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中国乡下老师 获美国参众两院关注

人气: 74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岳青坦帕报导)由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国会参议员卢比奥和联合主席、国会众议员史密斯发起的 “让中国的英雄自由”计划,将邓翠蘋——中国云南乡下的一名小学老师,列为中国的英雄之一。美国国会众议员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也为了她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邓翠蘋的女儿鲁苑青是任职于南佛罗里达大学的注册会计师。鲁苑青在小小的年纪就经常遭受失去妈妈的痛苦。在鲁苑青的人生里,记忆最深刻的秋季,是十二年前她刚升入高三的那个秋季。高三开学的第一个周一,是她的母亲被开庭庭审的日子。

孩子所面对的现实

鲁苑青对当日发生的事记忆犹新,“当时家里没有让我去法院旁听,怕对我精神上冲击太大而影响学习”。周一中午放学时,鲁苑青在教室走廊里接到父亲的电话,父亲沉默了一会后说他们从法院出来了,让她出来和其他家人一起吃个饭。

餐馆地点离鲁苑青的高中不远。她到了之后看到饭桌旁有外婆、舅舅和两位姨母。全家人在压抑的沉默中食不知味地吃着饭,席间偶尔听到两位姨母劝说怔怔流泪的外婆“难受也得吃一点”。鲁苑青始终开不了口询问当日开庭的结果。

直到吃完饭,她的小姨才单独告诉她:她的妈妈被法院判了三年刑。坏消息还不止于此。小姨面色难看地说:“你妈瘦得已经只剩骨头了。”

鲁苑青当天下午默默地回到了学校。高三的新课表上周二至周五下午安排的都是模拟考试:依次是理综、英语、数学、语文。在一张张白花花的试卷里,鲁苑青徒劳地想用无休止地做题来逃避自己充满忧虑和畏惧的内心。同时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母亲被抓走后辛苦维持的平静表象正在一点点露出裂痕。终于,紧绷的神经和堆积的抑郁濒临极限。三天后的数学考试,身旁的人一个接一个站起来交卷,鲁苑青死盯着手里的考卷,上面的字一个也看不懂。

第二天早上的数学课,古板的数学老师在讲台上把不及格学生的名字吼得震天响,其中就有鲁苑青的名字。“150分的试卷我当时只考了76分,而且还迟交试卷。”十二年后的鲁苑青已经能够笑着说出这段回忆。

但对从小到大一直是优等生的鲁苑青而言,在当时这不啻于一次沉重的打击。然而这并不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天下午的语文考试前,鲁苑青突然被老师叫出了教室,门外站着两个陌生人,自我介绍说他们是她母亲的领导,告诉她:“我们已经帮你跟学校请过假了,现在可以带你去见你妈妈。”

此时的鲁苑青已经近半年没有见过母亲。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整个人震住了,她只记得自己回答了声“好”,然后在头脑一片空白中回教室收拾了东西,把早上发下来的数学试卷塞进书包,就跟着那两个人坐上了去看守所的车。

鲁苑青说:“我当时不知道我会面对什么,我只是单纯地以为他们把我妈送到监狱之前给了我一个见她一面的机会。”

山雨降临 风满楼

从2006年5月,邓翠蘋一直被关在看守所。邓翠蘋原本是一名普通的乡下小学老师。鲁苑青的整个童年,都是在母亲任教的小学校园里度过的。90年代的乡下小学,师资稀缺,鲁苑青的母亲担任班主任,往往还身兼多课,有时既是语文老师,又是数学老师,同时还要带音乐、美术等副课。在繁重的工作任务下,她的健康随着年龄增长每况愈下。在1997年底,鲁苑青的母亲在同事的介绍下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来邓翠蘋在法庭上是这样描述自己为什么炼功的:为了强身健体,能够更好地教书育人。

鲁苑青说:“修炼法轮功不仅使妈妈的身体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心态也变得开朗乐观。”欣喜之余她还将法轮功介绍给了家里其他人。此时谁也没能预见来日的风雨倾覆。

所有的平静在1999年7月戛然而止。声势浩大的信仰迫害在一夜之间席卷了整个中国,包括鲁苑青从小长大的这个边远城市。鲁苑青无忧无虑的童年终结在这场声势浩大的迫害里。她目睹著家里发生的一桩桩变故:妈妈被停课了,被送去接受“转化”,家里半夜被十多个警察突击搜查……而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不安的气氛持续发酵蔓延。从大人的交谈中,鲁苑青得知从前认识的修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们相继被关到了看守所。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善良的人都被抓走,他们明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终于相同的厄运也降临到亲人的身上。2000年底,鲁苑青的小姨在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和平请愿时被抓。不久后,鲁苑青的母亲在前往北京上访的途中也被抓。邓翠蘋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一个多月才被释放,而邓翠蘋的妹妹很快被送往劳教所。接下来的几年里,鲁苑青全家遭受了更为严密的监控,邓翠蘋不时被传讯审问,多次被送到洗脑班,在学校中被勒令停课和“隔离”。

2006年4月初的一个周六,鲁苑青从住校的高中回家,开门后看到家里一片狼藉。父亲颓唐地独坐在沙发上,告诉她,她的母亲因为黏贴了法轮功真相的传单被国保抓走了。

邓翠蘋被关押后,她和父亲一直没能见到邓翠蘋本人。从4月到9月,他们只在看守所里打听到零碎的消息,听闻邓翠蘋在被关押中通过绝食来抗议遭受的非法迫害。在焦灼的等待里,鲁苑青努力维持着日常的学习生活,少有人知道她背负的沉重。父亲没在她面前表现出忧虑和悲痛,但她发现原本健壮的父亲前额开始长出刺眼的白发。

2006年的9月1日,父亲和家人终于在法庭内再次见到被告席上的邓翠蘋。此时的邓翠蘋已经骨瘦如柴,不能站立。

母女相见 是喜还是忧?

从学校出来后,鲁苑青和母亲的前领导们乘车驶往五十公里外的看守所。到了后鲁苑青被带到了看守所的一个会议室。坐在里面的是“610”的办公室主任和下属。她们语气冷淡地说:“你妈从收到开庭通知后就一直在绝食,现在让你过来就是劝她把绝食停了,你要能劝的话我们就让你见她。”鲁苑青还没从空白的情绪中回过神来,麻木地点头同意了。在等待母亲过来的时间里,她甚至拿出了来之前顺手塞到书包里的数学试卷,重新从第一题算起,在数字计算中逐渐冷静下来。

这种冷静一直维持到看到妈妈在别人的搀扶下走进会议室。只瞥了短短一眼,鲁苑青就飞速地转开了目光。这一眼就足够在她脑海中刻下刺痛的印象:草绿的衣料贴在单薄的身体上,锁骨、颧骨凸露。

此时的邓翠蘋异常消瘦,瘦到面前的女儿不忍再多看一眼。

母亲虽然无比虚弱,眼神却明亮坚定。她似已猜出对面“610”人员的用意,在女儿身边坐下后,她挺直脊背,拿起笔在女儿手边的练习册上写下几句诗词表明了心志。鲁苑青看完母亲写下的话,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强忍下眼泪,对“610”人员说:“我尊重我妈的任何决定。”

“610”人员听到后勃然大怒,对邓翠蘋和女儿极尽嘲讽,恶毒地辱骂邓翠蘋的信仰。鲁苑青无法忍受他们对母亲的这种言语羞辱,站起来说道:“我要回去上课了,反正我是不会照你们说的去做的。”结果“610”办公室主任带人紧追到楼下,破口大骂:“你上什么课?!不想劝你妈停止绝食,你就给我待在看守所里。”意图将鲁苑青扣留在看守所,来逼迫邓翠蘋服从安排。

在女儿和“610”的僵持之中,邓翠蘋最后为了保护女儿选择了妥协。鲁苑青看着妈妈缓慢地走到楼下,说:“你们放我女儿回学校吧,她是个高三学生。我听你们的就是了。”邓翠蘋随后马上被带走。

眼睁睁看着妈妈被再次带走的鲁苑青情绪终于崩溃,泪水决堤横流。她从未有一刻如此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她不但无法保护自己的母亲,反而还要羸弱的母亲来保护她。

晦暗岁月中的坚守

邓翠蘋几天后被转移到云南省第二监狱。高三和大学期间,鲁苑青只在放假时和母亲有过几次短暂会面。每次见面,邓翠蘋都安慰女儿说自己在里头过得很好,让她在外面学会照顾自己。直到多年后鲁苑青才得知事实并非如此。苑青说:“进入监狱后,母亲因拒绝‘转化’,没多久就被送进‘严管区’关押,每天在其他犯人的监视下从早到晚坐在一个小凳子上,不允许有任何的挪动。长时间的血液循环不畅,导致她大腿和臀部生满褥疮,痛苦不堪。之后又被送到环境恶劣的生产车间,忍受每日长达十多小时的高强度劳动。”

2008年底,邓翠蘋终于回到家中。

岁月变换,鲁苑青已经顺利考入武汉大学,此时已是一名大二的学生。但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继续。次年的夏天,鲁苑青和母亲听闻被关押在同一个监狱的另外一位炼法轮功的朋友,在关押期间被酷刑折磨致死。广袤而历经磨难的中华大地上,仍有许多这样的人士为坚守良知而承受着非难和打压。面对着这样沉重的现实,任何的岁月静好都不过是偏安一隅的苟且偷生。

虽然经历过牢狱之苦,邓翠蘋还是选择了为法轮功继续发声。十多年的诋毁与摧折,无法改变的是那颗清白的初心。她笃信只要怀着善意去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国人们终有一天会觉醒,正义终有一天会来临。

2012年,鲁苑青在母亲的鼓励下来到美国留学。面对着来之不易的自由,她心中更多想起还在国内的亲人。她在学校勤奋刻苦,希望早日在美国站稳脚跟,把妈妈也接到美国来。毕业后,鲁苑青顺利地在南佛罗里达大学的会计部门找到一份工作,距离她的梦想似乎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2016年7月,邓翠蘋在向民众派发真相资料时再一次被国保抓走。家中的父亲、外婆、姨母在得知母亲被带走关押后,去当地政府要求释放邓翠蘋。然而他们在门口等候一个多小时后,竟然出现了三四十个身穿黑衣黑裤的打手,威胁他们必须在五分钟内离开。

美国政要帮助救母

大洋彼岸的鲁苑青听闻家中的情况后,马上向所在选区的国会议员寻求帮助。佛罗里达国会议员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了解了她的故事后,很快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信,请求释放鲁苑青的母亲。不久之后罗斯议员又与其他三名议员发起联名信,要求中共政府释放邓翠蘋和其他良心犯。然而,这些信件并未收到任何回应。

在看守所被关押八个月后,鲁苑青的母亲等来的是毫无公平可言的开庭审判。邓翠蘋被当地法庭非法判刑六年,她提出了上诉。

长达八个月的关押伤害著邓翠蘋的身体。提出上诉后,鲁苑青和家人从人权律师口中得知,她的腿上出现肿块,多日不愈。

鲁苑青在习近平与川普车队的必经之路上打出了写着“请释放我的母亲”的横幅。(鲁苑青提供)

此时正值习近平访美,与川普总统在佛罗里达棕榈滩举行首次会晤。会晤当天,鲁苑青天未亮就赶到了棕榈滩,在习近平与川普车队的必经之路上打出了写着“请释放我的母亲”的横幅。议员丹尼斯·罗斯(Dennis Ross)先生也特别致信白宫,呼吁川普总统在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双边会谈中将中国的人权问题置于首位。另外,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卢比奥参议员和联合主席史密斯众议员,在中美峰会前夕发起一项名为“让中国的英雄自由”计划,呼吁川习会关注包括被关押或被失踪的中国人权律师在内的人权活动人士。这项计划书也将邓翠蘋的案例列入其中。

2017年母亲节来临前,鲁苑青怀着对妈妈的思念,写下了自己的故事《母亲节心愿:还我妈妈自由》,该文在美国最大的新闻媒体之一《今日美国》上刊登发表。不幸的是,母亲节的次日早上,鲁苑青在国内的家人接到电话,被法院告知维持原判,亲属在母亲被送到监狱前半小时与她告别。

当日,邓翠蘋的家人来到看守所,隔着玻璃为她接通了远在重洋的女儿的电话。时隔十个月,在模糊不清的噪音里,鲁苑青终于再度听到了妈妈的声音。短暂的问候后,母女二人却不得不再次面对久别。鲁苑青的外婆和两位姨母站在看守所外的路上,含泪目送关着邓翠蘋的车开往她曾被迫害过的监狱。

救中国母亲 南佛州大学学生政府通过决议案

南佛罗里达大学学生政府参议员斯宾塞·泰特(Spencer Tate)和鲁苑青(右)手举南佛州大学学生政府通过的决议案。(Hill Liu/大纪元)

鲁苑青2017年4月26日在南佛州大学校园举行了请愿征签,征集签名支持释放自己的母亲。征签活动获得许多学生的关注和支持,其中包括身为学生政府参议员的斯宾塞·泰特(Spencer Tate)。在听完了鲁苑青母亲的经历后,泰特主动伸出援手,决定在学生政府中发起一项决议以帮助鲁苑青的母亲。

经过一个半月的不懈努力,南佛州大学学生政府于2017年6月30日通过一项针对法轮功被迫害的决议案,要求中共政府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立即释放邓翠蘋女士和其他良心犯。这项决议案的副本被寄送给中国领导人习近平 。

泰特表示:“马丁·路德·金曾说过‘任何一地的不义都是对其它地方正义的威胁’(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我很高兴自己能够帮助鲁苑青。我们会帮助她的母亲重获自由。”

以下为决议案全文译文:

第58届议会
58−002号决议案
参议院决议案
南佛州大学学生政府参议员共同决定:

鉴于,法轮功是一种中国的精神修习方法,它包含了以“真、善、忍”为原则的德行教导、打坐和“气功”功法;

鉴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发动严重的迫害运动,意在清除法轮功;

鉴于,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

鉴于,南佛州大学员工的母亲、邓翠蘋女士因为拒绝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于2017年年初被判刑六年;

鉴于,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将邓翠蘋女士列入了由其发起的名为“让中国的英雄自由”的计划;

因此,谨代表南佛州大学学生,学生政府参议院向因为坚持个人信仰而在过去数年间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表示同情;

因此,谨代表南佛州大学学生,学生政府参议院支持立即停止对法轮功长达18年的迫害,支持迅速释放邓翠蘋女士和其他良心犯;

因此,此项决议案的副本将被分别送往中国共产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办公室,南佛州大学校长茱迪·甘夏夫特(Judy Genshaft),南佛州大学学生院长丹妮尔·麦克唐纳(Danielle McDonald), 南佛州大学教授参议院,南佛州大学员工参议院以及南佛州大学员工鲁苑青。

正义会迟到 但永远不会缺席

2017年7月,鲁苑青在美国最大的请愿网站上发起了营救母亲的请愿。时至今日,已有近三万六千多人在请愿上签名。

2017年10月底,邓翠蘋的家人到监狱探视却被拒绝,被告知邓翠蘋因拒绝“转化”而被“严管”,失去通信和探视的权利。鲁苑青闻讯后十分焦急,将请愿签名、营救信等在美国的营救活动材料寄往监狱,并持续写信至监狱,劝阻监狱停止对母亲的迫害。三个月后,家人终于在旧历除夕前接到了邓翠蘋的电话,知道对她的严管已经取消。

鲁苑青和父亲仍在一天天等待着邓翠蘋的平安归来。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鲁苑青深信在不久的将来人们都会明白这场迫害的荒谬和残酷,会主动站出来制止悲剧的继续发生。她说:“不论时局多么艰难,正义和良知值得我们去坚守。”#

责任编辑:吴蔚溪

评论
2018-09-04 8: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