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亲共学者因诋毁法轮功被学校调查

曾频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洗白

弗雷泽讲师在中共央视海外频道中国国际电视台为中共活摘器官洗白。(视频截图)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报导)澳洲格里菲斯大学的一名学者因其诋毁法轮功的言论被所在学校调查

据《澳洲人》报导,遭到投诉的弗雷泽(Campbell Fraser)已经受到学校调查,并会在本月接受学校对他正式进行的“不当行为听证会”。在此期间,格里菲斯大学禁止弗雷泽出国或接受媒体采访。

学校声明

格里菲斯大学发给《澳洲人》报的声明中说,我们对“向我们的学者提出的任何质疑都会严肃对待,进行适当调查”,“我们支持我们的学者在他们的专业领域公开发表看法”。“法轮功并不在弗雷泽博士的学术研究领域范围。格里菲斯大学不会支持学者做出任何没有根据或可能对另一个团体或个人构成诽谤的评论。”

对于目前调查的进展和“不当行为听证会”的进行情况,格里菲斯大学的媒体发言人Ben Dobson均表示“不清楚”,也未向本报提供更多消息和评论。

弗雷泽曾数次接受包括新华社在内的中共媒体的采访。在中共媒体的报导中,他以“海外专家”的身份攻击法轮功,并替中共否认外界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

器官移植专家身份之疑

弗雷泽是格里菲斯大学国际商业和亚洲研究学系的高级讲师,他自己曾接受过肾移植手术,后来才开始涉足研究器官贩卖和移植旅游,他曾前往中国考察。

记者翻查格里斯菲大学网站的专家介绍,弗雷泽归属于学校商学院国际商务和亚洲研究部门。而其所受教育和培训一栏中,并未显示弗雷泽进修过与医学相关的课程。

但中共媒体新华社采访弗雷泽的报导中,称他是“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知名器官移植问题专家”。

此前,在堪培拉国会内的一场关于人体器官非法交易听证会上,弗雷泽(Campbell Fraser)就是以所谓的“专家”身份否认在中国发生的活摘人体器官罪行,替中共洗白的。

澳洲法轮大法协会的一名发言人对弗雷泽的专业领域提出疑问。他在堪培拉国会听证会上指弗雷泽“似乎已经成为了器官贩卖专家,过去两年在罗马、武汉、香港和昆明等地出席(中共组织的)会议”,而且“中共媒体非常广泛地引用弗雷泽说的话,尤其是那些有关器官移植和反对法轮功方面的亲中共的说辞”。

弗雷泽承认自己是受邀到中国考察的,一同受邀前去的还有世界卫生组织的人和梵蒂冈的宗座科学院代表。他也承认中共替他们支付了行程和住宿的费用,并邀请他们这个代表团参加各种会议。但他强烈否认自己“被中共收买”。

强摘器官仍在发生

弗雷泽在上述的“非法器官交易听证会”上为中共洗白的发言,遭到同时出席听证会的悉尼麦考瑞大学的医学伦理学教授罗杰斯(Wendy Rogers)的反驳。

她说:“我们认为在中国,从弱势的受害人身上强摘器官(的罪行)正在发生,而且前往中国做移植的澳洲人,存在着从非法和不道德途径获得器官的风险。”

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DAFOH)澳洲发言人布里斯金(Sophia Bryskine)与罗杰斯教授的观点一致。布里斯金表示她已获知弗雷泽作为学者的职业操守受到质疑,并受到学校调查一事。她证实,从DAFOH的角度看,“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中共活摘器官)仍在继续。”

DAFOH近期在网站上贴出了韩国一部讲述有关活摘器官纪录片录制时秘密拍摄的一些视频。这些视频是由三名韩国摄影师于2017年秋在中国的主要器官移植中心拍摄的一手资料。“这些视频显然证实了移植旅游仍然活跃,获得器官非常容易。”布里斯金说,“我们的观点是,事实恰好(与弗雷泽所说的)相反,无法证明活摘器官已经停止。”(观看视频可登录网址https://dafoh.org/

对活摘器官的指证

罗杰斯教授在堪培拉听证会上提到,弗雷泽曾在悉尼访问过11名证人,她引述了其中一位女证人的证词,并指称弗雷泽曾说过这个证人的故事“显然是真实的”。但弗雷泽强烈否认,反而说这些证人的证词不可信,他甚至因此毁掉了自己访问时做的笔记。

中共官方曾宣布从2015年开始停止使用被处决犯人的器官进行移植,并声称建立了全国自愿捐献系统,但罗杰斯认为这并没有杜绝继续使用囚犯的器官,也没有针对此事的新法律和规范。在中共体制下,囚犯的器官仍然是合法来源,而且被关押的囚犯也可以被视作“自愿捐献者”。

罗杰斯认为,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之多和器官等待时间之短间接证明,仅依靠器官捐献和被判死刑的重刑犯是无法解释的。罗杰斯认为按照中国做移植的等待时间,器官移植靠“自愿捐献者”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在死刑犯数量有限且逐年减少(中共官方数据)的背景下,大量关押的良心犯作为器官库却能合理解释中国移植业的飞速发展。

身为医学伦理教授的罗杰斯曾经在医学刊物上撰文,表示要直接到中国调查移植器官来源非常困难。“中共当局不可能开放它的监狱和医院来接受严格的国际检查,尽管在移植界要求绝对的透明度(世界卫生组织原则11)。”

根据罗杰斯的研究,“在中国,关于捐献者以及移植的信息是模糊、不可靠的,在媒体上宣布的数字不断地更改、自相矛盾,看上去更像是宣传,而不是可被验证的事实。”#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