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何迫害致命危中共才把他们从监狱放出(5)

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杨苏红。(明慧网)

人气: 58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6日讯】在甘肃女子监狱盛春梅被迫害得两耳失聪,双目失明,“保外就医”一个月后,含冤离世,终年65岁。

身高仅有1.2米、肢体残疾的杨苏红,被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放回家时,已是皮包骨头、奄奄一息,不到一个月就离开人世。

孙宏艳被家人从监狱接回家时,已全身溃烂。家人精心照料和抢救,但她还是在10多天后凄惨离世。

为何出狱后他们很快离世?中共监狱对他们到底干了什么?

接上文:为何迫害致命危中共才把他们从监狱放出(4)

被迫害得双目失明、两耳失聪

盛春梅1952年11月出生,家住在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1997年7月修炼法轮功前,有心脏病、高血压、胆结石、胰腺炎等病症;在修炼后,盛春梅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一个好人,获得身心健康,这些病症不翼而飞。

因为坚持信仰,盛春梅和丈夫陈德光多次遭到关押迫害。

2011年,两人被绑架;2013年8月,盛春梅的律师打电话给法官,询问案件情况。法官说:“案件还没结论,已上报‘610’,需‘610’裁定。”(“610”: 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

同年9月,盛春梅夫妇被非法判刑9年。他们上诉后,中院维持冤判。

2014年1月下旬,62岁的盛春梅被劫持到甘肃女监;67岁的陈德光被劫持到兰州监狱。

之前盛春梅被关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时,其身体已被迫害致多种疾病并发,遗传心脏病、高血压持续,糖尿病并发白内障,几近失明。家属提出保外就医,一直被拒绝。

在甘肃女子监狱期间,包夹(严管法轮功学员的在押犯)经常拧、掐盛春梅的大腿内侧,揪胳膊,用尺子打头,痛得她直叫。

包夹还罚盛春梅端著盛满水的盆站好长时间,水溢出一点就揪、掐,骂下流话。包夹不带她洗碗、上厕所,盛春梅摸索著自己做;还每天被逼写所谓的“思想汇报”。

在监狱长期的迫害中,盛春梅身患严重的糖尿病,双目失明,两耳失聪。

2017年5月份的一个夜里,盛春梅突然昏迷,被抢救。她女儿提出保外就医,狱医说不够条件。她女儿说:“难道人死了才够条件吗?”

直到同年8月23日,盛春梅才被保外就医,身体已极度虚弱,不能进食,瘫痪在床,于10月12日含冤离世。

盛春梅(明慧网)

回家时骨瘦如柴、奄奄一息

杨苏红是体重仅有23公斤、身高1.2米的残疾人,家住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她从小命运坎坷,8岁开始就病魔缠身,先后患了“结核性腹膜炎”、“白血病”;1998年,又患了“骨癌晚期”。医生说她活不了几个月。

就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她修炼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身上的各种病症消失了,她丢掉了10多年的药罐子。曾为她诊断过的医生再见到她时,惊叹道:“想不到你还活着!”

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610”、派出所、残联的人员经常骚扰、逼迫她放弃修炼。

她写道:“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不就是让我又回到痛苦的过去,又让父母再承受巨大的灾难吗?这是在往绝路上逼我呀!”

她还写道,她并不图得到常人中的什么东西,“但是我现在是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中国公民,需要有一个维持正常生活的基本物质条件,有自己的思想,有选择自己信仰的自由。我分得清好坏与善恶,我决不会昧著良心说瞎话,决不会在强权重压之下放弃自己的信念”。

2004年11月30日,杨苏红被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至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她坚决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坚决拒绝所谓“转化”(放弃修炼)。

在劳教所半年的时间内,杨苏红被迫参加与正常人一样的超强的体力劳动,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于2005年5月被送回家,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含冤去世。

被迫害得成皮包骨的杨苏红。(明慧网)

被摧残得全身瘫痪

孙宏艳,女,年龄未知,沈阳市辽中县人。2000年7月末,她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期间,她绝食反迫害,被强行灌食,灌得出血。

2001年2月的一天,警察把孙宏艳送入沈阳市大北监狱(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前身)医院,关押在单人的地下室。她经常被打骂,遭张、魏两个科长的恐吓,让她在诽谤材料上签字、按手印。

孙宏艳坚决不屈服,被强行注射药物。家人去看了她几次,发现她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坐都坐不起来,每次都是被人从地下室抬出来。她大小便失禁,半个月后全身瘫痪。

孙宏艳(明慧网)

孙宏艳在离世前的极度痛苦中,表达了自己的两个心愿:一、她死后想把自己因迫害致死的消息登在明慧网上;二、请同修代笔写了严正声明:她在被治疗期间,在一次昏睡时,被迫在已准备好了的诽谤法轮功的材料上按了手印。对此,她心里很难过,死也不认这个帐,声明作废。

还有很长的一串名字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截止2018年8月30,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来的消息,已有425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他们中很多人被中共绑架、关押,饱受种种酷刑折磨,直至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在此仅举10例:

耿仁娥,辽宁大连甘井子区居民,2015年7月因控告江泽民被骚扰、绑架,被非法判刑4年。在辽宁女子监狱遭酷刑迫害,被犯人打骂,导致大出血。2017年7月,保外就医出狱后,被直接送到医院,于10月22日含冤离世。

王彦秋,锦州市人,在2014年1月被冤判4年后,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遭受迫害。在出狱前的一个月,她一直昏迷不醒,处于“植物人”状态。经历5个月的痛苦挣扎后,于2017年12月29日早上7点半悄然离世,终年56岁。

王彦秋生前照片。(明慧网)

万铭芬,甘肃省白银市居民,被非法判刑3年,2015年2月被投入甘肃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2016年12月28日出狱,第二天被家人送至医院,检查出10种病变,于2017年7月30日含冤离世,终年63岁。

齐素华,约55岁,河南省黄泛区农场五分场居民,曾两次被非法抓捕;2016年末,被送到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2017年6月,在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被迫害至生命垂危,才被监狱送回家,一个多月后离世。

唐净梅,江苏南京市居民,2015年3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2年,先后被关押在看守所和南京女子监狱,期间受尽摧残。于2017年3月23日出狱,回家后不久,于7月7日含冤离开人世,终年66岁。

柴玉兰,河南焦作市人,2016年4月,被关押在焦作看守所期间被迫害成重病。在被非法关押在新乡第五女子监狱期间,她多次要求看医生,狱警刘霞和所长刘某不理不睬,致使她从五监狱出狱后不久即含冤离世。

柴玉兰(明慧网)

陈世康,泸州市人,2013年6月26日晚上,在家门口被绑架,而后被龙马潭区法院非法判刑5年,在成都龙泉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2016年过年前,被秘密送回家,回家仅20天左右,于正月16左右含冤离世,终年59岁。

魏海明,青海省西宁市人,2007年12月15日,与妻子赵宗华一起被西宁市大通县恶警绑架、非法抄家,后被冤判5年,被青海省门源监狱迫害;2012年12月,出狱;半年多后,于2013年7月被迫害离世,年仅58岁。

汤金妹,女,71岁,樟树市沙田里人。遭洗脑班关押迫害3个多月,期间还要“军训”,70多岁的汤金妹老人被折磨得大量吐血;被释放回家后不久,于2002年皇历元月含冤去世。

姜啸天,籍贯不详,1997年前在公主岭狱内学的法轮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因维护信仰拒不在“保证书”上签字,被整天吊挂在监狱大门上。种种非人的折磨最后把他折磨得精神失常。2002年,他刑满释放回家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中共的疯狂和失败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命令:“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监狱狱长叫嚣:“不死不放人!”“不转化不放人!”。

明慧网统计,中共为“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实施了上百种酷刑手段进行迫害。

多年来中共的暴行不断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2018年5月9日,在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千人集会上,加拿大政要、人权组织到场声援,他们公开发言:

“通过推广‘真、善、忍’的理念,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受益于法轮大法的教导。”

“你(中共)可以杀死一位信仰者,但你没法杀掉信仰者心中的信仰。”

“你们(法轮功学员)每一个人都是英雄,都是在创造历史的英雄。”

2018年6月20日,在美国国会山前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集会上美国政要们发声:

“当美国人都了解到你们今天所做的,你们代表的价值、诚实、礼节及对人类的关爱,他们将充满敬佩地站在你们这一边。”

“你们一直在最前方,不屈于这场镇压和违反人权的罪恶。你们做的一切不仅是为了法轮功,更是为了所有在中共集权体制下受迫害的人们。”

2018年6月20日,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举行集会,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的迫害。(明慧网)

(完)#

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9-06 8: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