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维州公校卫生状况恶化 校长家长均不满

示意图。(Kate Ter Haar/Flickr)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秀媛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在维州政府改革了公立学校系统的清洁工作安排后,很多愤怒的家长向校长们抱怨学校糟糕的卫生状况。

据《时代报》报导,人们报告说,如今很多公立学校的厕所污秽,地板和地毯都很脏,窗户满是尘土,蜘蛛网没人扫,饮水池被杂物堵塞,垃圾箱塞满了垃圾。

澳洲校长联合会(Australian Principals Federation)主席伯德伯礼(Julie Podbury)说,她接到很多愤怒焦虑的校长的电话和电子邮件。

她说:“父母们开始对学校的卫生状况表示不满。”她担心一些家长会因此将孩子带离“有着很棒的课程却看起来不干净的”公立学校。

在代表清洁工的联合声音(United Voice)工会长时间向政府投诉说清洁工普遍被短付工资后,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政府中止了墨尔本公立学校的100多个清洁合同,仅用8个合同取代。

校长们说,根据7月份生效的新安排,其学校获得的清洁时间大大减少。一所墨尔本的学校将在一年中损失500个小时。一些校长迫不得已,自己动手扫地和打扫厕所。

教育厅厅长默林诺(James Merlino)为这项改革辩护,说这能保证清洁工为他们重要的工作获得合理的报酬。

“多项调查发现清洁业弱势的员工被克扣工资,受到不公正对待,我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他说。

然而,并非所有清洁工都对政府的改革表示欢迎。负责清洁一间小学的贝瑞曼(Lisa Berryman)抱怨说,她如今要在4小时内清理15间教室、17个马桶、3个小便池、32个垃圾箱、12个饮水池和40个窗户。

而之前,她每天有额外的1小时20分钟完成这些工作。而且,她的时薪在改革后从25.65澳元/小时降至23.49澳元/小时。这意味着她每周的工资减少了200多澳元。

“他们怎么能这样做?他们给了我们更差的工作条件。”她说。

贝瑞曼在这间学校工作了近10年,由于教育厅撕毁了之前的合同,她损失了以前累积的病假和长期休假。她说自己之前的公司做了所有正确的事情,却失去了与学校的全部业务。

因为工作时间变短,贝瑞曼无法像之前那样仔细打扫,学校变得脏乱,她担心其他人认为这是她的问题。

反对党中小企业事务发言人伯吉斯(Neale Burgess)说,政府踩踏小企业,把它们的工作给了“工会伙伴”,而这些公司有些已经被判定存在克扣工资的行为。

迫于压力,教育厅厅长默林诺宣布,将对墨尔本的每一个公立学校进行审计,“确保任何清洁工的时薪都不会变少,所有的学校都获得合理的清洁时间,以确保其清洁程度达到行业标准。”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