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是谁制造了中国的“饥荒政治”?

人气: 98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7日讯】最近,有人提到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研究发现的一个经济现象,叫“饥荒政治”。这是“一种人为的短缺经济,它故意将目标人群长期置于食物(或住房、医疗、教育等必需品)严重供应不足,或者价格远远超出消费水平的状态,以此来控制他们,迫使他们陷入基本的生活满足中苟延残喘,而无暇去组织参与影响他们的政治活动”。

若把这话描述说给中国人听,他们或许会觉得耳熟。不是因为此前听过,而是这番景象足以让中国人身临其境,感觉就是他们所遭遇的现实。但也有一些“爱国”人士会跳出来反驳,他们认为,“现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GDP都世界第二了,哪儿还会有什么‘饥荒’?”

这些表示不服的人大抵都来自“战狼的票房(支持者)、拼多多的用户、P2P的理财(客户)、股市的韭菜、周小平的粉丝、新闻联播的观众、抗日剧的铁杆”等高度重叠的群体。他们在看待“饥荒”时,往往会忽略那个“价格远远超出消费水平”的状态。但这一状态才是现代“饥荒政治”的常态。

就连阿马蒂亚·森本人也专门对其进行了注解。他指出,“在许多饥荒的实例中,食物的供应能力实际上并未显著减少”;“相反,正是另外的社会和经济因素,如工资降低、失业、食物价格腾贵、食物分配系统崩溃等,造成了社会中某些群体的人们陷于饥饿”。按照这样的分析,毛时代发生的“大饥荒”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饥荒政治”。而改革开放几十年后所出现的“工资赶不上物价”,才是现代中国的“饥荒”。

中国人有多饿,不是看他们吃了多少,而是有什么可吃。“饥不择食”不是因为没有食物,而是因为饿慌了。若非来自权威的统计,谁都难以相信,2018年,在中国销量大增的产品竟然会是榨菜和二锅头,两家生产企业的平均涨幅都超过了100%。

其中,二锅头企业的股价从今年2月至今,就已飙升了200%左右,榨菜企业的股价则更是两年暴涨236%。此外,还有大量倾销劣质、低价商品的“拼多多”,不到一年的销售额竟然高达2000亿。

若非闹起了饥荒,又有谁会拿榨菜充饥、拿二锅头解馋、拿假货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呢?只看两年前,北大发布数据称“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就足以想像,今时今日的中国有多少人在闹饥荒。

此外,《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显示,近30年来,中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从80年代初的0.3左右上升到现在的0.45以上;而中国家庭财产基尼系数更是从1995年的0.45扩大到2012年的0.73。这足以说明,中国闹饥荒的人数并没有随着经济发展而减少,反而还增加了。

中国人闹饥荒不仅体现在吃榨菜、喝二锅头、买假货上,还淋漓尽致的反映在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养不起老等政府应该负担的基本生活保障上。在中国,这些基本保障不仅不免费、且需要的花费一点都不“基本”。摆在捉襟见肘的中国人面前,那就是高消费。吃一口,要交半口税,还得再花钱、支付税收本应该保障的社会福利,中国人不闹饥荒才怪?

既然是“饥荒政治”,就不能将中国人闹的饥荒与当前的政治状况分开来谈。重复征税就是政府对民众的盘剥,这个结论不难接受。但你要说,中国的“饥荒政治”是由中共一手促成,就会有人不乐意了。他们会搬出民主国家来说事,问出“难道西方没有”、“发达国家没有”等之类的诡辩问题。

对此,阿马蒂亚·森已做出了明确的回答。他说,“事实是显著的:在骇人听闻的世界饥荒史上,从来没有一个独立、民主而又保障新闻自由的国家发生过真正的饥荒。无论找到哪里,我们都找不到这一规律的例外”。

最能说明“饥荒政治”只产生于专制国家的例子就是印度。它“最后一次饥荒发生在1943年,而自1947年独立,有了多党制和新闻自由之后,便和其它民主国家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某些专制社会、殖民地、一党制或军事独裁国家一再出现的大饥荒”。

在谈到为何只有非民主国家才会出现“饥荒政治”时,他指出,“面对选举、反对党和独立报纸,一个民主政府除了竭尽全力,采取合理的救灾手段以外,别无选择”;“相反,非民主国家易于发生灾难,致使哀鸿遍野,就在于受难者没有地方发出他们的声音”。

推行“一党独裁”、大搞“一言堂”的中共显然是不会给陷入饥荒的老百姓任何发声的机会的。需要注意的是,不让老百姓说话,不仅是为了堵住他们要求公平、权益的嘴,而是不想让自己“意图通过搜刮民脂民膏来闷声发大财”的真实嘴脸被外界所获知。中共用尽谎言和暴力,就是为了肆无忌惮的满足私欲,与此同时,还要竭力掩盖狡诈、险恶的用心、以伪善的面目示人。

赶在画皮被撕下之前,中共所能做的,就是拼了老命、迫使中国人“陷入基本的生活满足中苟延残喘,而无暇去组织、参与影响他们的政治活动”,这样才能让它自己继续倚仗着权力搜刮、敛财。可怜的中国人,在中共一手酿造的“饥荒政治”中,只能当“拚命三郎”,却很难摆脱底层的命运。到头来,中共还说,是个人自己不够努力、与党、与国无关。

由此我们发现,中国人要想摆脱贫困、饥荒,决不是一味的往钱眼里钻、什么昧良心的钱都去赚,而是要从解决“一党独裁”这个根本性的顽疾入手,才能真正过上好日子。曾有人说,相比努力,选择才是最重要的。因为选择是方向问题,选对了,努力才有意义。这话很值得每一个受困于“饥荒政治”的中国人深思。#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8-07 5: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