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传说

他看到了妻子的梦境

忽然,张生看到草莽之间,闪耀着一片灯光,有五六个人坐在那儿正喝着酒。图为明 仇英《夜宴图》。(公有领域)

人们常说到“梦幻”一词,认为梦境多是虚幻的景象。不过,有人在自己的梦中,感到切切实实地看到一件事或什么人,事后还应验了;有的人则是在现实中,真真切切地看到一场梦境,事后还得到验证。这类事例古籍中也有记载,虽然读起来像小说般奇异,却能从不同的角度打开人的思维,为探索梦境提供不一样的思路。

《太平广记》就记载了这么一则梦境趣闻。

唐朝时,有一个汴州人叫张生。因为家境贫寒,为了谋生,他告别妻子,前往河朔一带做工。时隔五年才返回汴州。图为明 仇英《老子出关图》。(公有领域)

唐朝时,有一个汴州人叫张生。因为家境贫寒,为了谋生,他暂别妻子,前往河朔一带做工。时隔五年才返回汴州。

这天,在回汴州的路上,正值傍晚。待他出了郑州城门往家赶时,天色早已昏黑。为了赶路,张生骑着驴抄小路。

忽然,他看到草莽之间,闪耀着一片灯光,有五六个人坐在那儿正喝着酒。张生心想:“什么人这么晚了还有兴致喝酒?”便跳下驴向前走去,想看个究竟。他往前走了十多步,仔细一看,自己的妻子竟也在其中,并且和那些人说说笑笑的,气氛很欢乐。

张生连忙藏身于白杨树间,偷偷地观察他们。

这时,一个脸上蓄著大胡子的人,举起酒杯说:“请夫人为我们唱一首歌吧。”张生的妻子出身世家,自幼学习诗书,还写过不少精彩的文章。她不想唱,但是架不住那些人殷勤的恳求。于是,她只好唱道:“叹衰草,络纬声切切。良人一去不复还,今夕坐愁鬓如雪。”

那个大胡子说:“有劳夫人为我们唱了歌,我敬你一杯。”喝完之后,酒杯传到一个白脸少年手中,他也请张生的妻子再唱一首。张妻说:“唱一首都已经很过分了,怎么还能再唱呢?”

大胡子拿起一双筷子,说:“拿只酒杯来,谁拒绝唱歌,就罚酒一杯。”张妻无奈只好唱道:“劝君酒,君莫辞,落花徒绕枝,流水无返期。莫恃少年时,少年能几时?”

接着,酒杯传到一个紫衣人手里,他也端起酒杯,请张妻唱歌。张妻内心十分不悦,迟疑良久,才开口唱:“怨空闺,秋日亦难暮。夫婿断音书,遥天雁空度。”

酒杯这会儿传到了黑衣胡人手上,他也请张妻献歌。张妻连续唱了三四首,已经提不起气来,静静地没再开口。大胡子见她拒绝献唱,就为她斟了一杯酒。张妻哭泣著,缓缓而饮,为那黑衣胡人唱道:“切切夕风急,露滋庭草湿。良人去不回,焉知掩闺泣。”

当酒杯传到绿衣少年手上时,他说夜已深了,很快就要分别了,希望张妻再唱一首。她又唱道:“萤火穿白杨,悲风入荒草。疑是梦中游,愁迷故园道。”

接着,酒杯传到张妻手上,大胡子唱了一首歌:“花前始相见,花下又相送。何必言梦中,人生尽如梦。”歌唱间,酒杯已传至紫衣胡人手中,他还要请张妻献唱,张妻听闻后低头不语,大胡子见状又要罚她饮酒。

看到这幕的张生,怒火中烧,顺手摸起脚下的一块瓦,向大胡子扔去,正中他的头。接着张生又扔了一块瓦,这次却打中了妻子的额头。就在此时,所有人瞬间都悄然消失不见了。张生见状,感到惊异极了,他以为自己的妻子已经去世了,就这样一路嚎啕恸哭地走回家去,直到天亮才到家。

张生的家仆回说:“娘子就在家中,只是昨晚头痛得很厉害,还在休息。”图为清 焦秉贞《梅窗仕女》。

甫至家门,张生急切问:“夫人现在何处?”张生离家五年,五年来一直杳无音信。家人忽然见张生回来了,个个喜出望外,纷纷出来欢迎他。

家仆回说:“娘子就在家中,只是昨晚头痛得很厉害,还在休息。”张生赶紧进屋,问妻子头痛的原因。

妻子说:“昨天晚上,梦见自己到了一处草丛,那里有五六个人,他们轮番要我喝酒。每个人还要我唱歌。我记得一共唱了六七首。有一个大胡子频频递来酒杯,劝我喝酒。我刚喝了第二杯,忽然飞来瓦片,第二块瓦片恰好打中了我的额头,我因此惊醒。醒来后,头就开始痛。”

这时张生才知道,昨天夜里他所看到的情景,原来是妻子的梦啊。@*#

事据:《太平广记.梦七》卷第二百八十二

责任编辑:王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