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合峰会特供蔬菜全天监控 国人情何以堪

作者:杨宁

人气: 1155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6日讯】近期,在假疫苗被曝光引起全民愤慨和声讨之际,又一则新闻触动了中国人的神经,那就是6月召开的上合峰会特供蔬菜是如何出炉的。或许是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新闻出来后不到一天,其就在大陆网站和社交媒体上被当局删除。

该新闻开篇即称,青岛峰会结束40多天之后,部分绝密细节最终得以公开。比如峰会核心区的饮食,直接关系到与会各国政要的人身安全,食物原材料从播种育苗开始,就处于严密监控之下。而全程亲自参与种植的某蔬菜基地负责人、曾承担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2年亚沙会、2014青岛世园会等国际大型会议活动的蔬果供应任务的魏岩,揭开了其中的神秘面纱。

根据魏岩的讲述,其是在今年3月接到青岛市农委质检处的这个政治任务的。在农委考察育苗、种植、水肥一体化、采收、初加工等各个环节后,选取了包括香菜、油麦菜、娃娃菜、罗马生菜等十多个直供上合峰会指定酒店的蔬菜品种。更为夸张的是,自此,整个基地被几十个高清摄像头严密监控起来,每一颗蔬菜从选种育苗开始,都全程处于摄像头的监控中。

峰会召开前夕,市农委还干脆派专人24小时吃住在菜地里,随时抽检。不仅如此,蔬菜采检验合格摘后,分拣、包装以及装车每一步都有农委工作人员的严格监督,警方还会检查车辆、车厢,考核驾驶员。最后上锁、加装铅封,全程冷链运。

应该是与会的各国政要和外宾没有人吃出问题,峰会结束一个多月后,魏岩获得了奖赏:拿到了青岛农委颁发的“农产品专供基地”证书。这意味着未来若有类似重大活动,魏岩还会中标。

对于国人来说,一方面似乎可以理解:在中国遍地是毒,食品、药品、水等污染严重的大背景下,中共当局为了他国领导人的安全和自身的面子,下此命令和不惜血本,也是迫不得已,其折射的当然是当局对中国惨不忍睹现况的心知肚明。因为知道,因为不信任市场上售卖的食品等,于是每逢重大国际会议或赛事,当局就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外宾们可以享受到近乎全方位的特供。

然而,对于国人来说,另一方面却不可以理解:既然当局可以采用如此监控手段生产出绿色食品招待外国人,为何就不能用如此严厉的措施杜绝有毒奶粉、有毒食品、假疫苗呢?显然,不是不能,而是不为;不为是因为在中共一党专制下,官商勾结早已是个普遍现象,又哪里谈得上有效的监督?而且,中共多年宣扬的“假、恶、暴”已深深影响了中国人,加之其引导中国人对物质的无限追求,导致社会道德沦丧,人心不古,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已成为社会常态。在这样的社会中,中共再出台什么冠冕堂皇的文件、法规,都最终变成一纸空文。

在笔者看来,手中掌握特权的各级官老爷并不在意中国人的死活的一个关键原因是,他们可以在老百姓们呼吸著有毒的空气,吃着不是农药超标就是转基因的食品,喝着净化标准远低于西方国家的饮用水时,享用各种特供:特供米面、特供蔬菜、特供烟酒、特供茶叶、特供药品、特供水,甚至特供空气。尽管这些特供可能比不上上合峰会外宾享用的高级,但与普通国人之间还是有着巨大的差异的。

资料显示,中共的特供制度并非始于今日,早在延安时期就已经开始,当时延安就已“衣分三色,食分九等”。中共1949年建政后,干部的特殊阶层也日渐形成,各式各样的“特供”有增无减。先是公安部下设立了中南海特需供应站(对外称北京饭店招待所),下设一室四科,管辖包括巨山农场在内的数个生产基地,这些基地专门为中央领导人生产和加工优质副食品。各生产基地设备先进,连猪舍和养牛场均聘请苏联专家设计建造。

1955年,北京市政府成立了特种供应领导小组,并在北京东华门三十四号建了一个面向高干的特供点,门口只标示著“三十四号供应部”,服务对象是副部级以上官员,同时承担外事任务。网络有文章披露,“三十四号供应部”的国产名优特新产品是应有尽有,主要经营全国名优烟酒、糖茶、罐头、饮料、中西餐调料、禽蛋、肉类、水产海味、粮油制品及进口商品等l60O多个品种餐,饮部宴会需要的茅台酒、五粮液都从这里采购。

即便在三年“大饥荒”,中国大地饿殍遍地,饿死了至少三千万人的情况下,中共特供都没有停止。据凤凰卫视报导,由于商品匮乏、食物短缺,中共中央令全国各地以“政治大局”为重,压缩当地人民的基本需求,全力以赴支持北京。为此,60年代初,中南海除了继续在北京东华门三十四号向高干供应烟酒糕点糖果副食等外,还对高官们实行食品补贴。1960年5月,北京百货大楼亦成立了“特需部”,专为高级官员和家属提供当时稀有的食品和商品。

至于身为中共党魁的毛泽东,享有的特供更是全方位的。据网文《揭秘:毛泽东不为人知的奢靡生活》披露,毛喜欢吃的食品,都是从全国各地运来的。如毛喜欢吃长沙东方红渔场的活鱼,就安排专机每周定期往返“北京—长沙”,专为其空运活鱼。想吃武昌鱼的时候,就从武汉空运活武昌鱼。玉泉山农场则专为毛生产大米,据说那里的水特别好,以前是宫廷饮用水,现在浇灌毛的水稻。毛喜欢的蔬菜、肉类、牛奶,由巨山农场供给。还有一些食品,如腊肉、冬苋、空心菜、辣椒等,则从湖南专门运来。在冬天,有些蔬菜从广东运来……

文革结束后,中共的特供制度并未消失。1989年震惊中外的学生运动爆发并被镇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于7月曾通过一份文件,要求取消特供食品,但至今都没有落实。而随着中国社会德的全面滑坡、随着食品危机的日渐严重,“特供”已经蔓延至市县乡,各级官员都在利用他们的权力建立自己的“特供”产品供应圈。

近些年来,一些大型超市也开始出现有“特供”标志的商品,但其与真正的“特供”商品并不一样。或许是为了整顿市场,也或许是为了掩盖真相,中共政府于2012年初对市场上的“特供”食品进行了打击,但这并不能掩盖中共官员享有特供的事实。

无疑,上合峰会特供蔬菜的被曝光以及中共的特供制度,再一次揭穿了中共内外有别的两面嘴脸,再一次证实了官员是“人民的公仆”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或许,当上合峰会各国领导人品味着特供食品之际,内心却是充满了对中共的鄙夷:一个连国民的基本食品、药品、水等基本需求都不能保证的国度,又有什么可让人羡慕的呢?自然也难怪有条件没条件的中国人都要争先恐后离开中国。自然,与这样的政府打交道也要备加小心。看看中美贸易战打响后,到处撒钱的中共在世界的孤立,就知道其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在其它国家心中的地位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8-06 5: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