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强:昆山宝马男遭反杀的惊人预示

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对昆山反杀案的深度剖析。(视频截图)

人气: 292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1日讯】2018年8月27日晚,江苏昆山,41岁的于海明骑着电单车下班回家。打工者于海明老实本分,去年父亲刚刚去世,为给患癌症的儿子化疗治病背负重债。他是亿万个在社会底层挣扎的小人物中的普通一员。他的名字,他的故事,他的痛苦和欢乐,可能将永远不会出现在媒体上,不会被公众知道,如果他在今晚不遇到“昆山龙哥”的话。

36岁的刘海龙,被道上称为“昆山龙哥”,“龙哥”36年的人生有近10年在监狱度过。“龙哥”生活的主要内容是喝酒、打人、勒索、收保护费,花天酒地,宝马香车。“龙哥”的工作是典当行老板,以及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天安社”成员。2018年3月,“龙哥”刘海龙,被昆山市见义勇为基金会颁发了荣誉证书,他是政府眼中的好市民,因此,龙哥心中更有拿刀砍人的底气。

8月27日晚“龙哥”和于海明不期而遇后所发生的一切,网友用两句古语做出了生动恰当的表述:一个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一个则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龙哥”遭反杀事件发生后,网络上讨论的重点大多集中在于海明是否是正当防卫这个法律问题上。其实,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伪问题。任何一个具有常识、在看了“龙哥”被反杀视频、了解两人相关信息之后的人,都可以知道,于海明不仅仅是正当防卫,还是为民除害,见义勇为,替天行道。

中共官方对民间民众抗暴个体事件的判决,基本很少出现正当防卫,在民意压力下,最多是防卫过当。其中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共恐惧一旦判决正当防卫,会引起民众的效仿,人人都奋起反抗暴政,中共用暴力和恐惧来控制民众的手段将会失效。

劣迹斑斑的“龙哥”的身后,是如今活跃在全国各地多个城市的所谓“商会组织”“天安社”,“天安社”到底是什么,网上的资料多多,这个打着“爱国爱党不忘初心”的黑社会组织,活跃于各地政府的拆迁现场、反日游行打砸抢现场和各种帮助政府“维稳”的现场。

不允许任何独立组织存在的中共,竟然让“天安社”这个人数众多庞大的组织壮大,为什么?因为“天安社”就是中共豢养的为中共干脏活的打手和工具。

严格说来,说“天安社”是黑社会,与过去的真正黑社会相比,简直是对黑社会的羞辱。过去传统的黑社会向来与官府是对头,原则是不勾结官府。“天安社”哪是什么黑社会,只不过是中共党组织的一个编外组织而已。

“龙哥”也根本不是什么黑社会大哥,连一个真正黑社会的小喽罗都算不上。杨志卖刀,怒杀牛二,牛二是街上一霸,“龙哥”的素质,给牛二当跟班都不配。被于海明反杀时,身边小弟竟然鸟兽散状,有这样的黑社会大哥吗?

网络上传出于海明事后向警方供述事发经过的供词内容:

“他们撞我单车后面,还说我挡了他们的路,三个人打我,我不敢反抗。刘海龙去拿刀,叫我跪下让他砍头,我不敢,求他饶了我的贱命。他不同意,用刀身拍烂我脸,牙齿掉落,我觉得就要死了,心里悲哀。我觉得反正都要死了,拚命算了,不求人了。就去抢刀,抢到了,赶紧刺他两刀。他说车里面有枪,叫我别动,等他拿枪来毙了我,我就追上去猛砍,直到他倒下去。”

昆山龙哥遭反杀的事件,其实是对中国未来社会的一个隐喻和重要启示。

于海明代表中国亿万被中共奴役欺压的沉默民众,“龙哥”代表了中共政权。

于海明遵纪守法,行驶在窄窄的非机动车道,却还遭到“龙哥”宝马车挤压:中共已经把中国民众的生存空间挤压到极限。

在这样的极限下,在殴打羞辱了于海明之后,龙哥还要拿刀砍杀:中共剥夺了中国民众的尊严,还要杀害性命。

于海明被逼上绝路,捡刀反杀龙哥:中国民众开始觉醒,绝地逢生,看似强大的中共,瞬间被击垮,丑态百出,在民众的唾骂中解体。

这可能是未来中国社会和中共政权走向的微缩版预演。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9-01 6: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