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卞世传:江泽民篡改扬州抗日史的卑劣无耻

王燕文编造“江苏省档案馆”的历史“材料”,以偷梁换柱模式,篡改扬州抗日史。(作者提供)
人气: 51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5日讯】江泽民在“江上青史料纪念馆”中,公然篡改扬州抗日史,歪曲、否定江上青当年战友和领导卞璟的行为,以事实印证了江泽民人格品行的低下性和卑鄙无耻性。

 卞璟,是扬州“七七事变”后,扬州地区进步青年自发组建的抗日组织——“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主席、“江都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简称:江文团)团长。卞璟是扬州地区抗日领袖,是江上青在“江文团”时期的直接领导。

卞璟(原名卞胜年),是民族护疆英雄卞宝书的曾孙,是我的高祖卞肈昌的小孙子,是我的小爷。

卞璟生于1914年,在扬州读私塾,后迁徙北京,分别在北京孔教小学、四存中学、汇文中学、弘达中学读书,1934年考入北京燕京大学神学系,1935年“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卞璟作为中华民族具有传统爱国主义光荣历史的卞氏“忠贞世家”的一员,继承了祖先“忠孝责任”的遗愿,在民族危亡之际,义不容辞担当起国家兴亡的责任。卞璟积极投入抗日救国活动,卞璟参加了爱国学生运动,参加燕京大学民族解放先锋队,参加了燕京大学学生自治会,参与建立燕京大学“狂飙剧社”,演出了许多进步话剧。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卞璟回到扬州,是扬州第一个自发地走向街头组织集会宣传抗日的热血青年,由此掀起了扬州地区一轮又一轮的抗日浪潮。后由卞璟、陈素、江上青、莫朴、潘树声主要五人组建了“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卞璟担任“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主席,其他四人为常务理事。他们组织抗日集会活动,创建、编辑《抗敌》周刊,发表文章,宣传抗日主张。随着形势发展,又成立了“江都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江文团),卞璟任团长,江上青为副团长。

2012年,由扬州市委组织完成的“江上青史料陈列馆”中,在卞璟所领导的扬州抗日活动的历史问题上,存在组办单位扬州市委以及江泽民,不尊重历史,以公权力肆意篡改扬州抗日内容史、扬州抗日组织史的情况。

一、在“江上青史料纪念馆”中,存在篡改扬州组织史的情况,蓄意贬低“江文团”团长卞璟在“江文团”的历史作用。

图一:江泽民、王燕文在“江上青史料纪念”中的“江文团”组织排名,竟然将扬州抗日组织的主席兼团长卞璟,位列江上青的后面。为什么江上青、王燕文以公权力,不按照当年“江文团”已有的组织内容排序?(作者提供)

“江上青史料纪念馆”的“江文团”成员名单中,陈素(陈德铭)排名第一位,江上青排在第二位,而当年分别担当“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主席和“江都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江文团)团长的卞璟,却被江泽民别有用心地排在了江上青的后边。为什么不能按照当年“江文团”的组织史排名延续呢?为什么江泽民不顾历史,以卑鄙的公权力的手段,罗列谎言,篡改扬州抗日史呢?为什么江泽民要直接将当年江泽民叔父江上青的领导和战友卞璟,踩在了脚下?其实质就是掩盖江泽民家族的父子汉奸历史,掩盖与人民为敌、出卖国家根本利益的家族造孽史。

由篡改、歪曲、诋毁卞璟的历史,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江泽民以实用主义的利用原则,对己有用就巴结,对己无用就抛弃。哪管什么情义感恩,凡是与其交往的人,均作为江泽民利益性的利用对象。一切以自我利益为宗旨,唯利是图,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江泽民可以将一切与他交往过的人,甚至有恩于他的人,他为了向上攀登,可以将其作为垫脚石,踩在脚下。这种人哪里有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哪里有人与人之间共同的情义,一切以他的自身利益为核心,只要利益需要,可以背后向一切有恩于他的人捅刀子。江泽民是一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图二:2007年,扬州市委组织编辑“江文团”事迹的书籍。(作者提供)

江泽民罔顾扬州抗日史事实,在卞璟作为扬州抗日组织主席和团长,这么一个事实俱在的小小环节问题上,还在领导人排名的前后名次方面,制造谎言,做文章,搞阴谋。说明江泽民这个人,善于玩弄权谋、耍诡计,以公权力篡改扬州抗日组织史,故意降低扬州抗日领袖卞璟的历史作用,以偷梁换柱手段,抬高江泽民汉奸家族的红色地位,贪扬州抗日之首功为江上青所有。其实质就是为了标榜江氏家族如何爱国,掩饰其江泽民父子卖国汉奸的罪恶家族史!同时说明江泽民所有涉及的问题,均应该重新审定。这个人是以自身利益为原则,是一个谎话连篇、善于搞阴谋诡计的人。为此在江泽民有生之年,习近平政府有责任将江泽民与国家核心利益相关的事情,以司法调查的模式厘清以免给国家和人民利益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图三:扬州市委编辑的《烽火征程写春秋》中,表述卞璟担当“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主席的情况。(作者提供)

通过卞璟事件完全可以说明江泽民做人品质缺德性、阴暗性、龌龊性、恐怖性,也将江泽民利己主义、实用主义、投机主义家风行为暴露无遗。证实江泽民完全没有基本人类的道德底线。表明江泽民将一切有恩于他的人,均作为利用对象,触到自身利益之时,再向恩人踏上几脚的极端利己、残暴的人格特性。反衬出江泽民的无情、无义、无耻,没有真话、没有良心、没有情义,是人格低下的无赖。这种品行的人,无恶不做!江泽民“卖国养家”的投机家风,形成了“上梁不正下梁歪”现象,已导致国风堕落、物欲横流,致使中华民族传统道德信仰已消失殆尽。

江泽民以公权力,竟恬不知耻地将江上青名字放在了“江文团”团长卞璟的前面。这是一种对扬州抗日(党)的历史以及对当年战友及领导,极不负责的卑劣下贱行为。

图四:扬州市委编辑的《烽火征程写春秋》中,描写卞璟担当“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团长的情况。(作者提供)

二、江泽民、王燕文以公权力公然篡改扬州抗日史,尤其是在扬州抗日领袖、“江文团”团长卞璟历史定位问题上,这是对于“忠贞榴瑞堂”家族的侮辱。

江泽民、王燕文在扬州组建的“江上青史料纪念馆”中“ 唤起民众 千里救亡”单元中,以编造谎言的行为,篡改扬州抗日史。公然剔除“江都文化界救亡协会”主席、“江文团”团长卞璟(民族护疆英雄卞宝书曾孙)对于扬州抗日史的历史作用,篡改扬州抗日组织史、抗日内容史,竟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前提下,将卞璟作为主席的“江都县(扬州)文化界救亡协会”,以及卞璟作为团长的“江都县(扬州)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的组织和领导工作的活动,全部篡改为“江上青所领导和组织这两个抗日团体的活动”,而将当年担任这两个抗日组织主席和团长的卞璟名字,从组织和领导的抗日活动中剔除。

图五:“江上青史料纪念馆”的“千里救亡 唤起民众”单元中,江泽民、王燕文编造江上青是组织和领导扬州抗日活动第一人。(作者提供)

在“江上青史料陈列馆”中另一个“千里救亡 唤起民众”的展览介绍单元中,1937年8月份和11月份,为组织成立“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和“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江上青史料陈列馆”又有目的地将江上青排名第一位和陈素排名第二位,而这里却没有卞璟的事。当年卞璟担任“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主席的工作内容以及担当“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团长的工作内容,却被当今的“江上青史料陈列馆”的组织者扬州市委,取消了当年卞璟所领导、组织的抗日活动资格,而领导、组织的抗日活动,均“被”换成了副团长江上青所为,而将当年领导扬州抗日活动的团长和主席卞璟“有目的地开除了领导和组织抗日活动的名单”。

从“江上青史料陈列馆”所提供的简介材料中,卞璟这位当年扬州的抗日领袖,既没有组建“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和“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的成立,也没有领导和组织这两个团体的抗日活动。作为主席和团长的卞璟不去领导和组织工作,而副团长却领导和组织了成立这两个抗日团体的工作。这不是拙拙怪事?“1937年卞璟分别担任主席和团长及负责的工作,却在75年后他的副团长‘江上青史料陈列馆’中居然被扬州市委给下岗了。卞璟干的抗日工作变成江上青的了。”卞璟的抗日活动,居然被江泽民以公权力偷梁换柱,改成江上青的名字,将卞璟从名单中开除。这不禁使人怀疑这个“史料陈列”内容的准确性和篡改历史目的性。为什么江泽民、王燕文公然篡改扬州抗日内容史,抹杀“江文团”团长卞璟在“江文团”的历史作用?为什么江泽民毫不脸红无耻地抬高自己?

江泽民颠倒事实,混淆视听,以罔顾事实的卑劣手段,竟恬不知耻地将叔父江上青,作为组织和领导“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和“江文团”的第一人来宣传。打造江泽民卖国家族为红色家族,捏造叔父江上青为领导和组织“江文团”抗日活动的领袖。将八十年前扬州自发成立的抗日组织“江都文化界救亡协会”主席、“江都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团长卞璟(卞胜年),在扬州抗日领袖的位置上“惨遭下岗”。其实质江上青就是在扬州抗日领袖卞璟领导下,负责具体工作的人员,江泽民却不顾史实,篡改扬州抗日史,其实质就是掩盖江泽民家族的父子汉奸历史,掩盖与人民为敌的出卖国家根本利益家族造孽史。

江泽民这种品行低下的奸佞之人,人格秉性中充满了阴暗、贼滑、狡诈、算计、冷酷、血腥、叛卖、谋反、流氓、无耻,其人生价值取向是如何荣华富贵、投机钻营,是世间邪恶势力的代表。江泽民这种小人一旦得权得势,必然会祸害一方,小到荼毒亲朋,大至祸国殃民,江泽民《他,改变了中国》,以江泽民的汉奸家风,改写了中华民族的传统信仰史,将民族的命运改写成屈辱史,其给中华民族带来了耻辱和灾难。江泽民这种人能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思想品德及根本利益吗?对于江泽民的道德品质,能代表中国人民的政治诉求、信仰要求、利益需求吗?江泽民能代表中国最广大民众弘扬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吗?江泽民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能代表中国社会以民生的文化前进方向吗?

三、关于江上青烈士的认定问题,卞氏“忠贞榴瑞堂”家族,曾其奔忙。

对于我的小爷卞璟的战友,我一直怀着十分崇敬的感情,始终怀有一种亲情和不期然的情感交集。这里不仅有对当年与卞璟小爷出生入死的抗日战友们,始终怀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重之情。我无意损贬和拔高江上青的形象。但由于江泽民一贯以欺骗和谎言混淆视听,无中生有,造成极其恶劣影响,甚至伤害了国家根本利益。我只是通过事实求实的历史事件,打开历史的问号,通过证据说话,并需中央相关部门配合揭露真相,以各细节证据链为基础,甄别谎言、去伪存真,拆除包装,还历史一个真实的江上青。

我于2014年10月6日在卞氏家族网站“忠贞榴瑞堂前”( http://jdbs2009.blog.163.com/),发表了《江泽民不仅涉嫌“两奸两假”,还涉及为叔父公然造假》的文章。目前该文章已经被网监删除。其中谈到1945年日本投降之后,卞璟作为国民党桂军上校在抗战结束后,曾带警卫员骑着洋马回过扬州。当时卞璟宴请江上青的弟弟、原“江文团”团员、江泽民的七叔江树峰在卞家相聚时,江树峰托请卞璟为江上青办理抗日烈士一事,当时有很多卞家人在场,其中包括我的大叔卞家森(目前在美国休斯敦居住)也在场,可以作证。小爷卞璟的后人,也曾见过卞璟保留江上青坟墓的照片。相信卞璟的档案中也会有相关记载的。这里要澄清一个问题,即江上青是共产党的抗日烈士,还是国民党的抗日烈士?江上青是不是中共党员?因为国共时期,国民党员或共产党员是公开的。当年“江文团”团员们的档案中,可能有记载。

四、王燕文在江泽民授意下,无中生有制造的“江苏省档案馆”中发现江上青档案资料中“江上青先后负责内部教育及团长责任”事件。

图六:王燕文编造“江苏省档案馆”的历史“材料”,以偷梁换柱模式,篡改扬州抗日史。(作者提供)

王燕文,在扬州任市委书记期间,为讨好江泽民,2011年组建扬州“江上青史料纪念馆”,编造、篡改扬州抗日内容史、组织史,王燕文与江泽民共同诋毁、歪曲扬州抗日领域卞璟的功绩。为了进一步夯实以谎言堆积的“江上青领导和组织扬州抗日活动第一人”的偷梁换柱的行为,2012年,王燕文又以分管的“江苏省档案馆”业务名义,无中生有地制造“江苏省档案馆”,其中发现有江上青档案资料中“江上青先后负责内部教育及团长责任”的论述。

为江上青是扬州领导和组织抗日第一人,编造依据,为剔除“江文团”团长卞璟的职务,真是费尽了心思,机关算尽。这是一种犯罪行为。这是一起江泽民卖国宣传集团,有计划有预谋地编造历史的事件,以掩盖家族与人民为敌的“汉奸史”。江泽民以公权力有目的误导方向,混淆是非,不尊重历史,毫不脸红地抬高其卖国家族的位置。

2011年12月22日,王燕文由江泽民提名,任江苏省宣传部长。2012年4月1日,《扬州晚报》刊登《江上青最早史料现身江苏省档案馆》一文中,由“江上青史料纪念馆”获悉,有《关于江上青同志》一文现珍藏于江苏省档案馆,这里有“上青同志在团体里先后负责内部教育及团长责任”的论述。将“江上青负责团长职务”的证据来源,提前到1940年“江苏省档案馆”保持的历史史料,暴露了王燕文篡改历史后继续造假目的和依据疑点。即使就这么个所谓的“档案”依据,怎可将卞璟作为团长和主席的责任,移花接木为江上青的功绩?王燕文涉嫌以违法手段,为汉奸的江泽民家族编造红色历史,以及歪曲、亵渎、否定、诋毁扬州抗日领袖卞璟的历史功绩和爱国忠贞事迹提供佐证,并在其分管职能部门,捏造发现档案馆存档的《江上青同志》资料。王燕文在篡改扬州抗日史的谎言基础上,又涉嫌蓄意编造档案资料。

江泽民、王燕文的行为,已经严重侮辱了卞氏“忠贞世家”家族的历史荣誉和尊严,造成了卞氏家族的伤害,这是忠贞血性的卞氏家族绝不能容忍的事情。卞氏家族已经请求中央对于江苏省档案馆中是否存在《关于江上青同志》档案的真伪情况,进行司法系列调查、鉴定,得出组织结论。

五、江泽民是否存在以党的总书记身份绑架老干部,为其叔父江上青包装造假的问题。

图七:这是王燕文编造传播张爱萍将军所书写的“上青的殉国,……使中国革命大厦失去了位杰出的栋梁……”的文字。(作者提供)

江泽民、王燕文在“江上青史料纪念馆”中,公然编造张爱萍将军的手稿:“上青同志的殉国,……使中国革命大厦失去了一位杰出的栋梁……”

“江上青史料纪念馆”的展览宣传资料中,提到张爱萍将军曾书写“上青的殉国,……使中国革命大厦失去了位杰出的栋梁”的问题。我认为这绝不是张爱萍将军的本意。抛开江泽民曾为国家主席的因素,如果按历史定位来说,作为“江文团”副团长的江上青,是中国革命大厦的杰出栋梁,那么作为“江文团”团长的卞璟应该是什么呢?即便此字真的出自于张爱萍将军之手,也存在被当时的总书记江泽民胁迫的问题。在这里却作为扬州抗日史料来进行宣传。

六、一个无耻市侩、人格低下之人,却作为五千年文明古国的领导人,这是一个非正常社会所造成的历史耻辱现象,应消除其影响。

由江泽民、王燕文以公权力,组建扬州“江上青史料纪念馆”,篡改扬州抗日史。尤其是在扬州抗日领袖、“江文团”团长卞璟的问题上,江泽民贬低卞璟的历史作用,指使王燕文编造“江苏省档案馆”的历史“材料”,篡改扬州抗日组织史、抗日内容史,偷梁换柱其叔江上青为领导和组织抗日活动第一人的行为,证实了江泽民人品的低劣性、无耻性、卑鄙性、不义性、险恶性、利己性、戕害性、冷酷性。

“历史就是历史,要还历史本来面目,史料陈列必须真实。”扬州市委组办“江上青史料陈列馆”的宣传,不能没有底线,没有原则,不能由于涉及原党和国家主席的家族,就可以有目的肆意篡改历(党)史,而使其面目全非。作为卞璟的家人,要求扬州市市委对卞璟在扬州期间领导抗日工作的历史定位问题必须说清楚,撤销虚假不实的“江上青史料纪念馆”,建议建立“扬州忠贞爱国史纪念馆”,以弘扬扬州历代爱国精英们的忠贞精神和责任意识,推进国家的伟大复兴。我们坚信中华民族的爱国史,必将拨乱反正,实事求是地回归到历史本来面目。

这是江泽民为达到政治目的极其低劣无耻的行为。英雄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历史,决不能肆意篡改。贬低卞璟,对当年的战友和领导既无情又无义。这是当年战友后辈江泽民的所为吗?就在这个历史清晰、事实清楚的事情上,江泽民作为卑鄙无良者,还习惯于耍阴谋、搞诡计,说假话,玩权术,瞒天过海,当众撒谎,编造历史,置叔父多年战友的感情于不顾,将其踩在脚下,作为江泽民利益所需要的台阶,无情无耻,这足以说明江泽民、王燕文等篡改历(党)史者的品行有缺陷,做人不厚道。

“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中国领导人应该是道德高尚的典范。扬州市委在涉及到党的总书记江泽民家族历史“江上青史料陈列馆”的宣传资料中,在爱国历史的发生之地,却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不尊重历史、篡改历史,打击别人、抬高自己,极力掩盖当年历史真相。尤其是一个关联到党的领导人江泽民家族的历史,始终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惯于伸手过长,以篡改历(党)史的行为,将对国家和民族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历史会答应这种恶劣行为吗?在对待卞璟的历史问题上,是有着中华民族百年驱夷史的卞氏“忠贞榴瑞堂”家族,决不能容忍的事情。

古人云:“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四者之中,耻尤为要。孟子曰:“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江泽民在“江上青史料陈列馆”中,篡改历史、不尊重历史的行为,给国家树立了一个坏典型,这种不顾廉耻的公然混淆视听的篡改历史的行为,是一种做人的基本品德问题。“礼义,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一个不顾诚信廉耻基本节操的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怎么能立国,建立礼义社会道德和法制宪政的良好秩序?江泽民这种卑劣的品德能受到别人尊敬吗?这是一个正人君子所为吗?是国家领导人所行之事吗?这种无耻无良的行为,将对国家和中华民族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引领什么方向?为此,作为卞璟的至亲,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将向扬州市委追责,清除不良影响!

扬州“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和“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的抗日工作,不是江上青一个人干的,是全体扬州地区爱国人士的共同行为。

为什么只组建“江上青史料陈列馆”?卞氏“忠贞榴瑞堂”家族,以中华民族目前独具百年驱夷史家族的传统“忠贞世家”,独具百年国耻战争年代与侵略者谈判而成功捍卫国土主权和金融经济主权的家族,以及近二百年为国计民生的管理创造史和一百四十余年科技创造史的传统“创新世家”,为秉承千年“忠孝传家”家风,重拾传统信仰,在卞宝书、卞璟的宅院,建设“卞氏千年‘忠孝责任’家风百年驱夷家族史和扬州‘忠贞爱国’城市精神护城抗夷史纪念馆扬州忠贞爱国史纪念馆”。通过与“江上青史料纪念馆”的家风比较,使中华民族优化出一种“信仰目标”的管理文化,使其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助力民族复兴,正如国学大师钱穆所言:“扬州一地之盛衰,可以觇国运。”消除江泽民的汉奸家风对于中国社会的恶劣影响。

“江上青史料陈列馆”建立的目的以及所极力掩盖的历史真相,故意降低扬州抗日领袖卞璟的历史作用,江泽民无非是抬高自己,贪扬州抗日之首功为副团长江上青所有。其实质就是为了标榜江氏家族如何爱国,掩饰其有损于国家根本利益的家族史!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8-05 12: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