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炮灰与英雄——中美韩战军人的命运

编写:高天韵

【大纪元2018年08月03日讯】2018年8月1日,夏威夷珍珠港,55具在韩战中失踪的美军士兵遗骸,被运抵希卡姆空军基地。每一个覆盖着美国国旗的灵柩,分别由来自海、陆、空三军及海军陆战队的四人抬棺。美国副总统彭斯、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出席了迎接仪式,向阵亡士兵行礼致敬。

魂归故里的庄严肃穆,为全球瞩目。硝烟远去,多少生命的故事,在真相中浮动,留与后人评说。

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三年的韩战炮火,卷走了数百万人的性命,刻下深深的创伤和反思。同为军人,在同一场战争中搏杀,中国和美国士兵的命运截然不同。对比双方的伤亡数字、装备及物资补给、战俘及老兵的境遇,鲜明的反差令人慨叹。

死亡数字

在美国朝鲜战争纪念碑上,镌刻着一组数字:死亡:54,246,失踪:8,177,被俘:7,140,受伤:103,284。

然而,近3百万中方“志愿军”的伤亡人数却无定论。中共于2006年公布的官方数字是:直接战斗牺牲183,108人。美国的韩国问题研究专家米歇尔披露的数字为,志愿军死45万,伤50万。苏联官方解密文件称,中国死亡人数为100万。

志愿军老兵、中国著名法学家、前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程干远说过,“中国公布的数字越来越少,第一次公布数字是彭德怀回国以后,向全国政协做的报告,他说志愿军死亡50多万人,现在讲只死了18万人。我认为可信的数字是80多万,我是根据军史记载的每次战役的数据加以分析。为什么数字会缩小?这里边有很多文章:中国军队内部统计的数字,把第一线和后勤分开来,一个叫战斗减员,一个叫非战斗减员,就像我们连队死的战士,都没有列入烈士名单,因为是非战斗减员。他们把后勤这一部分隐瞒掉了,实际上后勤死亡人数至少30万人。”

朝鲜战争时期,中共政府要求将阵亡的士兵就近掩埋,除了团级以上干部及特级、一级战斗英雄可运回国内安葬。因此,目前安葬在中国的志愿军不过3千人。

美国政府设立了“战俘/失踪人员搜寻鉴定联合指挥部”,专门负责在全球各地找寻、鉴定自二战以来,参与各项战役的阵亡美军遗骸,其格训为“直到他们回家”(Until They are Home)。

8月1日,55具韩战美军遗体抵达夏威夷的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美国副总统彭斯迎接致敬。(RONEN ZILBERMAN/AFP/Getty Images)
8月1日,55具韩战美军遗体抵达夏威夷的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美国副总统彭斯迎接致敬。(RONEN ZILBERMAN/AFP/Getty Images)

中共人海战术 飞蛾扑火

韩战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的李奇微将军(Matthew Bunker Ridgway)曾叹道:“中国人(中共)不仅漠视生命的价值,也漠视自己人的生命。”

在朝鲜战场上,中国“志愿军”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被逼以“人海战术”投向敌方的火海。他们以肉体和劣势的武器装备抵挡联合国军的精锐枪炮。中共军队和联军战亡人数的比例高达20比1。

1951年1月,在第四次战役中,美军大举反击,“志愿军”损失5万多人,全线后退100多公里,撤回到三八线以北。3月1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中国拟用她巨大的人力资源,拖垮美国;中国军队业已死亡10万人,估计今明年还得伤亡30万人,我们正在补充12万兵力,并拟现增兵30万。准许与美国打一场持久战,花几年时间,拼掉美国几十万人命”。

在战场上,中共派出督战队,驱赶战士们冲锋,阵前退缩者格杀勿论。当年督战队老兵李振举说:“在朝鲜两年,我没有杀过一个美国兵,自己人却杀得记不清了”。

而美军人人都有求救书,他们可以投降以保全性命。美军战俘回国后也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

今钟曾担任志愿军某部参谋长,他在《韩战回忆录》中说,当时志愿军即使在雪地里也只能穿着裤衩打仗,因为在汽油弹、火焰喷射器攻击下,棉衣、靴鞋都甩掉了,否则早已没命。每次在联军的准确射击下,共军士兵如割草般排排倒下,场景异常惨烈。

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汪洋是当年“志愿军”第39军115师师长,他曾谈到韩战中美军与中共军队的伤亡对比:“美军伤的多,死的少;我军牺牲的多,受伤的少。原因是美军重武器多,命中后,很少受伤,大都致命,因此我军死亡率高。我军使用的轻武器多,命中后,一般受伤率高,死亡率低。”

最冷的冬天──长津湖战役

长津湖战役历时17天,发生在1950年11月27日到12月13日,是韩战第二次战役中的一次重要战事。当时中共军队占有人数优势,却因为冻伤、补给不足及武器劣势而损失惨重。

那年冬天,朝鲜经历了50年间的最低气温。中共急调华东野战军精锐第9兵团15万人参战,企图围歼美军陆一师。第9兵团之前一直在福建备战,士兵们穿着单薄的衣服就被调至高寒的朝鲜,入朝前只发给棉衣棉裤,而无内御寒服装。结果,在严寒下,士兵百分百的被冻伤,甚至有成建制的士兵冻死在阵地上。

第9兵团的每个班只有一两床棉被,夜间零下三十度低温,十多个人挤在摊在雪地上的棉被互相搂抱取暖。战士们只穿着胶鞋,脚都冻坏了。

战后,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在给彭德怀及报中央军委的电报中,称27军80师242团第5连,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讯员,全连设伏准备攻歼美7师第31团。待战斗打响后,该连无一人站起,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干部、战士成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遗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据美国公开史料记载,在美军撤退必经之路水门桥的山坡上,美军一个排登上山顶后,发现战壕内有50名中国军人已经因为饥饿和严寒,完全不能动弹了。

此外,第9兵团还发生了严重的粮食匮乏。部队尚未进入战区,下发的粮食就已吃完,他们只能在人口稀少的当地筹粮、抢粮。各部队平均断粮两天以上。有的长达七天。有时一天的口粮只是两个冻土豆,即使是冻土豆,也只供作战部队。士兵们通常将干粮袋里的最后一点碎末留下来,称之为“冲锋粮”,直到发起攻击时才一口吞下以补充能量。

反观美方,在此次战役中,美军前线曾要求先空投弹药,可是美军司令部方面分析认为:弹药补充是次要的,御寒装备是主要的,如果没有弹药作战,可以投降,但冻死冻伤是绝对不允许的。于是他们首先空投了御寒装备而非弹药。

美军陆战一师拥有防寒帽、厚呢军装、毛衣、大衣、毛袜、皮靴和鸭绒睡袋。连队装备棉帐篷、火炉等。每班、每辆车除配备小汽油炉外,阵地上还有专门供热的电炉。由于弹药、汽油充足,为防止装备受冻损坏,美军规定隔30分钟武器就要射击一次。美军各连连长拚命叫疲惫不堪的士兵换下潮湿的袜子,以免冻伤。不仅如此,在感恩节当晚,美军厨房人员连夜赶到驻地,为兵士做出了感恩节大餐。

有美军俘虏在回忆录中描述,被俘后,很多中国军人把他们扔在一边,争先恐后去汽车上搜寻各种食物,有人甚至激动得直流眼泪。美军陆战一师派往下碣隅里增援的“德莱斯代尔特遣队”被中共军队包围投降后,中共士兵们只顾忙着抢美军汽车上的补给品,而让一些美国士兵溜走。

《最寒冷的冬天》是一本研究韩战的专著。作者David Halberstam在书中写,中国军队死亡人数应在40万人左右。在零下30多度的冬天,御寒的衣服、棉被和粮食供给严重不足,炒面吃光了,就吃雪、吃草根。由于缺乏维他命,不少军人因患夜盲症,失足跌入山谷。活活饿死、冻死的也占相当大的比例。头顶上是美军飞机的大规模轰炸,四周是汽油弹、火焰喷射器的攻击,被烟熏火燎的士兵们衣衫褴褛,赤脚奔跑在雪地中,伤亡惨重。

“志愿军”战俘和老兵

韩战结束后,中共坚持遣返全部志愿军战俘回大陆,联合国军则要求“自愿遣返”。最后的结果是:自愿遣返。尽管中共百般阻扰“解释”,在22,000余名中共军人战俘中,14,235人选择前往台湾。

1954年1月23日,台湾中华民国政府举行盛大的欢迎会,欢迎中共战俘。这些军人被安排住进大湖和杨梅等几个“义士村”,有人在日记中说:这一天,是多少年来睡得最好的一天。战俘们都纷纷宣誓脱离共产党,并踊跃报名加入国军。

志愿军战俘赴台湾。(公有领域)

据台湾国史馆的统计,士官以下的9千多名前战俘被分配到国军三军部队服役,4千多名校尉级军官被编为“反共义士战斗团”,由台湾国防部总政战部直接指挥。至此,14,000多前战俘在台湾的从军比例高达97.4%。

据据美国之音大型记录片“志愿军战俘”的采访画面,原志愿军63军189师567团士兵张瑞祺说,他到台湾一开始在野战部队,小学文化的他,在部队里完成初中,高中教育,然后考上军官学校,当过参谋,当过官,直到1981年退伍。

然而,回到祖国的战俘们,际遇如何呢?

据报导,第一批选择回大陆的共6,670人,第二批440人,总计7,110人。前“志愿军”师政委、当时的中方解释高级代表贺明将军在所著《忠诚–“志愿军”战俘归来人员的坎坷经历》一书中透露,在辽宁昌图县“志愿军”归国人员管理处(归管处)正式处理结论的“志愿军”战俘总共为6,064人,而其余的1,046人去了哪里?贺明及官方都无说明。

2009年4月,在接受《湘潮》采访时,贺明讲述了战俘在辽宁昌图被加重处分的情景:“党在历史上那一套‘左’的做法越演越烈。交待中,一个人一个人过关,大家大会小会‘帮助’。‘帮助’的人全凭想像,追查越严越‘革命’。谁按领导要求讲,丑化自己、歪曲自己,给自己上纲,就受表扬,反之就会受到批评。当年在苏区打‘AB团’、‘改组派’的做法,再次重演。”

作者紫丁在《朝鲜战争战俘:天若放晴便自由》中披露,在归国战俘中,2,900多名共产党员,91.8%被开除党籍,保留党籍者只有120余人,但也分别给予了警告或留党察看处分。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只承认被俘前的军籍。

这些曾经为中共卖命的战士,被打入另册,档案中被注明“系终生控制使用对象”。他们被扣上“叛国投敌分子”、“里通外国分子”、“叛徒”、“特务”等罪名,在婚姻、求学、就业中受尽歧视和迫害,不少人被发配农场、煤矿劳改。有的家破人亡,有的逃荒要饭,很多人被迫害致死或被逼自杀。

一群被俘的志愿军士兵。(公有领域)
一群被俘的志愿军士兵。(公有领域)

湖北的蒋学权是伤残志愿军人,自朝鲜回国后遭冤狱10年,其后虽平反但一直不获赔偿和应有的待遇。2010年,80岁的蒋学权看见中共电视上的纪念活动,不断落泪。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想起抗美援朝,我只有哭。”

蒋学权表示:“我们现在基本上什么照顾都没有,什么依靠找不到,没有活路。最不服气的就是我为革命15岁参军,又服从党的分配参加抗美援朝,当时我的腿受伤,头上还有两个弹片没取出来,结果现在看病没钱,吃饭都没钱。”

老兵吴修泉16岁参军,1950年10月25日被派往朝鲜战场。2010年,79岁的他受访时说:“我是搞侦查的,一个侦察排第二天有情况集合的时候发现全部冻死了,惨不惨?那时候一天吃不上一顿饭,吃不上饭也要打,现在想起来死了几十万人我们非常惭愧非常难过。中国人民称我们是最可爱的人,现在我们成为弱势群体,成为被遗忘的人,我们心里能平衡么?我现在拿两千多一点已经算高,农村的只有250元。”

2005年,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78岁的退伍老兵于国义。他参加过抗日战争和朝鲜战争,可是到了晚年却在外流浪。于国义说:“我儿子有一个房子,但是他们把房子的水电都停了,还不允许我们租房子。我连上访的权利都没有。现在,我们父子两个是无家可归,在外面过着流浪的生活。”

程干远是中国著名法学家、志愿军老兵,当年服役于炮兵部队运输连。他撰写了《亲历韩战──中国军人回忆录》。他表示,“当时志愿军战士都很年轻,我们都抱着单纯的爱国主义参战,实际上是受蒙蔽。我们现在要告慰这些灵魂,我们不能再为独裁政权去卖命了,军队不能变成他们打天下和看家护院的队伍。”

结语

韩战65年后,烈士回家,美国政府视之为一个“伟大的时刻”。

在今年5月28日“阵亡将士纪念日”,川普总统发表讲话说,“我们永远无法替代他们。我们永远无法补偿他们。但是我们可以永远铭记。”

“对于世界,你只是一个士兵。对于我,你就是整个世界!”一位美国母亲的心声,铭刻在阵亡的儿子的墓碑上。

生命的世界,本应写满了生动的故事,跃动着梦想和成就。在自由的国度,军人的奉献,被感激、珍藏。浴血的荣耀,永远闪光。然而,在中共暴政下,数以百万计的官兵,被碾作炮灰,他们宝贵的人生,化为乌有,成为冷酷极权的垫脚石。

无数事实表明:只有当生命获得尊严,生者方得安乐,逝者方得安息。

美国士兵8月1日在为美军遗骸举行归国仪式上行军礼。 (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参考资料:

谢东延,“揭秘中共军队韩战中遭毁灭性打击真相(组图)”,2012年12月21日,大纪元新闻网。

李明,“中共欺骗 百万华人葬身朝鲜”,2013年7月26日,大纪元新闻网。

唐铭,“维权老兵应该了解韩战中国战俘的刺青浪潮”,2018年6月26日,阿波罗新闻网。

维基百科,长津湖战役。

责任编辑:高义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