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何迫害致命危中共才把他们从监狱放出(2)

被迫害前后的徐大为。(明慧网)

人气: 42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7日讯】接上文:为何迫害致命危中共才把他们从监狱放出(1)

现年61岁的杨宝森被非法判刑10年,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遭受近9年的折磨;3月7日,保外就医回家,已不能说话,仅一个月后,于4月7日凌晨3点含冤离世。

在冤狱中度过5年的崔海,从武汉女子监狱出来时,头发枯白、骨瘦如柴,仅19天,于2018年1月1日含冤离世,终年69岁。

家人将徐大为送进医院,医院表示: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皮肤僵硬无弹性。徐大为从监狱回家不到两周,于2009年2月16日离世,年仅34岁。

为何出狱后他们很快离世?中共监狱对他们到底干了什么?

遭尽九年冤狱折磨

2008年12月23日,吉林松原市乾安县法轮功学员杨宝森在家被当地宇宙路派出所杜学明带领一伙人撬门入室后绑架、抄家抢劫,并在派出所遭酷刑折磨。

2009年5月6日,杨宝森被劫持到公主岭监狱后,遭到“抻刑”折磨:四肢被铐在床上,在处于被拉直致极限的状态中分分秒秒地煎熬著。

大冬天里,狱警扒光杨宝森的衣服,往其身上泼冷水,往嘴里灌白酒。

2013年4月份,杨宝森被六监区教导员李哲关到“严管队”,每天被逼坐小板凳,身体必须挺直,只给吃糊糊粥,根本吃不饱,整天挨饿。他被关了70多天。

之后,杨宝森每天炼功,又被李哲送关进“严管队”。队长王继东等警察用四根电棍同时电他,电没了,就又取来了两根电棍继续电。杨宝森的前胸、后背、大腿全身都是伤。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2018年2月27日早上8点多,家属接到监狱电话,说杨宝森休克,正在医院抢救。家属赶到医院,见他正在被输液,生活基本不能自理,但仍被三名狱警看守。医院的诊断为,脑白质疏松、小脑萎缩、肺结核、多发空洞、肺化脓、肺叶多发炎症等,病情严重,有生命危险。

家属找医院院长李崇交涉保外就医,他态度不好,说不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

直到3月7日,杨宝森才得以回家,但已奄奄一息,不久就离世了。

“把你灌死了 就说是心脏病死亡”

崔海,武汉人,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她的肝胆结石疑难病、严重的胃病、妇科病等顽疾不翼而飞。之后,她出色的工作赢得公司领导的赞誉和同事们的敬佩。

崔海。(明慧网)

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崔海屡遭骚扰、绑架、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开除工职、剥夺了一切工资福利待遇。

2012年9月6日、7日,崔海在武汉市汉口香港路浅水湾的住家,遭到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警察的故意断电、敲门骚扰,当年64岁的她被迫离家出走。

同年10月16日,崔海在前往昆明的途中,在石林遭武汉市国安人员绑架,被劫持回到武汉江汉区二道棚所谓的“法教班”非法关押迫害。

10月23日,崔海开始绝水绝食反迫害。当天下午她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洗脑班),到了那里她的血压高达220,由于上面的压力洗脑班收下了她。

图为2010年前汤逊湖湖北省法制中心。(明慧网)

崔海生前曾诉说:“湖北省洗脑班在70天对我残酷的迫害中,我被折磨得皮包骨,下巴骨几次险些掉下来,血压高达200多,头发由原来的花白变成几乎全白,记忆力减退,全身经常发抖。”

“我绝食的第七天,他们把我的手脚绑在椅子上给我打针;第八天开始给我灌食,把我五花大绑,由邓群(湖北省“法教班”一队副队长)指挥,让一名保安把我头按住。当时来了一屋子警察……紧接着对我灌食,由医生万军指挥,一个叫小红的护士灌,用一根很粗的橡皮管子一米多长灌食。我说:‘你们是在对我用刑。’邓群称:‘你以为是医院,这里就是用刑。’

“第二天灌食更残忍,他们将橡皮管捅进我的喉咙里又抽出来,这样连续几次,直到喉咙吐出血来才罢手,那种痛苦不堪回首。”

看到她苦苦挣扎,那帮人在一旁讥笑,甚至欣赏,“从受害者身上取乐,以此来满足他们的‘兽心’”。

“当时不仅房间里站满了人,走廊上也站满了人。后来听胡高伟(狱警)说:‘当时殡仪馆的人都来了,如果把你灌死了,往殡仪馆一拖,就说是心脏病死亡。’”

后来,崔海发现,监视她的人还在她的饭菜里下药,她的头整天昏昏沉沉,两腿发软无力,记忆力明显减退。

2014年1月8日,崔海在武汉市安康医院接到了对她枉判5年的“判决书”后,上诉。

那时她已不能进食。医院检查的结果为:十二指肠窄小有病变阻塞,病变部位不排除癌症的可能性;另还患有胆囊结石、高血压。

2014年4月初,武汉市中级法院维持诬判,将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崔海又劫入到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2017年年底,遭尽折磨的崔海出狱后,只活了短短的19天,离开人世。

被注射了损伤神经的药物

徐大为,1975年10月31日出生,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人,被迫害前是沈阳某饭店厨师。

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按法轮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待人真诚,工作任劳任怨,周围的人都说他热情善良、聪明能干,是家乡人“公认的好小伙子”。

徐大为被迫害前几个月的照片。(明慧网)

徐大为先后在辽宁的四个监狱(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遭受酷刑洗脑,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等,共遭受8年的迫害。

在凌源第一监狱期间,警察用自制的土铐子把徐大为铐上一个月。这种特制的手铐对人体伤害很大,两只手背挨手背铐在背后,一点不能动,越动越痛。

白天、晚上都铐著,24小时不打开,包括吃饭、上厕所,胳膊和膀子痛得像掉下来一样。他脚上也戴着镣铐。

他还遭受“死人床”的折磨。人呈大字型仰卧,四个方向抻开,抻到最极限,24小时都挂着,大、小便都在床上。一般人3天就承受到了极限了,徐大为第一次就被挂了7天,后来又多次遭到这种酷刑。

徐大为深陷冤狱时,不让见他的家人,因为他不“转化”(放弃修炼)。

2009年2月3日,徐大为8年冤狱期满,家属把他接回家时,发现他已与一年前判若两人:骨瘦如柴、精神失常。家人问:“人怎么这样了?怎么这么瘦?”狱警不回答。

经历了8年折磨的徐大为。(明慧网)

回家后的13天里,他有时清醒有时糊涂;清醒时,告诉家人,在沈阳东陵监狱期间,他被注射了损伤神经的药物,并被迫服用了不明药物。

这13天对徐大为8岁的女儿徐鑫洋来讲,是她出生后与父亲在一起度过的唯一时光。她出生时,父亲正在监狱里。

回家后两周不到,徐大为就走了。

在美参议院揭露迫害

徐大为离世后,其妻迟丽华(法轮功学员)向当地政府申诉,数百个村民在她的请愿书上签名支持,而警察欲再度抓捕她。

她带着女儿逃离家园,以免遭迫害。2014年初,她们抵达泰国,申请了联合国难民;2017年,被美国接收、安置。

2018年7月23日,迟丽华和16岁的女儿徐鑫洋受邀参加了美国国务院宗教自由部长会议的首场边会,讲述了亲人的悲惨遭遇。

在美国参议院揭露迫害的迟丽华和女儿。(方明/大纪元)

美国国务院首届“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7月24-26日),是美国首次举办高规格全球人权会议,40多个国家的外长和80多个国家的民间团体被邀出席会议。

会议于7月26日发布了一份针对中共的特别声明,其中指出:中国许多宗教、少数族裔团体,包括法轮功学员等,“因其信仰而遭受严重的镇压和歧视”。

在7月23日的发言中,迟丽华最后说:“感谢联合国难民署和美国政府对我们的营救,希望你们继续支持那些还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数百万的法轮功学员。”#

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17 5: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