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亲历者:随意抓捕 严酷监控 新疆成大监狱

新疆博尔塔拉地区一处正赶工的再教育中心(受访者提供)
人气: 102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易如采访报导)美国媒体曝光,中共在新疆建立大量“再教育”中心,关押人数超过百万。虽然中共官方矢口否认,但多位新疆民众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新疆现在对所有人任意抓捕,严厉监控,已快成为一座大监狱,“这里连话都不敢说,跟坐牢没分别。”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日前刊文说,从2009年开始,中共对新疆逐步展开全面严管,采取关闭网际网路、加强各种监控与警戒巡逻、修建拘留营(再教育中心)到大规模任意拘留维族及其他人士等做法,以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和维稳的名义,对新疆进行全面清洗。

文章说,自2016年8月以来,新疆当局把所有维吾尔人都视为共产党的反对者,制定清洗政策,大肆兴建再教育中心,用各种手段对被关押在中心里的维族人进行洗脑,以达到植入对中国共产党“热爱”的目的。文章表示,关押的人数已多达100万,超过二战时期德国集中营关押犹太人的最高峰值70万。

不讲法律任意抓人关人

卖白糖要登记身份证(受访者提供)

在新疆生活了11年的王先生(化名)对大纪元表示,在新疆,当局对各族人都不讲法律,到处随意抓人,“出租房子没到派出所备案的,或来客人没给政府报告的,抓;自己掏钱政府安装的报警器没插电的,也抓;库房里有白酒的,卖白糖没登记的,都抓。”

抓人且实行连坐制,“下级犯错了连其上级一起抓,租户和房东一起抓。”

而对维族人更不分老少、职业都抓,王先生说,“我认识的一面馆老板,因为封斋期间关门没营业(封斋期间以前维族都是停业的,后政府不准停业)被抓进去已经第2个年头了。”

他说,南疆因为维族人多,他们的信仰相对坚定,“现在逼着他们喝酒抽烟,如果不喝表示你有问题,会关到所谓的再教育中心。”

近日网上传出一则视频,一位叫阿合卓力的小朋友用哈萨克语亲诉自己的父亲被新疆博尔塔拉精河县的警察抓进集中营,家里母亲要照顾两岁的弟弟,没有人工作,没有收入,生活陷入困境。他很想念自己的父亲,希望父亲能回到身边,回到家里。视频引发广泛关注。

 

王先生表示,在新疆,维族人、哈萨克人及回族人突然失踪已经成为常态。而被抓进再教育中心的人几乎没有出来的,“也不准亲人探望,目的是让大家恐惧,然后自然而然自我审查。”

王先生表示,单纯以新疆有暴恐分子为由抓捕打压是站不住脚的,“起码我感觉这边还是很稳定的,各民族比较和睦,多数维族人其实很友好善良,当局可能以此理由加紧‘同化’吧。”

另一位在新疆出生的沈先生(化名)对大纪元透露,目前大肆非法关押行动由中共政法委直接运作,并以维稳名义掩盖恶行,信息被严密封锁,“由于新疆地理位置和政治的特殊性,中共地方官和公检法更是无法无天、邪恶至极。”

根据中共官方数据统计,仅2017年,新疆维吾尔人遭到刑事逮捕的总人数超过227,000人,占全中国被以同样罪名逮捕总人数的21%,被起诉的人数占全国被起诉人数13%,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口仅占全中国人口的1.5%。实际抓捕数据可能远远高于官方统计。

“学习营”一天一百块钱

内地到新疆乌鲁木齐出差工作的李先生对大纪元表示,有知情人告诉他,被关进各种学习班的人几乎都是维族人,“被关押的人每天要做操,强制学习爱国等理论知识,三个月之内要考试,考不过还要继续学。”

李先生还透露,被关进去学习的人一天要交100元人民币,“一个月就三千块钱,一天三顿,每顿就一个凉馒头和一点素菜汤。一个月怎么能花三千块钱,坐在那里边跟坐牢似的,都是被随意强抓进去的。”

而“维稳”抓人的“军警”是从内地甘肃、陕西招来的学生,“甘肃那边最多,几乎都是大学生,还没毕业的时候,新疆的公安厅就跑到甘肃大学里面招人,包括大专生、高中毕业生,都穿警察服装,看上去是警察,估计也是临时工、合同工,对外就说是警察局的。”李先生说。

人满为患 加班加点建各式集中营

新疆博尔塔拉地区另一处正赶工的再教育中心(受访者提供)

这位李先生说,有警察告诉他,光在伊宁那边被抓的就有2万多人,圭屯市乌苏那里也关了1万多人,“房子都不够地方住,现在在盖房子。”

“抓的人太多,拘留要排队,各地都在加班加点建中心,规模都不小。”王先生说。

王先生的一个表姐在和田的“学习中心”工地打工,“她说,学习中心是成片成片的盖,盖好的都关满了,再继续盖新的。”

沈先生表示,新疆正以“维稳”的名义大肆抓捕各族人士,情况极其严重,堪比法西斯的集中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每一个团场都建有所谓的学习班,各个县市也有,目前各个学习班人满为患,至少有几十万人被非法关押。”

据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本月10日的指控,中共已将新疆变成“秘密的大规模集中营”,已羁押高达110万维族人,另有220万维族人被迫参加“再教育营”。

网友@Suyutong在推特上晒出新疆阿勒泰地区的“邻里中心”图片,他表示,匪共在新疆大规模拘禁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士,为掩盖罪恶,谎称是“培训中心”“邻里中心”,“这是当代版的纳粹集中营。”

新疆阿勒泰地区的“邻里中心”集中营。(网友推特)

加拿大一位中国研究生使用谷歌卫星图像记录了新疆再教育中心和其它拘留设施的“建筑热潮”。从4月22日开始的Google图像显示,在Khotan附近的一个这样的结构扩大了150%。

不过,中共代表团日前在日内瓦面对联合国官员的质问时,断然否定新疆存在“再教育中心”这种设施。

监控如影随形 城市形同监狱

在新疆博乐市做生意的任先生(化名)对大纪元表示,新疆实际的控制情况已到外界难以想像的地步。“外界所知道的都有,还有外界想像不到的各种措施,多而严酷,很多人被送去学习班,反抗是没有用的。”

任先生担心“电话里多说可能过几分钟他们就会找到我了。”他表示不能透露更多,“就是很严。”

王先生表示,对维族的一切管控都很严,“食品类商品不允许出现维族文字,不准出现清真认证标志,必须强制下架。”

“所有餐馆、饭店、菜市场修理厂刀子都用铁链拴住,打上二维码,连电焊机,切割机,电钻都要打码,甚至连家里的菜刀,铁器都必须到所在社区打码;想买刀要拿身份证到指定地点购买,话也不敢说,稍不注意就被送去学习拘留。”

食品类商品不允许出现维族文字,不准出现清真认证标志(受访者提供)
所有餐馆、饭店、菜市场、修理厂刀子都用铁链拴住,打上二维码(受访者提供)

另外,每星期一早上9点半(刚天亮),不管住多远都必须到社区参加升国旗,“不去就罚款,或者你需要社区开证明啥的就不给你开。”

每天都要经过各种安检,“每个路口、单位、市场、小饭馆都有要安检或有防护栏,连回自己小区也要安检查身份证,当年小日本都不至于这样。”

不准参加各种“洋节”活动(受访者提供)

王先生说,公职人员一样也不敢说话,“政府部门人员不准辞职,否则会被扣思想有问题的帽子送去学习营。”

李先生表示,目前整个新疆是一个“维稳”状态,不发展经济。

“就是旅游的也会被查。8月20日早上,我坐火车去外地玩,就一个小时的路程,回来时,警察把我们内地的人从车上喊下来,挨个查身份证、查手机,还问我们来干什么。”

李先生说,每个路口都有警察,晚上也有警察站岗,“坐车干什么都要快速,进超市都要过安检,搜身搜包,而稍有一点点异常的动作,如果被警察盯上了,不问好歹就抓你去学习班。”

任先生表示,他的生意越来越难做,“现在这里流动人口越来越少了,能回老家的都回老家了,估计不会再来了。”

“我也感觉待不下去了,准备回内地,这里连话都不敢说,好像是一座大的监狱。”王先生说。#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8-29 5: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