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的企业精英不应在社会堕落中推波助澜

胡少江

人气: 76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1日讯】“滴滴出行”代表着成功的资本运作和快速的互联网发展,它也的确为中国普通民众的出行带来了便利。但是八月底发生的一起命案,将这家公司推向了风口浪尖。上周五(24日),二十岁女孩赵培辰在浙江乐清乘坐滴滴顺风车时失联,转天发现她已经被顺风车司机钟元强奸并杀害。滴滴公司在这一事件发生的过程中处理不及时,贻误了救援时机,在配合警察调查此案时也态度消极。更加引起众怒的是,在此案发生的前一天,已经有乘客投诉该司机意欲图谋不轨,滴滴公司并没有及时处置,人们认为该公司应该为此事负责。

时隔四天之后,“滴滴出行”的创始人程维和公司总裁柳青向公众发出致歉信。他们在信中承认,在短短几年里,该公司“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并表示这次事件令公司开始深刻检视甚至质疑自己的价值观。滴滴公司还免去了包括滴滴顺风车部门总经理黄洁莉在内的两位高管的职务,并且下线了顺风车业务。不少人认为,正是黄洁莉和公司对顺风车的定位和带有性暗示的暧昧宣传,容忍和鼓励了一些人将顺风车作为勾搭异性的渠道,导致了多起强奸凶杀案的发生。

无疑,互联网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还是一个新事物,人们应该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步使之完善,而不必一遇到挫折就对新事物本身进行指责。在事件发生之后,绝大多数网民是通情达理的,虽然网上也有人用激烈的语言发泄不满,但是不难发现,人们不满的并不是互联网技术及其应用本身,更多的是指责“滴滴出行”与类似的大公司在追逐利润的同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在这种大众不满背后也显示了人们的一个直觉,那就是中国的不少企业和它们背后的一群精英们正在带领中国社会迅速堕落。

似乎有意与普通民众的不满针锋相对,一些精英们在奸杀案之后采取了一个令人费解的集体行动,似乎要有意证明民众对精英们的指责和愤怒是有道理的。

在事件发生之后,“滴滴出行”的总裁柳青在杭州湖畔大学的一些同学们竟然在同学的群聊中排队喊出了“柳青加油”的呼声。你尽可以将此看作是一种同学之间的同情和友谊,但是在这里却丝毫看不到这个人群对逝去的年轻生命的惋惜,对大型企业发展过程中承担社会责任的思考,他们的聊天真正令人齿寒。

根据湖畔大学创建人马云的定义,这群人曾经聚集的湖畔大学是一所企业精英荟萃之地,是一所要与哈佛、剑桥媲美的学府,柳青所在的第四期学员,身后代表的也都是利润数以亿计的大企业。但是这个群体在此次事件之后对柳青的声援却反映了中国企业家低下的道德水平和麻木的社会触觉。他们表现出一种堕落的价值观:事业的成功或者企业利润才是最重要的,才是值得不顾一切去达成的目标;至于小人物的利益甚至生命,对此目标都应该退让三分。他们不仅自己这样想,而且还肆无忌惮地要让全社会知道他们在这一点上的集体意志。

这件事也使我联想起数年前马云本人在香港的一次谈话。在那次接受报纸采访中,在提及企业负责人决策的重要性时,马云突然主动提及发生在北京的“六四”屠杀事件,他将邓小平作出的派兵镇压学生的决定称之为“最正确的决定”,称之为“一个领导者必须要作出的决定”。显然,在马云那里,经济的发展重于人的生命。如今,马云创立的企业精英学校的跟从者们也认为,“滴滴出行”的发展高于一个无辜的青年女性的生命,这似乎是一脉相承的。

当然,我也知道中国的企业家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在一个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下,他们实际上也是寄人篱下,得随时随地看着领袖和政府官员们的眼色行事,他们在政府官员和国有企业的夹缝中生存发展。中国社会堕落最根本的源头在于执政党的堕落、政府官员的堕落,这些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企业家们只不过是跟随者。但是,这绝对不应该成为他们同流合污的理由,更不应该成为他们出卖灵魂换取利益的理由。无论如何,我希望中国的企业精英们不要为中国社会的整体堕落推波助澜。#

(转载:自由亚洲电台)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9-01 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