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当宗教场所升起五星血旗

人气: 316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5日讯】谈起宗教,人人皆知该因对神佛与上帝的信仰而存在。那么宗教场所,也显然是因为教徒要在此修行、信众要在此表达对天地、神明的敬畏而存在。因此,寺庙也好、道观也罢、甚至教堂,都与一般的场所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佛家讲“不二法门”,基督徒只认“惟一的上帝”,若在教徒们修行、问道、寻求上帝的宗教场所中竖起一面用于俗世的旗帜,不仅从外观上格格不入,更重要的是,已彻底破坏了宗教信仰的本质与内涵。此外,中共五星血旗也并非普通的旗帜,它所承载的意义与“有神信仰”可谓水火不容。

这面血旗,说是中国的国旗,其实就是苏共血旗的翻版、中共党旗的衍生物。尽管拿掉了斧头、镰刀这类好像杀人利器的标识,但四颗小星围绕着一颗大星,仍对应着中共在中国实行“一党独裁”的现实。

这面血旗最扎眼之处,当属满眼的血腥红色。中共说,它是“被烈士的鲜血染红”,可阴谋篡位、窃取政权的中共队伍里,哪会有什么“烈士”?“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中共只可能培养刽子手。

毛发动的那些真的革去了人性命的革命造成了上亿中国人死于非命,他们所流淌的鲜血难道不比中共伪造的“烈士”多?都是人血,中共又怎能忽略那些为数更多的冤死者?更何况,从毛死后到今天,中共对国民的屠杀就从未停止过。要说这面血旗,是被中共屠杀的中国人的鲜血所染红,一点都不为过。

就是这样一块充满着人血味的红布,竟能被中共定为“国旗”,可想而知,这个恶党有多么残忍、麻木、暴虐、嗜杀。在中共的强制施行下,常年升挂在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各类公共场所的血旗,或许已让人习以为常;但如今,要把这面腥红的血旗挂在讲慈悲、讲博爱的庙宇、教堂门外,中共的内心就不是一般的扭曲和变态了。

说到扭曲和变态,其实正是中共耍流氓的动力所在。就好像它屡犯强奸罪,却说是为了满足对方的诉求。早在今年3月,中共将宗教事务局纳入了统战部,然后强行在各地推行“四进”(国旗、宪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入)活动;此外,从2014年至今,中共已强行拆除了近2000个十字架、换上了五星血旗。而今,党媒却高调宣称,这是各个宗教团体的“共同倡议”。可见,中共一旦耍起流氓,就决不会在意时间、地点、场合。

更悲催的是,宗教团体能被“共同倡议”,也足以说明,它们无力反抗、已彻底被中共制服。但问题是,表示“姓党”、服从中共的宗教,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宗教吗?身在其中的教徒、信众们,还能对神佛、上帝怀有笃定、虔诚的信仰吗?那些声称要“自觉地把党的命运、国家命运、自身命运紧紧连结在一起”的教徒们,能通过修行去天国、净土?

在中国,宗教一旦“姓党”,就要追随中共恶党的意志。且不说,这个党早已恶贯满盈、罪业满身;追随它,恐怕只能远离净土、迈向地狱之门。更关键的还在于,中共一早所继承的,就是信奉撒旦邪灵的马克思的衣钵。显然,它不是半路迷失、误入歧途,而是一开始就笃定的选择了“成魔之路”,并始终如一的践行着撒旦想要毁灭人类的“理想”。

魔鬼要毁灭人类,手法极其简单,那就是让人背离天道、不认神佛。中共这个恶魔占领权力高地之后,就开始强行灌输“无神论”、在世人面前丑化、污蔑、诽谤神佛。最恶毒的是,它把魔爪也同时伸向教徒、信众之中,不仅对宗教商业化有意纵容,甚至还培养了一大批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且卖力的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效命的宗教流氓。

看着魔变的宗教,人们对信仰就会感到更加彷徨与困惑,甚至无知的相信了中共恶党的鬼话,真以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但值得每个人深思的是,如今有恶魔当道,又怎会没有与之抗衡的力量?在一个神、魔同在的世界,那句“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所要表达的“邪不胜正”,就是源自于正神的慈悲力量。

然而,神佛慈悲于人,却有着一个不可或缺的前提,那就是人对神的遵从与正信。心怀善念、坚守天道、敬畏神佛、决不与恶魔为伍,就是一种正信的表现。中国人不与恶魔为伍,就得与中共决裂。无论主动、被动,有意、无意,当初选择了加入中共,宣誓为其效命的中国人,其实都在无形之中,给中共这个恶魔注入了能量,以至于让其苟延残喘、祸害国人至今。

而如今,中国已经有三亿人选择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越来越多人选择抛弃中共、与其决裂。这无疑让我们看到,慈悲、正义之神正在加速到来。当正神来为人间主持公道之时,中国人就会迎来恶魔被审判的那一天。#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8-05 5: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