 还有他们的坚韧、不断追求创新的精神。

 经典车款汇集 再现历史

这里没有博物馆的漂亮摆设与精美解说,但每部车的车况都几乎维持在其完美的境界。在这里,每部车都拥有它自己的故事,时光背景或者是座驾的经典轶事等,好像是一种时光隧道之旅。

Al Bergler 和他翻新的高速赛车(Color me Gone car)。(陈雷/大纪元)

Al Bergler 从事美国经典车(Hot Rod)的翻新生意,通常给老式车配上一台更大的引擎,以提高车速。他曾是高速赛车的赛车手(former Drag Racer)。他自己拥有一辆1969年或1970年dragster赛车。

他的朋友Jim Matuszak 拥有两辆70年代初“趣味车”(Funny Car),一辆是高速赛车(Ramcharger),一辆是高速赛车(Color me Gone car),他和太太一人一辆。

“这三辆车都是我翻新过的。在翻新的过程中,我享受到莫大的乐趣。实际上,这些车翻新后仍有60~70%的零部件是原装的。车身、大梁、车轮和轮胎、车轴都要重新抛光和喷漆。”

Bergler表示,他在1982年前一直都在参加比赛。他说:“我自己曾驾驶Drag Racer多次参加过0.25英里的比赛,也曾获得过大奖。”

Bergler透露,Ramcharger和Color Me Gone Car,这两辆车都是在底特律找到的,当时被存放在别人的仓库和车库里,已完全不能开了。

当时的价格约5000美元到15000美元。他自豪地说:“现在可是大价钱了!”

现在每年有两次这类经典车展览,一个是由密西根的Hot Rod协会举办的,在密西根州展出;另一个由美国国家Hot Rod协会举办,在肯塔基州展出。 Bergler说,“人们都在寻找这样的车,希望把它们翻新。”

当谈到翻新和展出这种老车的目的时,Bergler说:“是为了显示当时的车型和技术,更重要的是为了再现历史。”

Jim Matuszak曾是一位机械师,他说:“翻新赛车是我生活和爱好的一部分,这么些年来热情一直不减。”

他表示,他是在2010年认识了Al Bergler后,才对经典赛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对Bergler赞不绝口。他说:“Bergerler真是一个偶像,他做的活非常出色。 所有的活,像座椅、油箱、车身全部是由Bergler手工打造的。没有用那些特殊工具。 他就用管子、沙袋和锤子,没有一件专业工具。”

他的那辆Color Me Gone Dodge赛车那一类的车由于与外形与众不同,在当时被人们称为“趣味车”(Funny Car)。

Tom Petri 来自佛蒙特州(Vermont)曼彻斯特市。他拥有自己的生意,同时也是一位机械师。他带来的参展车是1936 Ford的小皮卡。

Petri是第一次来参加这个活动,主要是想来看看其他的车。同时,他要带着他自己的小皮卡去福特汽车博物馆看看。

Tom Petri和他的1936 Ford的小皮卡。(陈雷/大纪元)

“这辆车已经72岁了,我是在35年前得到它的。” Petri说,“我是在一个农田里看到它的。那时,它被丢弃在那里,非常破烂,也不能发动了。我把它弄回家,并装配了一些新的零件,包括发动机、底盘、刹车以及其他的一些零件。车身仍然是出厂时的原装车身,我只是重新给喷了漆。这次来参展,我和太太就驾驶着它开了600多英里。目前,它的状况很好。”

“现在它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古董车了。迄今为止,这是我看到的唯一一辆。我无法估计目前还有多少辆幸存。也许Ford还不知道这辆车的存在呢!我星期一将会开到福特汽车博物馆,他们看到了,才会知道这辆车的存在。”

他解释说,这是当时的卡车,大多数都是在农场被使用,因此保养比较差。不像现在人们对车都保养的那么好。

“爱车族”——美国汽车历史文化的承传者

当人们一看到“爱车族”,可能头脑中联想的是年轻的,喜爱飙车的一族。这里所指的“爱车族”实际上并没有男女之别,不分老少,他们自己称自己是“汽车人(Car People)。他们是在被誉为“美国的汽车城”——这片汽车文化的孕育之地,一代一代的承担起承传汽车文化的使者们。

John Tippin 在退休前是一位质量检测主管,曾在汽车工业做质量检测工作近30年。他参展的车是一辆价值10万美金的1957年红色凯迪拉克。

John Tippin 和他的1957年红色凯迪拉克。(陈雷/大纪元)

上中学时,他就是特别喜欢这款车,但是那时手头比较紧,后来工作了,要养家糊口,他曾许愿说,“等我退休了,我一定要给自己买一辆。” 10年前,他退休了,他告诉自己,“现在是实现自己心愿的时候了。”

他从纽约的一位车主手中高价买到他心仪的这辆车,但是保养得极差。他笑着告诉记者,如果和目前的车况比,那真是“面目皆非”。当时“车身和底盘已经锈迹斑斑,我花费了4年的时间,翻新了(Restore这辆车。”

“我重新安装了全新的底盘,所有的金属零件——都是原来的车型的配件。并重新喷了油漆。“他每个周末都会开着这辆心爱的车参加当地的各种车展。

除了这辆车外,John还拥有一辆 1967 Plymouth GTX 和一辆2012 Camaro。 John表示,“这三辆车,代表着不同时代的汽车,换句话说,也就是汽车发展的不同阶段的历史纪录。”

Ted Spehar,退休前是大底特律地区一位汽车机械师并拥有自己的公司。他和太太带着他太太的1964 Plymouth来参展,他们拥有这辆车已10年了。

Ted Spehar和太太,以及他们的1964 Plymouth。(陈雷/大纪元)

Ted说:“这款车是1964 Plymouth敞篷车。目前,已经很难看到这样的敞篷车了。同一年代的不是敞篷的车型在车展上还能看到。”

Ted说,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Chrysler 车的收藏者,他目前还有一辆1951 Plymouth、一辆1964 Dodge 以及一辆1975 Dodge Dart。

当问到他为什么收藏这些老牌车时,他说道:“ 很多人可能认为,收藏这些老牌车是为了赚钱。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想法,我从来没有想过靠这个赚钱,我们通常不会那样想。只有在我将它出手时它才会体现出价值。”

“我收藏车是因为我喜欢车。我一直是一位机械师,我在50年代长大,那是强力性能车(muscle car)刚刚起步。我们都是汽车人 (Car People),’如果你是一个汽车人,这就是你的热情。’”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每年伍德沃德(Woodward)大道经典车梦幻之旅有如此多的人来参加时,Ted说:“看着今天的活动,仿佛回到了青少年时代。”

Ted若有所思地说:“还是在我10几岁的时候,那是1957年。我有一个哥哥,他有一辆那种没有挡泥板的翻新的经典车(Hot Rod),那是1930型车型。到1960年底,强有力的性能车(muscle car)时代开始了。我们都是在汽车文化中长大的,每个人都在伍德沃德上开过,但不像今天这样的。 那时有几家汽车旅馆,星期六晚上我们就去那些地方。你去那儿吃饭,但那儿没有电影看,你就开着车在伍德沃德大道上来回兜风。这都上世纪70年代的事了。在90年代,伍德沃德梦幻之旅开始了,所有这些人都被吸引来了,人数每年都增长。 我想这就是激情,也变成了汽车城的一种文化。”

活动当天,在伍德沃德大道的两边随处可见一个个家庭和他们的朋友们,他们一起相约而来,坐在自带的小帐篷里,喝着饮料和啤酒,不时交谈著,并欣赏著路上驶过的经典车。或者是在一些俱乐部的展览地点,亲朋好友畅谈盛欢,旁边停放着参展的各类车。

对此,Ted表示,“这对一个家庭来说是一个很棒的活动,也是朋友相互切磋技术的好机会。我有3个孩子,他们都是汽车人。今天,一个孙子是第一次自己在伍德沃德大道上开车来回兜风,他很激动。我们也都觉得这很酷(cool)! 这也许就是一种汽车人文化的代代承传吧!”

 从翻新和特制车 看美国人的坚韧和创新精神

创新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的重要力量。独特的创意,同时也需要坚韧不拔的意志。在大底特律地区夏季的车展中,常常可以看到各种具有独特创意的车辆。当走近这些创意者时,却往往发现他们创新和坚韧并济一身。在创新中,闪烁出专注,勇于探索的光芒。

Larry Kanalos and 太太 Barbara Kanalos 当天带着他们的橘色的1965 Ford Mustang Coupe经典车参展。

Larry Kanalos and 太太 Barbara Kanalos 以及橘色的1965 Ford Mustang Coupe车(右),左边的夫妇是当天新认识的“汽车人”朋友。(Anna Gerhardinger/大纪元)

这辆车是Larry的叔叔留给他的,他说,“我从小就知道这辆车,已是30年前的事了。后来,我叔叔病了,我的堂兄打电话给我说,如果你想要这辆车,就来取吧。 30年后我打开了车库门,你看这是当时的照片,它让我想起了很多美好的往事。”

Larry说,他问问太太 Barbara,“你真的想要我为你翻新这辆车?你是认真的吗?” Barbara坚定地说:“请为我把它翻新。”“我和我的4位童年的挚友(lifelong Friends),整整花了3年的时间,常常晚上的时间以及周末和节假日的时间,我们都在我的车库里从新组装这辆车。” Larry说道。

Larry表示,在翻新的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一般人们都是在晚上阅读自己喜爱的书籍和杂志,我就把放在枕头下的手册拿出来阅读,一遍一遍地阅读,不断地探索和研究。最终,我们翻新了这辆车并喷了新漆。”

现在他们开着这辆车参加了很多的车展,“它现在就像一辆‘全新的’老车”。

Larry自豪地说:“有些展览是只能被邀请才可以参加的。在去年的“Mustang Memories”的车展上,我们获得了第一名。同时,在去年的Cobo Center举行的“65th Annual Meguiar’s Autorama”展览上,我们获得翻新类的第二名。我们太高兴了!”

Mark Ehman是福特汽车公司的林肯车和福特野马(Ford Mustangs)的检查员,拥有30多年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他当天带来参展的是自己创新设计的星球大战(Star War)主题的摩托车,以及特别制作(Custom Design)的剪刀门的跑车,是专为杂志封面设计的。

Mark Ehman设计打造的星球大战(Star War)主题的摩托车,头盔以及火光剑。(陈雷/大纪元)
Mark Ehman是专为杂志封面特别设计(Custom Design)的的剪刀门的跑车。(陈雷/大纪元)
Mark Ehman和他的剪刀门的跑车。(陈雷/大纪元)

Ehman告诉记者,他平时就喜欢创新,总是设计和打造一些新、与众不同的东西。
“这辆星球大战主题摩托车和特制的跑车都是我自己先在纸张上画出设计图,然后,才一点点一点点把他们打造出来的。包括头盔和火光剑。” Ehman说道。

当记者问到他需要花多少的时间设计和打造它们时,Ehman说:“摩托车设计和制做花了一年的时间,花费了4万美金。”

他接着说:“汽车是为杂志的封面特别制作的。打造这辆车从设计到制作,总共花了5年的时间,花费了7万美金。它被刊登在纽约的一个杂志的封面,也曾被刊登在澳洲的一家杂志的封面,现在还有杂志要求希望刊登在他们的封面上。”

当记者问到他为什么打造这些特制的,有创新的东西时,他说:“我觉得人们都喜欢看一些具有创新意义的东西。如果是一个平常的,可能人们从这里走过去看一眼就忘记了,或者根本就没有看到。但是,因为独具一格、因为创新而会让所有的人停下来,让人们很喜欢,看着很享受,这也会给人们带来很多的惊喜。所以,我热衷于制作与众不同的东西。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08-27 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