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彼得:忧时元是诗人职 莫怪吟中感慨多

人气: 16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0日讯】

无胆量、背叛

纽约时报5日登出一篇题为“我是川普政府内部抵抗力量的一部分”的文章,内容表示,政府官员都想政府成功,他们不得不致力反对川普一时冲动做出的错误决定。这位匿名批评者大力批评川普的“不正常行径”,指他没有指导决策的原则,也没有共和党人特有的理念,称川普即兴决定是反贸易、反民主的。文中更指川普冲动、敌对、琐细及无效的管理模式,大部分会带来灾难,且说大部分官员正努力令他们的行动不受川普一时兴起决定的影响。

匿名者又说,与川普开会经常跑题,他作出语无伦次的侃侃而谈,即兴做出的决定导致不成熟、资讯不全,有时鲁莾的事后又要倒回去。匿名者强调:“我们认为,我们官员的首要职责是向这个国家负责。但总统却继续以不利于我们共和国健康的方式行动。”最严重的是神秘者爆料,指川普内阁成员曾考虑引用第25修正案,通过确定川普不适宜担任总统将他革职,但文章又说,他们不想引发一个“宪法危机”。

今天有很多人问:“这会不会影响到人民对川普的看法?”我们认为一点也不会,因为川普从2017年上台后,几乎可以被打击的项目,从来就没有断过,他也一直在如影随形的张力下,一步一个脚印的按照他心中的理想施政,而且是有效的立竿见影。反而是这封匿名信,严重的打击了川普现在内阁的每一个成员,其中含副总统彭斯,他们每一个人现在一定战战兢兢,因为没有人知道匿名者是谁?重点是除了总统本人之外,几乎每一位高官“个个没把握、人人有希望”成为匿名人。

我们认为纽约时报的这篇报导,会给白宫内部造成一定程度的加分,所有内阁为了怕被怀疑,必然配合并全面执行川普命令。因为强大的力量,往往来自于互动相连的莫名记忆创伤,谁现在敢在决策上首先反对川普,等于是自掘坑把自己埋葬,就像副总统彭斯目前自清的说:“这样的人就不适合在川普政府工作。”在一个禁地开始漫长伸延的故事线,这里面已经出现某种相反的张力。

几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张力之复杂性,它呈现的是“内部与外部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各种回异张力的各朝反方向发酵,而扩张且僵持的张力,竟达到极尽平衡的崩溃边缘,对总统川普反而有利。最后最受伤的可能会是媒体本身,因为不论川普是否精神状态不佳,他在美国宪法上,就是现任的美国总统,百分之百受到法律保护。没有任何理由,一个媒体可以用匿名信,去攻击一个国家元首,就算是民主与自由的国家中,从法理上、道德上都说不过去。

如果川普在18个月以来一帆风顺,这二天媒体的内容就会俱有一定的“杀伤力”,只可惜假设川普从一开始就穿防弹衣,到现在恐怕已破了好几件,再多加几颗弹,只会引起人民反感,对川普影响不大。有前胆与理性的民主党人,都不见得会感到高兴,除非不懂美国政治,或是真正神经的“激进左派”。

总统川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向记者表示,Bob Woodward的新书“什么都不是”,又称书中内容提早在本周披露,旨在干扰Brett Kavanaugh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确认提名听证会,他不认为提名会因此而受影响。我们也相信不会,但这也值得川普总统省思,为什么争议会这么多?

极左的自由主义现象

本月4日芝加哥市长Rahm Emanuel突然宣布,他将不再竞选连任市长,但没有解释原因。这位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在奥巴马的积极支持下当选芝城市长的政治明星,今年才58岁,记者会上他是与妻子一起出席,用“期待一起撰写我们旅程的下一篇章”做为与妻子的未来规划。他也语重心长的表示,芝加哥市长的工作是一个需要花终身时间的工作,但不是终身的工作。令人费解的是,早在之前他早已为竞选连任筹得超过1,000万元的经费。

Rahm Emanuel不只是在奥巴马政府服务,也曾经在克林顿政府担任过职位,累积了许多政治资本及人脉,仕途原本颇被看好,不过在他任内,为预算紧缩关闭许多政府机关,无法管控枪支暴力泛滥,使得他的管治能力不断受到质疑,甚至在他宣布下台后,批评他的声浪没有降低。2012年芝加哥教师进行了历史性罢工,并获得压倒性的公众支持,虽然他也扬言要使芝加哥成为非法移民庇护城市,但综观他的施政,应该是“理性”的民主党人士。

最后扳倒Rahm市长的连任稻草,应该是治安,就在上周长周末,整个芝城发生多起枪击案,至少4死23伤,加上之前芝加哥不断的枪击事件,要求市长引咎辞职的声浪不断。芝加哥警察局长Eddie Johnson表示警局在上周末部署了1400名警力巡逻街道。尽管作了准备,周五入夜后又是2人受伤,周六有8人中弹,其中2人死亡,周日又有2死8伤,周一另有6人受到枪伤。(我们很难想像,倘若没有1400警力巡逻,芝加哥在长周末要冤死多少人?)

麻州4日完成了州长、国会议员、州议员等职位的党内初选,波士顿市议员Ayanna Pressley成功击败了民主党的连任老将Michael Capuano,有希望成为首位代表该州的非裔女性国会议员。这次是继自由派民主党的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纽约击败争取连任的Joe Crowley后,又一老国会议员被民主党自由派新星打败的案例。民主党内存在的这股强劲的左派进步人士,很容易使人连想到几年前,终极一时的Tea Party,他们也是从共和党分裂出来的。已过世的马侃将军,当年要不是找激进的茶党佩玲搭档,他有可能早已成为美国总统。

但这也并不意谓著,左派的“进步者”一定会在各地民主党初选中遍地开花,曾担任德拉瓦州长71岁的卡伯,在今年争取第四度连任德拉瓦州的联邦参议员,就轻易的击败了38岁曾是空军退役军人的哈里斯。哈里斯年轻,“进步”到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打着年轻改革的旗号,强调要废除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但这些“进步”的因素,因为不是在纽约或加州,所以没有被麻州选民接受。

结语

德拉瓦州资深的联邦参议员卡伯,虽然已71岁了,由于是民主党人,也经常批评总统川普,他的作风却一向属理性的中间派,与民主、共和两党的国会议员均能合作,因此深得各界敬重。

“中庸之道”在未来的美国,一定会成为值得推崇之道,毕竟勤于工作,努力做生意,安份守己的华人族群,根本不需要在政治上走钢索,我们的选票不够多,“哗众取宠”走不了太远。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9-10 10: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