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名臣

以五行看国运 宋朝学士胡宿 心怀天下

胡宿平日宽厚待人,内刚外和,言行恭谨。图为明 唐寅《高士图》局部。(公有领域)

宋朝翰林学士胡宿(公元995年─1067年),于宋仁宗、英宗两朝为官,官居枢密院副使。枢密院掌管全国军政大事,其权力和宰相相当,长官称为“枢密使”。原本胡家家境贫寒,并不显贵,但从胡宿开始逐渐兴旺,其中缘由为人所乐道。

僧人欲传点金术

胡宿为人重义轻利。少年时期的他与一名僧人交情很好。这名僧人有些法术,随便一块砖石瓦片,在他手下都能化成黄金。僧人临死之前,想传给胡宿“点石成金”术,让胡宿好好安葬他。胡宿拒绝了,他说:“您的身后之事,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其它事并不是我所希望的。”僧人感叹良久:“这孩子的志向不凡,前途不可限量。”

解水患之危 救数千人命

胡宿科举登第之后,担任扬子县尉。有一年,县里发大水,很多百姓被水所困,县令无计可施。胡宿率领许多官船、私船救活了几千人。胡宿因而被举荐为馆阁校勘(官职名),后来又升任集贤校理(官职名),自此,胡宿仕途步入青云,成为朝廷大臣。

遵天道 以五行看国运

宋仁宗庆历六年(公元1046年),京东、两河发生地震,尤其登州、莱州(都在今之山东境内)灾情最严重。胡宿通晓阴阳五行和灾异之学,上疏说到地震产生的原因以及预防灾乱的办法。

胡宿认为,唯有停止挖矿,才能宁息地道。图为明 宋应星《天工开物》开采银矿图。(公有领域)

胡宿说:“明年丁亥年,不管犯罪或恩赏都发生在天象北宫(北方玄武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 )对应的畛域。阴气将在亥年达到极盛,之后才会转弱。今年阴气犹强,而阳气犹弱不能胜阴,所以发生了地震。”

他建议,“登州和莱州位于京师东北方少阳(卦象阳上阴下)之位,现在这二州设置金坑,官府召集了很多百姓凿山谷,导致阳气耗泄,地下阴气乘虚而动。唯有立即停止挖矿,才能安息阴气,使得大地安宁。”

他还说,“丁亥年刑德在北宫的表象对应,表现在群雄相争的乱事,将出现在西北方。因此胡宿预测,如果西、北边境没有发生外乱,可能在西、北方的河朔一带(黄河中下游以北地区)会有内部盗、乱事件发生。”

当时不少大臣都认为胡宿的话太过迂腐。等到次年丁亥年,河朔将领王则(公元?─1048年)在贝州发动兵变,反抗北宋。胡宿的预测果然应验。

早在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宋真宗曾下诏修建景灵宫,祭祀黄帝。皇佑五年(公元1053年)正月,景灵宫遭灾。当年冬至,举行祭天的郊祭大典,并以北宋二位先帝配祭。次年,天下大旱。胡宿说,五行之中,火对应礼,今年的旱灾,是因郊祭的礼义不当,于是上奏郊祭大典时,最好还是采用古制。

胡宿上奏,郊祭大典时,最好还是采用古制。图为《雍正帝祭先农坛图》局部。(公有领域)

促包拯自省

胡宿为官刚正。有一年,泾州士兵因为军饷发放不及时,于是口出恶言,想要煽动作乱,被官府抓获。朝廷命三司官员查核军饷没有及时拨发的原因。三司总揽财政收支、租赋及盐铁专卖事务。当时担任三司使的包拯(公元998─1061)不想追究下属。胡宿对他说:“泾州士兵固然悖逆傲慢,然而应当拨出的军饷,都已经超过八十五天还没调拨,那些审计官怎么能没有罪?”包拯自省,遂即派出官吏协助查办。

从捕鱼、砍伐芦苇 谈边境治理

胡宿审度时事,常以百姓福祉为念。他担任枢密院副使时,有一次对宋英宗谈及朝政得失:“很多忧患都起源于微小的地方,而且最容易被忽视。自从胡人侵犯边关,生活在北部的百姓,现在连捕鱼、砍伐芦苇这些事,都被官府禁止了,因此官民之间产生很多争斗。

以前南北通好六十年,也没有内忧外患。近年来,边界纠纷急剧上升,不过是侵占尺寸之地的小事,边境守将就传来警报。这些事情,守城的官员发个文书,询问清楚即可,哪至于兴兵作战呢?现在官员中有些人耻于燕蓟被辽人占据,但是天时人事的条件还不具备,想收复失地,实在难以成真。希望能坚守两朝的法度,以使人民休养生息,才是天下万民福祉所在。”

胡宿说:“自从胡人侵犯边关,生活在北部的百姓,现在连捕鱼、砍伐芦苇这些事,官府全都禁止了,因此官民之间产生很多争斗。”图为清 谢遂《职贡图》局部。(公有领域)

胡宿平日宽厚待人,内刚外和,言行恭谨。他砥砺名行,直到身居要职,始终和平民时期一样。从胡宿开始,胡家显贵,他的儿子宗炎,和侄子宗愈、宗回都官居显赫,满门荣耀。@*

事据:

《宋史‧胡宿传》卷三百一十八

《八德须知全集‧胡宿葬僧》初集卷七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