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集锦 文化漫步

【文史】一叶知秋 梧桐有信

作者:允嘉徽
“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越海鸾凤,非梧桐不栖。”图为梧桐开花。(图片来源:庄溪《认识植物》网站/庄溪提供)
    人气: 19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秋天到了,那深深的记忆中“梧桐”(注1)的影像飒然对了焦,清晰起来。古人说一叶知秋,讲的就是梧桐落叶。桐叶有信,“立秋”一到,桐叶凋落。

梧桐开花在夏天,小花可爱秀致清雅,却总不及“朝阳梧桐”魁硕丰伟、清辉亮丽。金秋怡人,秋天诗意,牵系着一些典故、一些情意,千载同瞬息,穿梭华夏古今,待梧桐娓娓道来。

梧桐报秋

梧桐叶。(图片来源:庄溪《认识植物》网站/庄溪提供)

宋朝宫廷中,以梧桐落叶来报“立秋”的节气。梧桐和楸都是逢秋节早落叶的树,为何宫中选择梧桐来报秋呢?因为梧桐还有高贵气质和德光清辉的加持。

在《庄子.秋水》篇说,鹓雏这种高贵的鸾凤,横越南海到北海,飞越几千里仅仅遇梧桐树才栖息,“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这意味着梧桐是高贵的树木,所以博得銮凤青睐。

《诗经‧卷阿》一篇吟:“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梧桐生在日出之处,最早沐朝阳而映辉,所以梧桐具有德辉光耀的表征。因此古代宫中都种植梧桐,象征君主和德政同位。

梧桐茂盛 社稷乐生

大陵卷曲宽厚、涵容广阔。(姜斌/大纪元)

“凤皇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雝雝喈喈。”这是《诗经‧卷阿》的一章,本篇是周朝初年周成王时代的作品。史上,诗大家都认为此篇是“召康公戒成王,言求贤用吉士”之作。卷阿(音同权疴)是一座山陵,是座卷曲宽厚涵容广阔的大陵。《竹书纪年》记录成王游卷阿,“三十三年,游于卷阿,召康公从”,可能在这个时空情境,当时随行的宗室长辈召公、康公就借此比兴,以勉励成王作一个温仁乐德的明君,譬若梧桐生于朝阳初升处,广纳各方贤士、德化邪风,仁厚养民。

高岗梧桐浴朝晖,菶菶萋萋一片茂盛,有如君主道高德隆,天命有归,招来鸾凤共鸣高岗,好像贤臣奉君为国,家国一片祥和雍宁。成王治世仁风遐扬,几十年刑错不用。上德下贤,君臣共竭其力,国家一片光明。明德之君宛如一棵碧梧桐,沐浴朝阳得到苍天的祐护。

《诗经·卷阿》:“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图为唐寅绘《桐阴高士图》。(公有领域)

桐叶封弟”梧桐信誓君无戏言

周武王早逝,成王幼年就即王位,由周公辅政,加上召公、康公的辅佐,成就了治世。

在《吕氏春秋‧重言》、《说苑‧君道》和《史记‧晋世家》都记载了一段周成王无心的“玩趣”,也是典故“桐叶封弟”的来源。桐叶记载君无戏言的信誓。

有一天成王和小弟叔虞闲居,成王剪梧桐叶当作玉珪,而授给叔虞说:我把这个封给你(“余以此封汝”)。叔虞欣喜,把这件事告诉周公。

周公就此事请问成王:“天子封了叔虞吗?”
成王回答说:“我一个人和叔虞玩游戏呀!”
周公对答说:“臣听说,天子无戏言,天子所言都留在史上,后代读书人都会学习的。”

成王于是履行诺言封叔虞于唐(注2)。叔虞也就成了姬姓唐氏小宗的始祖,史称唐叔虞。那么为何以“桐”封汝,代指以“唐”封汝呢?是谐音的关系吗?那么成王为何还要剪桐叶呢?有学者指出,“桐”与“唐”的金文字形很相近,可能因此衍生这个“剪桐(唐)”封地的典故。看看桐和唐两字的金文字,据此来理解成王剪桐叶封给弟弟,的确是满载文化内涵的游戏。

“唐”与“桐”的金文字比较。(允嘉徽制作/大纪元)

南北朝明臣和大文学家沈约就有一首《咏梧桐诗》,对这件“桐叶封弟”的典故留下注脚:“秋还遽已落,春晓犹未荑。微叶虽可贱,一剪或成珪。”现实生活中,梧桐叶虽是微物,却又承载着历史鉴证的“信誓”。遵守“信誓”的表征又给华夏梧桐文化添了丰蕴。

梧桐微叶虽可贱,一剪或成珪,留下“桐叶封弟”的典故。(图片来源:庄溪《认识植物》网站/庄溪提供)

 梧桐相待老的信誓盟约

梧桐的信誓精神,从宫中到民间,从德治兴邦传递到人间定情。汉代乐府诗《孔雀东南飞》唱出婚姻遭家庭阻难的夫妻双双殉节的信义,唱出梧桐相待老的盟约。梧桐信誓足以媲美繁花。
《孔雀东南飞》写刘兰芝和小官吏焦仲卿这对夫妻,他们的婚姻得不到翁姑的爱护被迫生离别。两人初分手时发下守节情不移的信誓,等待时间移去障碍再复合。刘兰芝返娘家后不意却遭催婚再嫁。这一对在现实婚姻中遇到障碍阻难的夫妇,两人前后双双殉节,终得同穴合葬华山傍。他们的坟墓左右种植的梧桐,结成了连理枝:“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

汉墓画像石上的梧桐“连理木”(右图左上方),上有双飞鸟。(公有领域)

《孔雀东南飞》的故事中,双双殉节的夫妇合葬墓上梧桐树结成连理枝,见证夫妻守节情不移的信誓,传示后世人“戒之慎勿忘”,留下“梧桐相待老”的深切情意。

从佛家对生命的观点来看,生命一生生都带着天命而来。然而生生世世中因为无明、无知所造下的业也要承受偿还;在承受磨难苦痛的同时,生命也得到了洗净升华!自杀虽然一时与生命决裂、将磨难抛下,却没能真正跨越挑战的关卡,而旧的罪业未能偿还,也失去升华的机会。

“梧桐相待老”,为梧桐的象征意涵添加了真情守节的一卷诗篇;从生命永远的归宿来看,真正联系着的是跨越磨难考验的机缘!解下爱恨嗔痴生离死别的枷锁,喜得生命的升华。唐代张籍的《湖南曲》吟:“潇湘多别离,风起芙蓉洲。江上人已远,夕阳满中流。鸳鸯东南飞,飞上青山头。”记取前人的教训,不仅以“梧桐相待老”,而是离开墓茔域飞上青山头,返本归真,永远青春自在!

尽将千古圣人心  付与三尺梧桐木

高大魁梧的梧桐树,喜向阳沐辉,树干直挺上升,葱郁干云。《封神演义》慨然寄怀:“尽将千古圣人心,付与三尺梧桐木。”梧桐,宛然为坦荡荡圣洁伟君子的化身,清辉奕奕,伟岸超凡。

明代蓝瑛《秋色梧桐图》(公有领域)

一叶知秋 梧桐贴近人生的智慧

“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梧桐落叶,预示了万物衰落的征兆,提醒人预警未然的先机。春夏秋冬演替有时,秋来,冬天也不远了。谁在“春风桃李花开夜”记取“秋雨梧桐叶落时”!早一步,更早一步,未雨绸缪、防微杜渐,不就是清澈警醒以保身的明哲吗?!

注1:梧桐是锦葵科木槿属的落叶灌木。木质轻又韧,可作家具及乐器,闻名的焦尾琴就是梧桐木资源再生做成的。茎内皮纤维可作纸。种子可食,油可供制皂或润滑油用。

注2:唐地在河、汾之东,方百里。武王崩、成王立时,唐有乱,周公诛灭了唐。叔虞是姬姓,封在唐,所以称唐叔虞。唐在后来晋国的属地内,后来唐叔虞成了晋国的第一代诸侯王。

参注:卷阿(先秦‧诗经)

有卷者阿,飘风自南。岂弟君子,来游来歌,以矢其音。(一章)

伴奂尔游矣,优游尔休矣。岂弟君子,俾尔弥尔性,似先公酋矣。(二章)

尔土宇昄章,亦孔之厚矣。岂弟君子,俾尔弥尔性,百神尔主矣。(三章)

尔受命长矣,茀禄尔康矣。岂弟君子,俾尔弥尔性,纯嘏尔常矣。(四章)

有冯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岂弟君子,四方为则。(五章)

颙颙卬卬,如圭如璋,令闻令望。岂弟君子,四方为纲。(六章)

凤皇于飞,翙翙其羽,亦集爰止。蔼蔼王多吉士,维君子使,媚于天子。(七章)

凤皇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蔼蔼王多吉人,维君子命,媚于庶人。(八章)

凤皇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雝雝喈喈。(九章)

君子之车,既庶且多。君子之马,既闲且驰。矢诗不多,维以遂歌。(十章)

@*#

(点阅花间集锦 文化漫步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茉莉原产于印度,可以说在中国之土成名,“南方第一花”称颂茉莉,茉莉“没利”通佛理去利益之心。茉莉花几千年来一香妙用无穷……
  • 莲花超凡脱俗,是花中君子,是凌波仙子,也是高层次生命境界的象征。莲,入世、出凡,成仙、成佛,说尽俗仙的境界。
  • 在中华文化中,说“不可一日无竹”也不为过……王徽之、苏东坡、白居易、郑板桥、卫武公,这些历代名人都有与竹子连结的典故,竹德安闲、贞节……
  • 周代《礼记》的〈月令〉写:“仲夏之月木槿荣”,中华民族早就观照木槿。木槿可以吃、可以观、可也兴、可以叹:为何木槿自古以来担任篱笆的角色?中国有怎样的“槿篱”文化?“无宿花”木槿朝生暮落,诗人寄语后人生命几何时,慷慨各努力”……
  • “菖蒲节”就是端午节,菖蒲和端午节习俗渊源久,菖蒲是端午的“仙花”,可以制五毒、斩千邪。菖蒲留下成仙、长生传说:汉武帝遇见异、安期生成仙留下一只鞋子……石菖蒲、汉唐菖蒲不一样唷,照过来……
  • 逢端午节话艾草好时节,艾草的多种功能中国人早知道,“艾”的丰富内涵超乎人们的想像!诗经中有诗传史,《诗‧王风‧采葛》: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中国晋代有一位以艾草灸治法救人无数的女神医鲍姑……
  • 端阳节期,浓艳的虞美人迎风招展,不几日勾颈遗恨,楚楚一生转首空。虞美人和霸王项羽留名史记,往事之多少?美人化作碧风去,霸王遗憾事。虞魂怆入苦情花,千年舞草逐梦,绕天涯!
  • “国色天香”的王冠给了牡丹花王,而给花后“芍药”的帽子,却有千百种。早在《诗经》诗史上,展开相异的评论。芍药有天授宰相的祥瑞征兆典故故事……白居易看芍药看到另外的空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