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时雨:漠视生命 中共毁人不倦

这是江锡清一家。重庆市江津区地税局干部江锡清因修炼法轮功,2008年5月被绑架送往西山坪劳教所。2009年1月28日,女儿江宏与家人在殡仪馆的冰柜里看到江锡清,发现爸爸的人中是热的!弟弟把爸爸的身体拉出一半,摸胸口是热的。但警察把江家人强行拖出殡仪馆。(明慧网图片)
人气: 8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9日讯】最近一连串的噩耗引起民愤。二十岁乐清女孩搭乘滴滴顺风车被司机带至山上,女孩向同学发出求救信息,同学向滴滴平台求助了解司机信息,滴滴平台六小时不予答复,女孩遭强奸后被杀。滴滴打车漠视生命的行为引来无数责骂。

另一个被众人唾弃的是央视的一个报道,女主持人在报道山东寿光洪灾时居然面带笑容地称,上游三水库泄洪并不会给下游带来什么影响。泄洪后寿光弥河水位急速上涨,二十多处堤坝决口,六十多个村庄被洪水淹,老百姓携老带幼,在深夜的哭叫声中转移,寿光大地上一片危险与狼藉,二十多万个蔬菜大棚受损,数万头生猪活活淹死,横尸遍野,惨不忍睹。央视的报道引来寿光人义愤:“你的不实、轻率、甚至是欺骗性的报道,你必须向寿光灾民说清楚,讲明白,必须向寿光人民陪情道歉!”

寿光人抱怨,缺水时我们花钱向上游买水,发洪水就向我们泄洪,都是我们倒楣。同时,人们也指出这一洪灾背后是人祸。一条全长二百零六公里的北方小河,怎么能够承受来自上游每秒二千二百五十立方米、乃至超过黄河或怒江的流量?这不是视下游安全为儿戏吗?事后有水利专家也承认如果错开泄洪时间可以避免这么大的灾难。大灾之后是大疫,很多人一辈子的家产被冲掉了,而政府仅仅一句“恢复家园、恢复生产”了事,致使一生活无望的村民在街上求死,中共治下的“和谐社会”正上演着一幕幕悲剧。

中共漠视生命,杀人如麻,窃政以来造成的非正常死亡数千万,比一场二战还多。它不仅自己杀人,还将漠视生命的党文化蔓延到整个社会,致使人心冷漠、道德败坏,实际上带来的是一场人伦浩劫。

今年六月,甘肃庆阳十九岁女孩跳楼事件中,围观群众的态度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该女孩被老师猥亵而诉讼无门后准备跳楼,一度被警察安抚坐了下来。但是在长达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围观群众有的鼓掌、大呼“怎么还不跳”, “为了等你跳下来,我在楼顶晒了一个小时太阳了”、“活该吧,赶紧跳啊,浪费大家时间”……女孩在选择离开人世之前,还要受到围观群众最恶意的欢呼,她的内心能承受得了吗?当时救援的消防员已经抓住了她的手,可是对这个世界毫无眷恋的她撒开了消防员的手,那一刻消防员的哭声撕心裂肺,而下面还有围观者说终于跳了,口气就像看个表演那么轻松,对他就像“娱乐”了一把。

那一刻,生命轻如鸿毛,人与人之间不再有温暖。如此轻视别人的生命,这才会有二十岁的大学生药家鑫,驾车撞人后又将伤者刺了八刀致其死亡;才会有两岁的小悦悦被两车碾压后十八名路人视而不见;才会有赴日留学五年的二十四岁青年汪佳晶,因母亲没钱提供学费而在机场对前来接机的母亲连刺九刀,当时也只有一位外国人前来救助。月收入七千元的母亲大量举债,每年供给他三、四十万的学费却被他刺伤,这样的人还有人性吗?

每当这些惨剧发生都会引来热议,但却不断发生著,而且愈演愈烈,因为道德越来越败坏,社会风气越来越败坏,中共无神论导致人没有敬天悯人之心。在他们看来生命就是一个躯壳,人死如灯灭,哪里有什么轮回转世,哪里有什么天堂地狱,哪里有什么善恶有报。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第四章“共产邪灵 毁人不倦”揭示:“共产邪灵由‘恨’构成,为了毁灭人,它带领被其欺骗了的人反神、反传统、反文化、骂祖宗。”如此变异的观念才使这些年轻人变的如此扭曲,才会演绎出视母如仇的悲剧。人心糜烂,社会溃败,中共带来的简直就是一场人伦浩劫,结果是全民遭殃。

在丧尽天良的败坏中,中共打压的是真、善、忍,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史无前例,十九年来迫害致死的经核实的就有四千多人,二零一七年还迫害致死四十人。

今年七月十九日,加拿大卡尔加里部分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集会,谴责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的迫害,悼念为坚守真理而付出生命的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来自中国重庆的法轮功学员江宏讲述了一家六口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的迫害。

她的父亲江锡清是重庆市江津区地税局干部,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江锡清被绑架并送往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下午,江宏与家人去探视父亲,父亲一切正常,第二天劳教所就通知人已经去世。家属七个小时后在殡仪馆的冰柜里看到江锡清,人中还是热的。江宏称“我一边喊一边去摸他的脸,发现爸爸的人中是热的!我大声喊爸爸还是活的,家人从外面冲进来。弟弟把爸爸的身体拉出一半,摸胸口发现是热的。亲人们一一摸爸爸的身体,发现身体是热的!”但警察把江家人强行拖出殡仪馆。

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乡中学数学教师吴元,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被火葬的。家属会见时还很正常,第二天上午监狱就通知家属吴元去世,下午家属在殡仪馆见到了吴元,当时他躺在冷藏箱中,耳、鼻、口中都塞有棉花,双目未闭,双眼有神,身体温暖心口是热的。他妻子说:“他根本没有死,马上抢救!绝不应该让他躺在这里。他们说人早就死了,不顾我的哭喊,强行把我拖上车……”吴元就这样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四岁,中共监狱简直就是在草菅人命。

今年五月,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本溪市监狱、已经被迫害成植物人、昏迷近两年的胡国舰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监狱管事犯人知道胡国舰是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肆无忌惮地欺辱他,嫌他被子叠的不好也要打骂,并让他不停的叠,有时让他叠到后半夜一点两点才允许睡觉。有一次犯人把胡国舰弄到洗漱间,扒光衣服,往他的头上持续浇冷水、拽头往墙上撞,胡国舰跌倒在地后还用脚踢他的头。胡国舰入狱二十二天后就成了植物人,体重从一百八十斤降到不到百斤。

在中国古代,对于神佛无比尊重,对于修炼人乐于施舍,而在中共社会,法轮大法学员修炼真、善、忍却要遭受最邪恶的打压,中共的无神论让整个社会失去对于神佛的敬仰,失去善恶有报的是非标准。对生命的漠视,让人心变得没有任何善意与怜悯,浮躁恶毒、冷漠自私成为社会的主导气氛。这样的社会,老天还允许它维持下去吗?人不治天治,只有摆脱中共邪教才能获得新生。#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8-29 4: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