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假毒疫苗害惨家庭 家长向大纪元诉遭遇

人气: 469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大陆假、毒疫苗事件爆发后,在中共当局的打压下,大陆媒体被集体噤声。投诉无门的疫苗受害者家长求助于大纪元。

湖南衡阳市疫苗受害家长朱春晖、湖北黄冈市受害家长王路(化名)(体制内人士)、江西赣州市疫苗受害家长廖房升分别讲述了自己孩子饱受假、毒疫苗侵害的经历,整个家庭承受精神、经济压力的过程,以及维权无门的苦闷。

记者:请介绍一下孩子什么时候打的疫苗?出现了什么样的状况?

朱春晖:我家女儿朱昭诗,2013年9月1日健康出生,2017年10月21日接种了长春祈健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水痘减毒活疫苗,三天后孩子全身出现散红斑,贫血面容。

我们带着孩子到曲兰镇卫生院、南华附属第一医院、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就诊,最终于广州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极重型),一种非常严重的血液病(骨髓造血功能衰竭性综合征)。

也就是孩子没有血小板。她拉的大便出血;眼睛、嘴巴都出现血红斑;碰到哪里哪里就瘀青,出血不止。医生还说,即使孩子治好了,长大以后也不会有生育能力了。

朱春晖家的女儿朱昭诗,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朱春晖提供)
朱春晖家的女儿朱昭诗,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朱春晖提供)

王路(化名):2016年9月2日,女儿是在我老家(湖北黄冈)疾控中心医院注射的“百白破+Hib”四联疫苗。当时是他们推荐的贵的疫苗,谁知道疫苗会不安全啊,就想着贵的比便宜的好。

她接种的时候才1岁8个月,打完不久(注射的地方)就肿成鸡蛋这么大的包,第二天就发烧,送到我们家附近的妇幼保健院,医生说属于正常,用毛巾敷一敷就好了。

结果就在妇幼保健院输液时,孩子就抽搐了,昏迷了20来天。醒来后,眼睛也看不见了,头也不能动了。最后确诊为急性散播性脑脊髓炎,现在还在博爱做康复。

没打疫苗之前,孩子能唱歌、跳舞、背唐诗;打完疫苗之后,到现在还是不会走路,手不能自己吃饭,智力比同龄孩子低。

廖房升:我儿子廖鹏宇,2015年5月19日,1岁半的时候接种了北京民海的B型流感嗜血杆菌疫苗,几天后出现发愣现象,随后就一直低烧,反反复复,再后来就抽筋,昏迷了17天;6月初醒来后左手左脚都不能动。

我们到上海、广州、北京四处求医,最后在广州市儿童医院做核磁共振,确认儿子右脑1/3的脑细胞坏死,临床判断患上病毒性脑炎后遗症。我也不知道怎么叫痛苦,就哭,也不知道怎么办,就只能哭了。

当时只要有的疫苗,我们都让孩子打了,不知道疫苗有问题啊,不管要钱、不要钱的,都打。结果现在,5岁的孩子仍旧有癫痫的症状,左手、左脚没有力,走不起路来,说话也跟不上。

儿子1岁半之前好好的,活蹦乱跳的,甚至还会翻箱倒柜,现在稍微一绊就会摔倒。

记者:家里为此花费多少钱?家里经济条件如何?

朱春晖:花了90多万,现在还在不断地花。女儿一直要靠输血维持——输一次血只管4-5天。前一段时间就把我的骨髓移植给她,结果有很大的排异现象。我们家是在农村,现在经济也出现严重状况,根本没有承受能力。全家就指着我养活⋯⋯

现在找政府、找医院解决,都没有任何答复。我们只是说想办法请他们解决一部分,家庭实在是承受不起了。

女儿出事后,我们又要了一胎,是双胞胎儿子,现在全家的重担都在我身上,我的工作又遇到一些状况,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朱春晖家的女儿朱昭诗,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朱春晖提供)
朱春晖家的女儿朱昭诗,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朱春晖提供)

王路(化名):我们一共花了大概150~160万。现在在北京康复,一个月至少5万,没有5万根本做不下来。前期昏迷20天的抢救费用,也是很贵的。我已经差不多两年没有回家了,一直陪孩子在这边治疗。

我是30多岁才生的女儿,我们家唯一的一个孩子,全家都疼爱得不得了,当时整个家庭的天都塌了。出现这种事情,真的是没有想到。搞得现在我没法工作,孩子爸爸北京老家两头跑,做科研也静不下心来做,工作基本都丢在一边。

廖房升:我们俩夫妻都是打工的,3年多,花的有120万左右。我妈妈72(岁),爸爸71(岁)了,还得在老家帮我带另外两个大的孩子(现年10岁、11岁),妻子在广州打工,一人做三份工,我在北京带着孩子做康复。

100多万,我们是拿不出的,都是靠借啊,或者把房子卖了。我们全部房子都卖了,把我爸妈的房子也卖了,我们的房子也卖了,还借了好多钱。我们就是普通家庭,哪有那么多钱?但是孩子慢慢长大,我们不可能放弃。

找政府、找医院,他们推来推去,给你找一百个理由。每个地方、每个人都是推来推去,不闻不问。

记者:有做维权吗?有遭到当局打压了吗?诉求是什么?

朱春晖:我没有去上访。但是真的是有苦说不出。我们曾多次找当地县疾控中心理论,疾控中心的态度却是:先做调查诊断,其余管不了。

2017年12月1日,衡阳县预防接种调查诊断专家组给出了“偶合症”的调查诊断结论,说孩子接种减毒活疫苗后所患再生障碍性贫血不属于疫苗接种异常反应。我们不服,想进一步讨说法,当地政府除了给孩子办了低保,不再给予进一步的救助,而疾控中心的态度则是:若想证明所患疾病与接种疫苗有关,就必须去做鉴定。可是鉴定是他们自己出的啊。

衡阳县预防接种调查诊断专家组给的诊断报告,称朱春晖家的女儿朱昭诗的症状是“偶合症”。(朱春晖提供)
衡阳县预防接种调查诊断专家组给的诊断报告,称朱春晖家的女儿朱昭诗的症状是“偶合症”。(朱春晖提供)

疫苗的事情真的是引发每个人心中的不平衡、不满。不仅是害了我家一个,害了全中国的儿童。这个时候不出来说话,不出来维权的话,这个社会就没救了。

希望媒体帮助我们如实报导,讨回更大的说法。但是大陆媒体现在只字不提。

我们就是希望有关部门承担起自己本该承担的责任,还这个风雨飘摇的家一个公道,救一救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她本该健康长大,而不是每天被困在医院冰冷的病房里。

王路(化名):我们有跟疾控中心反映,但其实基本上所有的经历都放在抢救上、康复上。当时就是担心孩子会有什么后遗症,结果医生说,不要跟我说后遗症的问题,活不活的下来都难说。

我和孩子爸爸都是体制内的工作人员,我们没有直接去做维权,只是有同其他家长一样连署声明。现在正在跟政府协商,我们也不希望把事情搞僵,我们就是希望能帮助我们一起救治孩子。逼得走投无路的话,再做进一步打算。

廖房升:预防接种中心诊断称这异常反应属于“接种疫苗后偶合发病”,我的另外两个孩子都是健康的,这个孩子1岁半之前也很好,出了问题,他们就不承认了。我们到县、市、省里找他们,但是他们就是推来推去。找了一年多,没有结果,最后没有办法,就到北京维权。

最近在国家卫计委、药监局的示威,我都有参加。

我们就是希望政府能起责任,能帮助我们一起救治孩子。

但是,来北京时,当地政府就有派人老是跟踪我,去医院、买菜也是跟踪,怕我上访维权。要是上访了的话,就被打压,你看其他疫苗受害家长,只要是上访的全部都被打压。

政府对我们,不是维稳,就是推诿。中国的钱都去哪里了?都被狗官贪污了。本来孩子得这么重的病,怎么也应该要帮助的。更何况又是与疫苗有关系,国家更要负责。

那些人做得不好的,要他们承认错误啊;你要给孩子安排治疗、做好后期保障、康复治疗⋯⋯

没有,他们理都不理我们,找他们,他们就打压。对这个政府真是失去信心。

好好的家庭,本想好好过日子,有份工作,一家人健健康康,没有战争,没有灾难,就知足了。搞得这样子,死不死,活不活的,我们心情很不好,对政府的这些政策、做法恨透了。#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8-08-08 5: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