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迫害老百姓的犯罪手段——骚扰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九年以来,在种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中,骚扰是被使用频率最高的一种犯罪手段。(明慧网)

人气: 368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综合报导)自2018年7月至今,据不完全统计,河北省涞水县有200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警察等上门骚扰,仅石亭镇各村就有100多人被骚扰,其中,有的法轮功学员多次遭骚扰。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九年以来,在种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中,骚扰是被使用频率最高的一种犯罪手段。

明慧网报导,河北省涞水县的各乡镇党委政府、社区、居委会、村委会人员领着派出所人员或派出所单独行动,以“回访”及各种借口,如问“有什么困难”、“炼不炼法轮功”、“看看你们”等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录音、录像、拍照,搜集电话号码、微信等个人信息,要求他们填表等等。

这些骚扰行为严重违反《宪法》、《刑法》、《刑诉法》《警察法》等相关规定,侵害了公民的住宅权、肖像权、个人隐私权、信仰自由权等。

据中共“法无授权即禁止”的规定,执法者要谨慎运用手中的每一份权力,同时必须尊重公民的权利,也就是说,执法要有依据和有法定程序,否则就是违反。

然而事实上,这一规定只是一纸空文。

拍照、录音、没收

从7月10日至13日,涞水县义安镇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多个村庄30多个家庭的法轮功学员,强行给他们照相。

涞水县石亭镇派出所警察从7月10日起对全镇的100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警察进门就给他们照相、要其手机号码等。

7月13日下午5点左右,涞水镇派出所一男一女警察,由人带路,找到法轮功学员王洪俊家,没经允许擅自拍照,并问:“还炼不炼法轮功?”然后又去了同村法轮功学员张慧云家。

7月21日至25日,涞水镇东关村法轮功学员夏洪民的儿子多次接到自称是镇派出所的电话骚扰并被威胁说:“找不到你爸,就去单位找你。”期间,夜里大概11点30分,警察两次敲夏洪民家门,以致其妻不敢待在家里。

7月25日,涞水县原信访局副局长、法轮功学员刘金英去石家庄,准备乘高铁返程时,在石家庄火车站接受“安检”。本来安检没问题,她已经走出了几米远,却被警察叫住,其手提兜被打开,两个袖珍笔记本被警察抢走。她说:“这是我个人用品”,要求警察打欠条。警察说请示上边,后来她的东西还是被“没收”了。

据悉,2018年上半年,有1,236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骚扰分布于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由于中共严密封锁消息,实情远远比这个数字要严重得多。仅河北省涞水县这么小个地方,今年前6个月里就有2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一叶知秋,全国会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除上述的拍照、录音、没收等非法方式骚扰外,中共还使用更多的骚扰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恶劣程度,令人瞠目结舌,见以下三个方面。

搜查、抄家

2017年10月11日凌晨3点20分左右,北京安外派出所警察在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乙61号院撬门不成,就撬窗,将窗户的窗框撬断、窗把手撞断,玻璃撞碎,破窗进入单身女子周晶的居室。

当时,41岁的法轮功学员周晶正在熟睡中,被这突发状况惊醒,惊魂未定,只穿着贴身内衣,蜷缩在角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周晶看到穿着警服的人在录像,才知道是安定门外派出所警察牛艳新、辛仲阳和牛姓协警,在政委杨卫东的指挥下,在没出示任何有效法律文书和警察证件的情况下,深夜私闯民宅、非法搜查、抄家。警察说是发现小区内有法轮功真相资料。

当时北京正在召开“两会”,周晶被监控起来,被院里两个特警看守。她到哪儿,总有一个特警跟随。

为了维护自己公民的权利,2017年12月21日,周晶去北京东城法院,就警察杨卫东等人半夜违法犯罪一事要求立案。接待她的法院负责法官说:“你得去检察院,他(警察杨卫东)这是职务犯罪。”

周晶跑了一圈,那些部门互相推脱。最后她找到肇事的警察,被告知,什么时候给她修窗户,得由“610”说了算。

1999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下令成立“610”办公室。这个被外界称为类似“盖世太保”的“610”系统,专门部署从中央到地方遍及中国所有角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依据中共《宪法》第39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1,091人被非法抄家,其中北京被抄家的法轮功学员就有32人次。他们的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被劫走。

按中共《宪法》第36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应该受到保护。

按指纹、采血等

《居民身份证法》规定了公民申请、换领、补领居民身份证,应当登记指纹信息。然而,警察随时上门,无故让人按指纹,甚至采血等,属于“法无授权即禁止”。

2017年12月12日上午10点多,贵州安顺市法轮功学员周智君正在洗菜,听门铃响就去开门。一下闯进六个人,三男三女,有国保大队、派出所、雅沐园片区网络等人员。

他们说要她配合,抽点血建档案。周智君说:“不抽!我如果配合了你们,就是在帮你们犯罪。”他们又让其丈夫劝她,并说,如果不抽就要带走拘留。

约僵持半小时,四个人一拥而上,将周智君按住,对她强行抽血;另一个男的对她拍照;另一人还扯她的头发。

2016年6月,南京至少有30多名法轮学员被“610”人员与警察劫持到派出所,强制抽血,按手印、脚印。

南京警察公开说:现在全国公安搞规范化管理,要建立法轮功人员资料库,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血型、DNA、手印、脚印等都要入库。

2014年4月20日,狮峰路社区居委会带两名医务人员,闯进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何华家,提出要她和母亲配合抽血,被母女俩当场拒绝。

同年的8月8日,花果园派出所片警汪忠华和两名警察又闯入何华家,以办身份证需要DNA为由,再次提出配合抽血一事。何华母女指出,强制抽血是在侵犯人权,公安警察是在知法犯法、执法犯法,坚决不配合。

片警汪忠华打电话叫来两名社区人员,五人一起动手,架起何华就抽血,然后再对她母亲抽血。何华的母亲陶淑云也是法轮功学员,当时已73岁。

2014年明慧网上发表的《多地警察上门逼迫法轮功学员验血》一文,报导了20多位来自辽宁、湖南、贵州、北京等地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抽血的案例,其中80岁老者也未能幸免。

对法轮功学员持续上门强行抽血事件引起外界关注和质疑。

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十年来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了详细调查。他们认为,验血的现象只能解释为中共在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中共强摘器官的罪行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以欧盟、美国、以色列、澳洲、意大利、加拿大、爱尔兰等多国政府部门制定来相应的政策或通过决议,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强摘器官的罪行。

“敏感期”严控

每到节假日以及遇到特殊的敏感日期如“奥运”、“两会”、青岛“峰会”等,中共都会大肆骚扰法轮功学员。

中共特意在“十九大”前后针对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场违法的“敲门行动”。中共人员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任意搜查、检查私人住宅,包括录影、照相、抢劫法轮功书籍等。

2018年6月,青岛开发区政法委、公安局、“610”、国保、派出所联合串通辖区各办事处、居委会(村委会)、住宅小区等单位,以青岛“峰会”维稳为由,统一行动,对法轮功学员全面严密监控、骚扰迫害。

例如,从6月8日开始,侯成香、侯瑞兰、尹秀菊、薛淑兰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家楼下停守一辆监控轿车,车内人员每天24小时留守监控,不让其出门,直到6月20、21日,监控人员及车辆才撤离。

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社区通知其亲属在家监管,不让出门。社区内及出入大门也都有戴红袖章的人站岗和巡逻。

有些监控人员是被雇来的不三不四的年轻人,有的在夜间又唱又吼,搅得社区居民不得安宁,以致居民打电话举报其违法行为。

资料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10 1: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