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达明反击梁振英控告学者

梁振英早前正式入秉控告学者钟剑华及《立场新闻》诽谤,法律界学者张达明日前在梁的Facebook留言,希望梁可以停止不必要的无理诉讼,又建议对方到立法会公开交代UGL事件。(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7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心仪香港报导)中共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在“行李门”案件空姐胜诉第二天,便正式入秉高院控告学者钟剑华及《立场新闻》诽谤。此举引来各界非议,法律界学者张达明在梁振英的Facebook留言,指身为法律学者,言论自由受到冲击时是责无旁贷。他并建议梁到立法会公开交代。另外,守护公义基金宣布支援钟剑华进行司法抗辩。

梁振英早前向网媒《立场新闻》及理大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发律师信,不满钟剑华在《立场》发表一篇评论有关他批评外国记者会邀请陈浩天演讲的文章。指文章对他作出失实指控及具诽谤性,要求删文道歉。钟剑华早前在回复本报查询时强调自己说的都是事实,且表明无惧打压。

相隔一个多星期,梁振英在8月24日正式入禀高院控告钟剑华及《立场》诽谤。香港记协针对此事发声明表示关注,对梁振英的行径表遗憾,“过去五年,梁振英先生先后在特首任内及出任政协副主席后,三度向传媒发出律师信,主要是涉及其竞选期间,他是否出席了一个有被指为黑社会人物同场的饭局,及他收取澳洲公司UGL的五千万港元是否涉及操守问题;今次亦不例外。”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前晚在梁振英的Facebook留言,透露自己早前接受“天下为公Wolf-Hunting”访问,曾就梁收取UGL合共400万英磅报酬一事提出质疑、评论,因而于5月18日及21日收到两封梁的律师信。他指,自己一直没有回应梁的律师信或公开事件,也没按照梁的要求撤回有关评论,“但你亦没有再进一步控告我诽谤”。张达明对梁控告钟剑华的举措深感不安:“因为我担心会不会是因为我的沉默而令你认为发法律信这招数奏效,可以令学者噤声?当钟剑华博士无畏无惧地公开反驳你的律师信时,会否因此而令你向他穷追猛打,不惜透过民事诉讼控告他诽谤?我绝对不希望因为我的沉默而连累钟剑华博士及《立场新闻》。”他解释选择公开事件直言进谏的原因:“因为我知道作为法律学者,面对香港的言论自由受到冲击时,我是责无旁贷。”

吁梁振英停止无理诉讼

张引述诽谤案权威案例终审法院,即2000年郑经翰及林旭华对谢伟俊案,就“公允评论”抗辩理由所颁判词要点,称希望梁可以停止“不必要的无理诉讼及节省出律师信的金钱”。他并点明梁并不明白在一国两制下,香港的法律与大陆有别:“香港的法律并不是政府或领导人‘说了算’,若市民不接受政府或领导人的解释而继续提出反对或质疑,便会被抓、被告。香港法律是保障言论及思想自由,市民绝对有权不接受政府或领导人的片面之词,继续提出有事实根据的评论及质疑,并不会因此便构成诽谤。”

张并建议梁振英最好到立法会成立的专责委员会公开交代相关资料及文件,并接受质询,以释除公众的疑虑。并提醒梁已非香港特首,而是贵为国家领导人:“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在香港高度自治范围内的事务上指点江山,以避免特区政府为难及削弱特区政府的管治;不要再为香港的言论自由设下红线。”

钟剑华感谢各界支持

钟剑华其后也撰文感谢张达明的文章,直言梁此举是为了要产生寒蝉效应:“要我道歉收回文章,唔使旨意!我就算搞众筹,也一定会奉陪到底。”并感谢众人的支持鼓励,将事件当作“一个大家都有份参与的诉讼,这也是一个针对香港人的政治压迫”。他之后再表示,今天会跟几位律师朋友商讨,操作上及原则上可能要先处理的问题,已有充份的心理准备打一场持久战。

发起“天下为公”行动的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批评,梁振英以法律程序,意图阻吓公众评论其选举团队要员,出席小桃园江湖人士饭局广为人知的相关事实。并批评梁此举损害言论自由和打击监察权贵的社会力量。他强调会联同民间力量,全力支援钟剑华抗辩,捍卫论政的自由和空间,绝不向压力低头。

守护公义基金筹款支援

另外,“守护公义基金”昨日宣布,基金信托人改组,并开始为钟剑华筹款进行司法抗辩。发言人郑宇硕对梁振英控告钟剑华及《立场》诽谤表示遗憾,并认为事件正威胁著香港的言论和新闻自由。

钟剑华正式向守护公义基金寻求协助,筹募抗辩经费。由于钟同时担任基金信托人,为避免利益冲突,决定退出基金。基金随后邀得前立法会议员何秀兰加入成为基金信托人,郑宇硕及陈日君枢机则留任为基金信托人。◇

责任编辑:昌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