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管制网约车数 纽约市停发牌照一年

一年内停发所有叫车业者的营业车牌照 由TLC制订司机最低工资

痛失弟弟的出租司机曹耀均(左)前来目睹法案通过。 (王新一/大纪元)

人气: 6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新一纽约报导)曾在全球掀起商业革命,彻底颠覆了传统出租行业的叫车公司Uber,昨天(8日)碰到了一颗大钉子——纽约市议会投票决定,一年期间对Uber等叫车公司停发牌照,不许新车加入。市长白思豪发声明称,他支持并将签署这项法案。

市议会投票通过了限制Uber等网约车数量的法案。
市议会投票通过了限制Uber等网约车数量的法案。(奥利弗大纪元)

纽约市是全美第一个限制网约车数量的城市。

华人网约车司机抱怨公司抽走太多收入,图中82美元的收入,被公司抽走后剩下58美元,还包括5美元多的路桥费。
华人网约车司机抱怨公司抽走太多收入,图中82美元的收入,被公司抽走后剩下58美元,还包括5美元多的路桥费。(王新一大纪元)

因Uber、Lyft的竞争,纽约市出租车生意下滑,全市已有包括华裔司机曹耀明在内的六名出租司机,因不堪经济压力而寻短见。出租车工会组织多次抗议,要求市府减少“吃饼的人”,降低网约车没有载客、上路占道的现象,从而缓解纽约的交通堵塞。

家住法拉盛的曹先生则抱怨Uber从司机那里抽走太多收入,他向记者展出的Uber软件上显示,客人付了174美元的车费,Uber要拿走58美元,抽走三成还多。
家住法拉盛的曹先生则抱怨Uber从司机那里抽走太多收入,他向记者展出的Uber软件上显示,客人付了174美元的车费,Uber要拿走58美元,抽走三成还多。(王新一大纪元)

市府委派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Uber车在路上时,有40%的时间都是空车。

昨天(8月8日),不少华裔Uber司机前来支持限制Uber数量的提案。
昨天(8月8日),不少华裔Uber司机前来支持限制Uber数量的提案。(王新一大纪元)

法案规定,一年期间停止大型网约车公司再增新车;市府将设定网约车司机的最低工资,公司需执行;对于可服务残障人士的网约车和出租车,免除他们的牌照费;市交通局将利用一年的时间,调查网约车对纽约交通的影响;降低网约车违规接受路边招车的罚金。

 华裔司机支持提案

“现在网约车太多了,天天又堵车,这样下去大家全都没钱赚。”来美20多年的福州司机陈先生说。他向《大纪元》表示,现在有很多福州移民都在当Uber、Lyft司机,“餐馆打工不赚钱后,大家都跑去开Uber,2015年那时收入很好,最多的时候月毛收入一万多块,后来车太多,生意不好做。”

做了八年网约车司机、家住班森贺的林先生表示,两年多前他开Uber时,时薪平均30多块,现在变十几块,减了一倍。

家住法拉盛的曹先生则抱怨Uber从司机那里抽走太多收入,他向记者展出的Uber软件显示,客人付了174美元的车费,Uber要拿走58美元,抽走三成还多。

出租车司机曹耀均的弟弟曹耀明,今年5月因不堪经济重负投东河自尽。曹耀均周三来到市议会,希望亲眼看到法案通过。他向《大纪元》说,“我和我的很多朋友都是出租车司机,华人里面也不少,法案通过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情,希望一两个月之后收入会变好。”

尽管法案还未开始实行,Uber等网约车公司已经开始放慢牌照的发放速度。正在进行Uber牌照申请手续的孔先生说,两个月前验车只要3天,一个月前要15天,他前两天去办手续时,Uber要他等四个星期,“他们已经开始拖慢速度了,其实我的档案都有了,就是不给发牌。”

四区交通不便或雪上加霜?

然而,对于皇后区、布碌崙一些偏远地区来说,地铁、公交不发达,Uber等网约车是不少民众出行的必备工具。限制车辆将给居民带来很大的不便。因此昨天多位偏远地区的议员对提案投了反对票。

史坦顿岛共和党籍的市议员波雷利(Joe Borelli)投了反对票,他表示,除了带来不便,法案还会花去纳税人很多钱。他在推特上发布了所需的费用,仅市府展开调查一项,就将在2019、2020两年花去280多万美金。

皇后区共和党市议员乌瑞奇(Eric Ulrich)则反对人为管制,他表示,这就好像电影院不赚钱,政府就把看电影的网站关掉一样。

Uber发言人称市府决定会打击很多地区唯一的交通方式,却不去好好修复地铁系统。

一名出租司机表示,出租车工会可能不会满足于此,“如果还是有塞车,下一次可能会叫他们(市府)减少Uber车的数量。”

Uber工会和司机工会原本是同一立场,但周三市政厅外,双方负责人之间却有着浓浓的火药味。Uber工会(Independent Drivers Guild)的执行长普莱斯(Ryan Price)告诉记者,“这件事充满了戏剧性,我们现在是同盟,但他们(出租车工会)不会停下。纽约有6万5千名司机都是移民,我们想要保住这些工作,但他们的最终目标是踢掉Uber。”◇#

责任编辑:文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