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信仰

婆媳恩怨千千结 一本宝书解枷锁

【大纪元2018年08月06日讯】台湾的林惠忆是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那一年(2003年),疲惫、胸闷、失眠、忧郁、恐慌、心律不齐、自律神经失调等病痛,一个接一个蔓延她的全身,她才33岁却拖着好像53岁的身躯。她看了西医、中医,挂了心脏科、妇科、精神科、身心科等林林总总,却始终查不出病因,也不见身体有任何好转。

当时已结婚11年的惠忆,从踏进夫家开始,就和公公婆婆、大伯大嫂住在台北市的公寓里,除睡觉不在同一楼层外,九口人可随意上下、自由进出。“我什么时候离开家门、要去哪里做什么事,婆婆都知道,不管在哪里,只要婆婆一声喊,我就得赶快到她面前。所以我刚结婚时,常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总会幻听似地问先生说,我好像又听到妈妈在叫我。”

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身处三代同堂还有大伯一家人的环境里,婆家的事、先生的事、孩子的事、兄嫂的事、屋内的事、屋外的事,通通汇流成惠忆的心事,而真正属于她的压力和委屈,却没有人可以分担。

婆婆脾气刚硬、作风强势,全家大小都必须唯命是从,没有任何沟通的余地。“而我在婆家的地位是最低的,很多粗活都是叫我做,例如要去市场买一家九口的粮食和日用品、要背着几十斤的猪鸭鱼肉回家等,甚至婆婆在骂人的时候,唯一被指名道姓的也只有我,所以以前常觉得很不公平,可偏偏我个性好强,对自己要求又高,就算内心又苦又痛,也不肯表现出来。”

结婚三年后,大女儿诞生,本是一件值得欢庆的大喜事,但婆婆插手干预、主导一切,身为母亲的她为求家庭和谐,只能把苦往肚里吞。隔一年,小女儿的降临,并没有让情况有所好转,即便惠忆想关心自己的孩子,也会招来一顿责骂。

开始修炼 净土重现

压伤的芦苇不堪折,将残的烛火不吹灭,惠忆忍受失去自由的日子不断苦撑,终因无法排解的抑郁和日积月累的压力,使得身体警钟大响,寻医无效,备受煎熬。就在惠忆走投无路之际,2004年,女儿同学的家长向她介绍了法轮功主要书籍《转法轮》。

“我当时身体什么问题都有,却找不出原因,晚上的失眠尤为痛苦,明明累到极点,头脑仍很清醒,无法入睡,看很多医生都没有效。可是我没有想到看《转法轮》三四天后,我竟然睡着了!当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可以睡的时候,我就想知道得更多,想好好阅读这本书。后来看到书中讲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有动作要炼,我就去买教功录像带回家自己学。”

林惠忆(明慧网)
林惠忆在台湾中正纪念堂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明慧网)
林惠忆表示,炼完法轮功,整个经络都舒展开了。(明慧网)

惠忆回想第一次炼第二套功法抱轮的景象仍记忆犹新。“我炼第二套功法时,光站在那不动,汗就像自来水一样,一直哗啦哗啦地流,即使开电风扇也是一样,真的不夸张。炼完后我整个经络都是舒展开的,身体像被重组了一样,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

从翻开宝书开始,惠忆就像走入了一方净土,“真、善、忍”的法理如同一股清流,浸润她枯槁已久的身心,原本药石罔效的病痛与对婆婆盘根错节的情绪,也在法轮大法的熔炼与修炼实践中,慢慢消失无踪。

跳出表面 修出祥和心态

从法轮功法理中惠忆认识到,人和人之间都是因缘关系促成的,婆婆对她的责难,说不定是自己上辈子带给婆婆的魔难。且随着每天学法修心,惠忆发现自己的心胸逐渐扩大,更能跳出表面去看问题的实质,真正站在对方的立场着想,和婆婆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温馨融洽。

惠忆说:“《转法轮》中有段话:‘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所以我谨记法理,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修炼人,一发生矛盾,就先站在婆婆的角度来看待。”以前惠忆容易因婆婆的严厉态度和挑剔言语落泪委屈,现在遇到冲突而情绪波动时,反而会抓住掩藏的负面情绪向内找自己的不足。

惠忆表示:“三年前婆婆患脑栓,无法言语,她因为爱面子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体状况,当时我放下所有心结,真心抱着她说‘我们在你身边,你不要担心’。婆婆听到后哭了,才愿意在大伯的安排下就医。今年婆婆又因乳癌在六月底做了切除手术,我和家人一起照顾婆婆,常去看他、陪她看看电视、聊聊剧情。虽然婆婆逻辑思维上像小孩,不容易记也记不住,有时还鸡同鸭讲的,但每当她看到我衣服上‘法轮大法好’的字时,就会露出很纯真的笑容,我知道她明白的一面是知道法轮大法好的。”

突破自我

由于身心实实在在的受益,惠忆常将自己的亲身经历与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更多的人。

然而,中国大陆资讯封锁,任何关于法轮功的正面消息都无法传播,于是惠忆在安排好时间、平衡好家庭,并取得先生与婆婆的理解支持后,于休假日早晨来到台湾著名景点。她举著展板、顶着艳阳,向来来往往的大陆游客讲述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以及洪传世界的真相。

一次惠忆在国父纪念馆向三位抽烟的中年男游客问好,她友好地说:“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台湾旅游,现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可以炼法轮功。当初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时,七个常委中六个都不同意,就他一意孤行,迫害死这么多修佛向善的人,国际上都知道天安门自焚伪案是造假的……”

三位男子听闻真相不敢直视,就在他们急切走上游览车之际,第三位男子突然回过头来和惠忆鞠躬致谢:“我们都知道。”惠忆赶紧把握机会表示:“先生,我给你取一个化名,退出中共的党团队,这样中共干的坏事,就不会牵连到你身上了。”那位先生表示同意。惠忆说:“我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的游览车离开,心中好感动!因为这是我第一个劝退的人。”

有一次在101大楼,惠忆对着三位年长者说:“您以前入党时握著拳头对天发誓,你可想过那是毒誓啊!等于把命给共产党了。它执政以来杀害很多善良百姓,干下伤天害理的事,这都不是你干的,却算在你身上,就是要您背负它的深重罪业!我们是善良老百姓,它做的坏事不要去承担,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声明很重要,退给老天看的,声明能自救,声明能远离灾难,声明能保平安。”这时在惠忆左手边的老先生一直猛点头,中间那位女士也不断附和说:“是啊是啊,退了退了。”但右手边的老奶奶却看着地上不发一语。惠忆没有放弃,依然平静说明共产党的恶行与退出中共的重要性。

“后来当我准备往其他游客那去时,左边的老先生迅速起身轻拍女士的肩膀说:‘咱们就退了吧!’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一对老夫妻呀!老先生一说她立刻点了头,我也赶紧递上化名,老先生还跟我借笔把他和太太的化名都写在真相资料的空白处!当我小心折好、放入口袋里,再看那位女士,她笑得好灿烂!我知道只要发自善心地为对方好,说的话真的会打动对方。”

惠忆提到一个印象深刻的例子。“有一次在101遇到一位骑自行车的年轻人,我告诉他展板讯息是内地看不到的,可以用手机拍下来带给身边的亲朋好友让他们了解。他很和善地表示:‘我都知道。’我接着问他声明三退了吗?他摇头说没有,我说:‘那就用子豪这个名退吧。’他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吃惊地说:‘我就叫这个名!’说到这,我整个汗毛孔全开,内心激动地对他说:‘正是缘分等着你来的。’”

惠忆在景点讲真相已有五年了,有时女儿也会来帮忙举展板,“法轮功遭受千古奇冤”、“共产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退党(团、队)的人数已经超过三亿人”、“记住”、“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清晰有力的标语,已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看见和听见。

惠忆真诚地说:“由衷希望与我有缘的人都能知道大法的美好!并知道共产党对好人的迫害没有停止,这不是过去式而是现在进行式。我利用自己的休闲时间在景点风吹日晒,没有钱没有名,没有别的目的,只想让可贵的中国人了解真相,避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沦为帮凶,成了真正的受害者。”#

(文章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叶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