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监狱的一个肮脏秘密:产品供应链

在金乡,监狱劳工是公开的秘密。沛县拘留中心附近两家不同商店的业主表示,每天至少有一两辆大蒜卡车进入拘留中心。(AFP/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05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08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黎明时分,看守所的大门打开了。一辆装满数吨新鲜大蒜的卡车驶入院中。三个小时过去了,同一辆卡车驶出,装载着已经去皮的大蒜。它将驱车两小时到达世界大蒜之都——山东省金乡的一个仓库,在那里包装出口到印度。

英国《金融时报》为此进行了追踪报导。根据国际贸易法,出口监狱生产的产品是非法的。尽管如此,中国许多供应链中都存在监狱劳工的证据,从手提包到洗衣机。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区研究主任罗助华(Joshua Rosenzweig)表示,“中国监狱省级管理局设立的许多公司从外部看就像普通公司一样。”“外国公司难以尽职调查,确定他们的供应炼是否存在监狱劳工。”

监狱劳工在中国司空见惯,这种制度被称为“劳动改造”。

强迫劳动在中国不是一个新现象,但是随着工资上涨和劳动年龄的人口减少,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

中国劳工观察组织负责人李强表示,美国零售商的供应商告诉他,他们将部分订单转移到监狱,以削减成本。

制造商将工资成本降低到支付监狱或拘留中心的水平,因为监狱或拘留中心保留了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报酬的话。用金乡一家小型蒜加工公司老板的话来说:“劳而无获。”

“我们已经看到公司利用监狱劳工作为降低成本的一种方式,”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的高级政策顾问肯尼迪(Kenneth Kennedy)说。采用中国供应商的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Walmart)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经常对工厂进行评估,并建立适当的系统来调查投诉。”

根据由当地大蒜商人和《金融时报》获得的监控录像,在金乡以南90公里处的江苏省沛县镇的一个看守所内,被拘留者正在处理新鲜的大蒜头。一些囚犯正在等待审判,另一些已经被定罪并将被转移到监狱。前囚犯说,大蒜中的辛辣酸可以融化指甲,露出刺痛的肉。那些不能再用手剥大蒜皮的人只得用牙咬大蒜皮。

沛县的被拘留者只是那些被迫在中国出口供应链中工作的人的一小部分。据《金融时报》采访前囚犯,距离金乡数千公里的西南城市桂林的囚犯制作在亚利桑那州出售的手袋,而东北部城市通化监狱加工的手袋则出口到韩国。金乡附近的烟台的囚犯组装了全球销售的家用电器。

在金乡,监狱劳工是公开的秘密。沛县拘留中心附近两家不同商店的业主表示,每天至少有一两辆大蒜卡车进入拘留中心。一名拘留中心警卫也证实了这一点。下午,一辆垃圾车离开拘留中心,里面装满了大蒜皮,沿着人行道滴下灰水。与警方建立良好关系对于公司获得监狱劳工至关重要。

一家大蒜公司的老板说:“这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获得的服务。需要和官员搞好关系。”

《金融时报》追随了90公里返回金乡的卡车运载了大约2吨去皮大蒜,用网眼袋包装着。卡车进入了一个印有“金乡双龙”的场地入口处。在场内,驾驶叉车的工人在仓库周围移动着大蒜袋,并不按加工来源进行区分。 “我们地区向许多国家出口去皮大蒜,”双龙老板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发达国家对去皮大蒜的需求越来越大,因为客户希望节省时间。”

他补充说,该公司出口去皮大蒜。但是,当英国“金融时报”稍后联系这家公司要求置评时,双龙表示它没有出口去皮大蒜,只卖给了国内市场。

另一家金乡的大蒜公司的代表说,他的公司过去依靠当地监狱和拘留中心的劳工剥蒜出口到日本,但因为和警方关系不好没有继续。结果,到2017年底,他公司支付的去皮大蒜的价格在两年内上涨了50%。金乡生产的大蒜占全球出口大蒜的80%。据贸易数据咨询公司ASKCI,美国80%的新鲜大蒜从中国进口。根据美国和中国的数据,中国进口占美国大蒜消费量的20%至30%。但将强制劳动产品进口到美国是违法的。如果针对外国生产场地提出投诉,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发布“扣留放行令” ,意味着对该来源的货物必须在边境扣留,并且还可能对进口商展开刑事调查。

然而,强迫劳动的使用并不仅限于大蒜产业。它也发生在其它中国供应链中。在美国发布的29个有效“扣留放行令”中,有23个针对中国厂家。

顾客在英国和美国销售的商品中,从圣诞饰品到袜子,发现了被囚犯隐藏的字条 。去年购买沃尔​​玛自有品牌手提包后,一位亚利桑那女士发现了一个纸条。手写的便条用中文写道:“中国广西英山监狱的囚犯每天工作14个小时,”“完不成定额的人会被打。在中国当囚犯不如美国的一条狗。”

这个字条的署名是在2012年被判处在英山监狱服刑15年的男子的名字。打给英山监狱的电话证实,它有一个生产和销售部门。

沃尔玛向英国《金融时报》证实,在调查此事后,它已经撤掉了一家向英山监狱分包的供应商。

但至少有55家监狱公司的注册信息详细记录了各种制造甚至建筑工作。有些公司明确以“监狱”为名,如江西省监狱集团。其它公司由省监狱局拥有,或者由负责监狱局的官员拥有。许多公司描述其从事出口行业,特别是浙江、江苏和山东沿海地区的公司。

沛县拘留中心和中共商务部都没有回应对这个报导发表评论的请求。中共外交部拒绝发表评论。

“监狱公司的运作方式与公司一样,拥有自己的销售团队”,中国劳工观察的李先生说。与公司不同,监狱不执行劳动法。 “我们经常需要从早上五点劳动到晚上九点,这样监狱才能赚到更多钱”,一名在吉林省通化市服刑五年的前罪犯说,他在那里制作出口韩国的花环。去年在服刑四年后从山东省烟台监狱释放的另一名囚犯也证实了每天要从早上5点劳动到晚上8点,每个月最多只有一个休息日。他说,囚犯为威海瑞草电子公司捆绑电线,这一公司是韩国跨国LG的供应商。

LG证实,威海瑞草是LG供应商SL Electronics 的供应商。此后LG在一份声明中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当SL无法获得明确证明威海瑞草遵守LG的行为准则时,SL Electronics切断了与威海瑞草的业务关系。

“跨国公司往往依赖一系列本地中介机构和供应商,他们往往对使用监狱劳工进行保密。验证可能非常困难。据前囚犯说,监狱不会打印收据或签署正式合同,尽管有些监狱销售部门会回应英国《金融时报》装作买家时的电话询问。但对于囚犯来说,别无选择。 “对囚犯的激励不是金钱,”一位权利倡导者说, “从事劳动是减刑或假释的先决条件。囚犯通过劳动获得积分。”#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8-08-31 2: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