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误导舆论 胡鞍钢遭清华校友讨伐

清华大学二校门(维基百科)

图为清华大学二校门(维基百科)

人气: 1202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4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订阅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千人联名要求解聘一名教授,这种事在中国并不多见。但这个事不光发生了,而且发生在国人认为的最高学府清华。8月2日,清华校友发起连署,呼吁解聘胡鞍钢的清华国情研究院院长和教授的职务。目前签名人数已经超过了两千,行动还在进行中。

呼吁书中说,胡鞍钢所谓的中国超美研究报告,是用纳税人的钱做出违背常识的“研究结论”,“上误国家决策,下惑黎民百姓,远引他国戒心,近发邻居恐惧,堪称误国误民”。法广报导说,清华校友以拥有胡鞍钢这样的“名教授”为耻。这封信被网民争相传阅并转贴。

完整视频:

点击视频下载

胡鞍钢在“研究报告”中究竟有什么内容?为何会引起这么多清华校友的反对声浪呢?根据清华国情研究院官网的资料,胡鞍钢主编的《国情报告》“先后获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批示百余次,对国家重大决策产生持续影响”。BBC指出,65岁的胡鞍钢身上有中共的“官方智囊”、“国师”标签。

这次引起强烈争议的观点,是他去年6月发表的“研究成果”。他在那份报告中说中国已经进入全面赶超、主体超越美国的时期,并且明确指出,经济实力2013年超越了美国,科技实力在2015年超越了美国,综合国力在2012年就已经完成了对美国的超越。到了2016年,这三项实力分别相当于美国的1.15倍、1.31倍和1.36倍,已经位居世界第一。

胡鞍钢这些“精确”的数字是怎么得来的,估计只有他和他的研究团队知道,不过这可能是中共自我吹嘘的纪录片《厉害了,我的国》的理论支撑。但是清华校友们认为,胡鞍钢作为国情研究者,“抛尝试于不顾,视学术为无物”,是“有辱斯文”。而法广在报导中指出,这可能是美中贸易战的助燃剂,他的报告令大陆盲目乐观,民族情绪暴涨。

中共今年两会期间抛出了“新四大发明”,但是这些国外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有了;随后中共又推出《厉害了,我的国》,强制要求企事业单位组织人员观看,但也被网友骂“纯粹扯犊子”(东北话:胡说八道的意思)。

中共的“自娱自乐”引起了美国人的警觉,并且看到了中共的野心。于是制裁中兴、司法调查华为,并随之爆发了美中贸易战,而直接的导火索就是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

美国总统川普在华府时间6月18日透过白宫声明表示,若中方不改善不公平贸易的行为,坚持采取报复措施,则美国将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课征新关税。(Brendan Smialowski/AFP)

贸易战的几个回合下来,中共处处挨打,疲于招架,已处在落败之势。人们清楚地看到了美中之间的差距,不止是经济和科技远远落后于美国,综合国力上更是无法同美国相提并论。胡鞍钢的中国实力已经超越美国的论调,一下就成了海内外的笑柄。

其实在他发表这份报告的当时,就有诸多嘲讽。但是他对媒体说,“我去过美国,我了解美国,我认识美国,我研究美国⋯⋯(中国的)综合国力超过美国,这不仅需要科学研究,还需要勇气的。”

而面对这次的各方批评,他还在坚持说“我们毕竟是专家”,“对中国的很多预测不是夸大了,而是保守了”,“这也验证了有时候真理就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胡鞍钢的这些话,更是激起了舆论的强烈反应。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撰文指出,“大学者在指鹿为马”,“学界成了揣测和投机的名利场”。

胡鞍钢早前的“研究成果”也曾经引起过巨大争议。2013年他在《环球时报》上撰文称,中共的集体领导明显优于美国的总统制,批评美国总统个人权力过于集中等等。

中国大陆8月2日网传一份清华校友写给校长的声明书,斥责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纲早前鼓吹“中国综合国力已超出美国”的论调误国误民、毒害深远,要求清华大学解除胡鞍钢的现任职务。(公共领域)

对胡鞍钢的这些国情研究,独立学者荣剑在今年1月撰文指出,“从毛泽东的强国之路到中国道路优越于西方,从一党执政最符合中国国情到中国政治制度高于美国,从中国模式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模式到用中国方案解决世界问题,全都是意识形态产品。”

前《中国青年报》编辑李大同表示,清华人对胡鞍钢的讨伐,促进了中国民众包括中共高层对国情的清醒,与美国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还差著十万八千里呢!”

北京独立评论人士胡星斗对美国之音表示,胡鞍钢的研究方法存在着很大问题,他根本没有采用科学的方法去做研究。他是抱定了一种信念,中国已经超越了美国,然后再找数据论证。

胡星斗分析,胡鞍钢这样的知识分子,他们想当官,贪恋仕途,于是想尽办法揣摩上面的心思,投其所好,“有着心中有话说与君王听的习惯”。他指出这是中共的体制造成的,中国的知识分子脊梁已经被中共在历次运动中打断了。出于自保,他们只能说上面爱听的话,而不再为文化、为道统负责。要想改变知识分子的这种状况,只有彻底解体中共。当人们的心中没有了恐惧,知识分子的独立性才可能回来。#

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8-08-04 10: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