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野心尽显 一带一路让多国坠债务陷阱

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给合作小国带来债务风险,更像是一种令全球陷入其债务陷阱的外交谋略。(ChinaFotoPress/Getty Images)
人气: 206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上周二(8月21日),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在北京宣布,出于担忧无力偿还债务,马来西亚决定取消两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北京“一带一路”关键项目。

当时在北京,马哈蒂尔对着面无表情的东道主、中共总理李克强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我们不希望出现新版殖民主义的局面”。

据《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导,如果称马哈蒂尔的做法相当富有讽刺意味,那么这也算是一种比较轻描淡写的说法。因为马哈蒂尔是亚洲的一名政治家,是一直推行反帝国主义的代表人物。而现在,他又警告中共,它也有变成为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的危险。而且,他是在中共的人民大会堂里发出了他的警告。

这位今年93岁的马来西亚领导人,正是在竞选活动期间因为质疑中共的真实意图,而受到了民众的支持,并在今年重新夺回了总理宝座。

中共真的正在成为一种新的帝国主义势力吗?在北京于2013年推出“一带一路”计划后,这个问题正在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被不断提出。

该计划一度被比作二战后使欧洲经济复苏的“马歇尔计划”。但其在大约70个国家投资和建设港口、铁路、发电厂、水坝和管道的计划,现在越来越多的各国批评家们认为,该计划根本不像是对美国当年慷慨做法的模仿,而更像是一种令全球陷入其债务陷阱的外交谋略。通过这种冠冕堂皇的外交措施,中共倾向于通过让其合作伙伴破产并屈从于自己的意愿,从而获得其在海外的影响力。

尽管进展缓慢,但那些较为贫穷的国家正在开始清醒地意识到中共所提供资金带来的负面影响。黑山共和国(Montenegro)利用中共的投资、劳动力、建筑材料和工程设计,计划从亚得里亚海(Adriatic Sea)港口向塞尔维亚(Serbia)修建一条高速公路。但是现在,高速公路的建设还不到一半,这个巴尔干小国的债务已经超过其国内生产总值的8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说,黑山已无力完成这个项目。

在批准了一系列“雄心勃勃”的项目之后,斯里兰卡(Sri Lanka)面对中共负债累累。去年,斯里兰卡曾被迫将汉班托特(Hambantota)港口租给一家中国公司,租期长达99年。美国和日本方面则担心中共计划利用这个港口作为其海军前哨站,这使得他们增加了对这个岛国的军事援助。上周三(8月22日),斯里兰卡国防部长宣布,不会允许中共将该港口用于军事目的——该表态至少暂时对中共政府是一次挫折。

巴基斯坦(Pakistan)亦正面临一场全面的债务危机,部分原因在于多年来无能和腐败的政治领导,同时也因为它对人民币贷款的严重依赖。在巴基斯坦,“一带一路”计划的另一个名称是“中巴经济走廊”。到目前为止,大约27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正在建设中,这只是预计将耗资620亿美元重振巴基斯坦经济的计划的一部分。但是,与黑山一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巴基斯坦,它将无力偿还中国的债务——至少有100亿美元,而且债务还在增加。

现在巴基斯坦新政府正在考虑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紧急救助。但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7月下旬的一次采访中对CNBC表示:“没有理由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担这个负担,并与美元相挂钩 …… 来为中共债券持有人或中共本身纾困。”

作为巴基斯坦“全天候”的朋友,中国上个月又向巴基斯坦提供了20亿美元。而就在仅仅几天之后,巴基斯坦板球传奇人物、国际花花公子伊姆兰‧汗(Imran Khan)赢得了大选,当选了总理。

除了马来西亚,一些国家已经停止或缩减了中共的投资项目。缅甸(Myanmar)正在试图重新谈判一个价值100亿美元的港口项目;尼泊尔(Nepal)希望停止两座中共投资、施工的水电站的建设。其它国家如此深陷中共的债务陷阱,以至于他们几乎不会公开说什么,但是那里的情况也已经到了被分析家们认为债务危机几乎不可避免的地步。

中方在老挝(Laos)修建铁路的投资占这个小国GDP的一半。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s Kennedy School)的两位研究人员的报告中,引用了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加雷思‧埃文斯(Gareth Evans)的描述说,老挝和柬埔寨各自都借了50多亿美元,结果它们现在都成了“北京的全资子公司”。

在马来西亚,引发马哈蒂尔的前任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批准了中共这些项目。纳吉布在今年的选举中已经被踢出局,目前正面临腐败指控。马来西亚的调查人员正在调查是否是与纳吉布关系密切的人士促成了与中共的交易,以便他们自己能够利用中共资金。

除了其它相关方面之外,中共还为纳吉布的竞选连任提供了资金。这似乎违反了中国共产党所宣传的教义的一个关键部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其中的的第三条就是“互不干涉内政”。

具有讽刺意味的并不止于此。五项原则中的第一条是:“相互尊重对方的领土完整和主权”。然而,无论在马来西亚还是巴基斯坦,中方企业都希望建设只有中国人才能进入的封闭社区,这是一种意外的倒退,回到了几十年前的糟糕岁月,那时在上海、广州和天津等地出现了外国租界。

在马来半岛的顶端,森林城市(Forest City)是一个建立在四个人工岛屿上的大城市。它有足够的空间容纳70万人。对于普通马来西亚人来说,那里的房地产市场价格过高,其销售目标是中国大陆人士,该城市甚至就是由一家中国公司设计。但这很有可能将引发民众反弹,并引发马来西亚各界对于打破马来人、印度人和中国人之间微妙的种族平衡的担忧。

据报导,巴基斯坦也出现了一个只有中国人的社区,这个社区位于瓜达尔(Gwadar)附近,人口为50万人。中共正在建设这个港口,作为其“珍珠链”项目的一部分,目的是修建可能用于帮助其海军横跨印度洋并前往非洲的港口。此外,在巴基斯坦的中国公司担心恐怖主义和绑架,雇用了数千名似乎可以在巴基斯坦法律之外行事的中共安全部队。如果这不是治外法权,那么谁还能说清楚它到底是什么。

中国共产党人把他们的制度称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也许,根据其近期的所为,称之为“具有中共特色的帝国主义”更准确。#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8-08-28 11: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