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你,撑伞了吗?

在这种有意无意“去伞化”的时代,一年四季用伞的机会,真的屈指可数。(Fotolia)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作者 | 拉拉

世界杯结束已有时日,有关它的一切正在渐渐淡去,人们关心的话题又回归日常。但曾被热议的颁奖仪式上普京的那顶雨伞,倒是让我一直想问:“你,撑伞了吗?”

在加拿大,你是否发现当地人是不怎么撑伞的?瓢泼大雨的时候,外面没有了行人,即便你看见,多半也是一两个双手空空、被雨水浇得湿透而疾跑的;细雨濛濛的时候呢,许多路人不但不撑伞,而且走得比那雨还散漫,这份淡定,我倒也在二十年前的校园里见过。

记得在国内上大学的时候,但逢下雨天,教学楼间的人行道上,总是流动着五颜六色的雨伞,争奇斗艳,有时会因为下课后或上课前的一时拥堵而造成小径上的雨伞漫出路边沿的现象,从楼上看下去,犹如一座色彩缤纷的雨伞桥。

然而,另一边同样吸引我们女生眼球的是:在一朵朵飘然而至的伞花间,你总能遇见几个高鼻子蓝眼睛的留学生,一副世界流浪者的模样,背着个干瘪的背包,不打一顶雨伞,任由雨水淋湿了头发卷起一绺绺耷拉在额前,从容不迫,脚下不见半点急意,令到我们班的一个女生感叹:“好有诗意!”那时,我并不为意,因为,我向往拥有一把漂亮的雨伞。

兴许,雨伞是属于我们亚洲人的配物,它不仅实用,更是一种装饰。那时似乎受了日韩的影响,空气中弥漫着雨伞时尚,人们开始对雨伞有了很明显的审美追求。在折叠伞一统天下多年后,传统长雨伞又回潮流行起来,更有图案、颜色、材料、伞骨数、伞柄……都在不断地推陈出新,给雨伞带来千变万化的魔力。那时,不管大雨小雨,还是大热天,能撑起一把“挺括”的雨伞(亦称阳伞),似乎都能令到拥有者的精、气、神上一个台阶。

至今,我还保留着二十年前买的那把藕红色绸布、红玫瑰花图案的长雨伞。刚移民过来的时候还拿出来使用过几回,内心很有配合一下发达国家的生活指数、替国人争光的悟性,但每次都会情不自禁地觉得——招摇(过市),特别是搬到南岸以后,谁让我们生活的地方叫蒙村、土狼屯呢?!加拿大,大农村,弄得我现在出门都打黑伞,伞柄还是坏了的。

移民加拿大后,有关伞的记忆都是涩涩的。我是在四月初登陆蒙特利尔的,紧接着的两个月多雨水和冰雹,撑伞,天经地义,不想我的伞有点招摇。然后进入夏天,拿起雨伞作遮阳用,后知后觉的我哪天在外边走了好长时间才猛然发现,满大街的就我一帜,突兀得很呐,东张西望之下期盼著有人来“救援”,结果在Queen Mary大街上还果真遇见了一位和我一样艳阳天打雨伞的大妈,看起来很像我的同胞,不知中国大妈是否也觉察出我俩的与众不同?

再后来,进入冬季,大雪纷飞,看着窗外的行人,“咦,怎么都不撑伞呢?衣服被雪沾湿了可不保暖了啊。”于是,出门撑伞挡雪,兀自坚持了若干年,不知到了哪天才发现,这儿的雪干得很……

在加拿大过日子,伞的用场被大大降低,如果你还经常开着车子东奔西走,伞真的就成了多余。由此,我不难理解为什么加拿大人会在细雨中漫步,当然,我们也不能说没有他们热爱大自然的因素,淋点雨、沾点雪,似乎是一种自然、健康的生活方式的选择,在这种有意无意“去伞化”的时代,一年四季用伞的机会,真的屈指可数。“你,撑伞了吗?”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