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泉:610画皮背后的狰狞

“610”是在江泽民直接操作下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大纪元)
人气: 26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0日讯】当流氓一边行恶,一边鼓吹自己做了什么善事;一边欺压良善,一边编造如何帮助他人,无论表演得再逼真,有正常分辨力的人都不会相信。人们知道他之所以费尽心机、花言巧语,目的就是掩盖罪行,迷惑人心,利于他继续行恶。也许大家说,这道理谁不明白啊?可如果这流氓披上合法的外衣,霸占了话语权的时候,你可不一定能分辨出来。请看《齐鲁晚报》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A07版的所谓报道《出狱后流落街头 一个电话改变了他的人生》。

《齐鲁晚报》又登假新闻

文中说天桥610主任马宁接一个因学法轮功被判刑多年的人出狱时,给他留下电话号码。那人出狱后什么技能也没有,甚至跟社会格格不入,只好给马宁打电话。马宁把他送到济南天之骄广告公司,公司总经理每月给他4000元,还教他谈业务,这人迎来了新生云云。

不明真相的读者也许真被这位610的马主任给感动了呢。这610是个什么机构啊?是做慈善的吗?如果当大家知道610的真实身份,就会明白这又是一篇造假新闻了。

画皮下的真实面目

臭名昭著的中共“610办公室”是中共前头目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了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犯罪机构,类似中共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和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从中央一直常设到全国最基层。该犯罪机构从成立、组织结构、隶属关系,到运作和经费等各个方面都打破了中国政府的原有构架,并有超出中国现有宪法和法律的权力和任意使用的资源,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犯罪组织,罪恶深重。

十九年来,在这场邪恶的迫害运动中,邪恶“610”组织作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私人犯罪指挥系统和执行机构,全面控制了所有与迫害法轮功有关的犯罪活动。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关押、劳教、诬判重刑;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致残或被活摘器官致死;千千万万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上亿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污蔑,受到精神侮辱和打击,丧失了人类应有的自由和尊严。“610”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血债累累,罪不可恕!历任610大头子们如刘京、李东生、张越、周本顺等均不得善终,各级610因贪腐、恶疾、非命等恶报不断。中共内部都知道,610是名副其实的“死亡职位”。

可疑的610马主任和虚构的故事

一般来说,610人员知道自己干的这种工作缺德又危险,所以,一般不愿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文章中反而高调宣传的天桥区610的主任马宁,其真实度太可疑了。

不但如此,文中涉及的所谓的法轮功学员,既没有个人信息,也没有介绍他为何被判刑,在何处关押,关了多少年,连新闻的首要要素都不符合,谈何可信度。

文中还有更多自相矛盾的环节。说他出狱时是天桥区610去接的他,这就很奇怪了。人家又不是没有家人(文中说他有父亲),出狱时为何没见到亲人呢?这无意中泄漏了610的又一非法行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或劳教期满后,监狱或劳教所通知当地610来,直接把人关进当地洗脑班,再经过当地610的洗脑或暴力摧残后,认为其达到“转化”标准了,甚至还要勒索家人一定数额的钱财才放人。这就等于出了大狱进了小狱,610就是这么无法无天。

文中又说他回家后无法谋生,只好又回到济南,暗示其人是外地人。这就更奇怪了,一个外地的法轮功修炼者出狱时,为什么反而是济南天桥区的610去接呢?大概编这个稿子的人也心虚,如果说是济南的法轮功学员,未免太容易被人识破了,就编了外地的,还不说是哪里的。他以为自己挺聪明,其实是欲盖弥彰。

文中说那人与社会格格不入,诬陷法轮功。这纯粹是在重复多年来中共给群众灌输的谎言。真实情况是,法轮大法是不脱离世俗的佛法修炼,修炼者人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不但要做好人,还要干好本职工作,对家庭负责,对社会负责。是中共的迫害使他们失去了安宁的生活环境。

文中说610费劲给他找工作,以显示自己的伪善。其实导致法轮功学员失去工作和家庭,被迫与世隔绝、身心遭受摧残的原因正是中共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教师无法教书育人,医生被迫离开岗位,有公职的被开除,干个体的失去了赖以为生的生意,学生不能继续学业,退休者无法安享晚年……使老无所养,幼无所依,甚至被酷刑折磨、被打毒针、被活摘器官而失去生命。近二十年来,一起起人间悲剧,在神州大地不断上演。

天之骄广告公司,不要利用慈善来做广告

《电话》一文中唯一的真实信息,济南天之骄广告公司确实存在,总经理确实是张天深。但具体天桥区610——张天深——天之骄——《齐鲁晚报》之间有什么关系,就不得而知了。如果天之骄的张经理做慈善,是出于人的善良本性,那无可厚非。但如果为中共的迫害站台,那不是善,而是助恶为虐。

真实的迫害案例揭示610的邪恶本质

每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经历,都是实实在在的。不用半点虚构,都足以令人动容。以下列举几个真实的迫害案例,让大家看看,邪恶610是如何充当迫害善良的刽子手的。

◎原重庆大学生吕震被山东省监狱毒打致死

抛开真假不论,《电话》一文中所指的小伙应该曾被关押在山东省监狱,说他今年四十二岁。那咱们就举一个被山东省监狱折磨致死的真正的法轮功学员——吕震的例子。如果他现在仍活着,恰好是四十二岁了。

吕震

吕震,男,汉族,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山东蒙阴县蒙阴镇西儒来村人,重庆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学生,品学兼优。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吕震与重庆大学的学员们毅然去北京依法上访。多次遭到重庆大学、蒙阴县当地恶徒们的追捕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吕震在蒙阴镇赵峪村再次被恶徒们绑架,非法关进蒙阴看守所、临沂市洗脑班。他被非法羁押了十个多月后,蒙阴县610、蒙阴县法院将其诬判十一年重刑,投进山东省监狱,

吕震入狱后,被关进十五号严管室,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警察李伟指使刑事犯人强制他每天头和脚紧贴著墙、双手抱头蹲著,从早上5:00一直蹲到夜里2:00~3:00,每天只能睡二个小时。

二零零九年六月的一天,吕震向王姓监狱长陈述了十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严重情况,王姓监狱长当时恼羞成怒,恶狠狠地说:“你想干什么,这是共产党的天下!”随后甩手就走。

第二天吕震就遭受严管迫害,在十一监区陈岩等恶警的指使下,杀人犯谢晓刚、李大鹏、蔡和杰、李鹏、张登云、周云龙、李宏祥充当打手,对吕震拳打脚踢,施予各种迫害手段。吕震被折磨致昏迷后,他们用凉水泼醒,再打……一连十几天,最后将奄奄一息的吕震的双手、双脚捆绑在一起,头朝下、脚朝上吊挂起来,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凌晨, 吕震被活活毒打致死,年仅三十三岁。其境惨不忍睹,令人发指。

后经家人及正义人士的抗争,山东监狱承认吕震被毒打致死并赔偿二十六万元人民币。可是多少钱也换不回一个善良、阳光的年轻生命啊!

◎原山东省政府门诊针灸医师苗培华被610反复迫害致使精神失常

苗培华,女,五十多岁,原是省政府门诊部推拿针灸大夫。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被历下区公安610李东方、孙辉等绑架,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共邪党人员对济南法轮功学员张兴武教授非法审判,极端恐慌的610指使公安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苗培华也是其中一位。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到期后,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延期十一天。劳教所提前与610勾结,苗培华刚走出劳教所的大门却又被济南市610劫持到洗脑班强制洗脑。

洗脑班用非常具有欺骗性的手段对长期受尽折磨的苗培华进行另一种方式的迫害。他们十多个人围着她一个人,昼夜不停地灌输歪理邪说和谬论。在这样的情况下,致使苗培华的意识不清醒,精神达到崩溃的边缘。大年三十那天,洗脑班把苗培华强行送进了精神病院。她遭到的迫害更严重。一天三次被迫服用十多种精神病药物,一天两次用电针电击,致使她口齿不清,每天迷糊不醒,并且全身颤抖,面部变形,大脑一片空白。医护人员有的同情但也无奈,有的嘲笑讽刺。苗培华被迫害的生不如死。

因苗培华曾从事过推拿针灸的医务工作,犹大李振芳想利用苗的技术为自己挣钱。到610要求担保她,同时承诺可协助610监控苗。她们将苗培华从精神病院接到李振芳处时,市610头子李梅与苗合影想以此邀功。

摆脱邪恶的关押与洗脑后,苗培华回到家正常学法炼功,很快恢复了健康。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苗培华在济南西客站附近讲真相时又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槐荫区兴福派出所的副所长韩宝岩、王副所长与两名610的人员以及警察魏俊华来到济南市看守所,强制把已经被非法关押近十个月的苗培华劫到精神病医院做鉴定,企图把苗培华关入精神病院进行药物摧残。

苗培华被强制戴着手铐劫持往精神病医院,她非常理智,给参与此事的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然而失去理性的王姓副所长叫嚣:“我不怕报应!”车到医院门口后,王姓副所长使足力气拽著苗培华的手铐强硬把她拖下车,苗培华就大声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声说讲述曾经遭受过的迫害。

苗培华被强行拖进一个科室里,那里有三个医生,苗培华仍然给他们讲真相。医生说:“别激动,慢慢讲。”苗培华还当场表态她不会配合做任何鉴定的,医生听完她的叙述后说:“好了,走吧。”王姓副所长着急地说:“还没做鉴定呢。”医生说:“不用做了,她思路清晰。”就这样,恶人的计划未能得逞。

◎计算机教师杨峰一家被严重迫害

杨峰

杨峰,男,一九七零年出生,毕业于山东潍坊信息工程学院并留校任职,是一位很优秀的教师,深受领导赏识。修炼法轮功后,更加英俊儒雅,脾气温和、身体强健。杨峰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还拿到了硕士研究生的学位。二零零零年四月,杨峰上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鸣冤,被单位停发工资。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杨峰从非法关押他的潍坊610洗脑班走脱,来到济南打工。从此开始了长达十一年的妻离子散的流离失所生活。潍坊警察多年来一直监控杨峰妻子、岳母家,并监视跟踪其家人。警察发现杨峰的岳母往来济南,于是,潍坊警察和济南警察合谋,抓到了一个可以炮制“跨地区”所谓大案的借口实施迫害。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杨峰和母亲在住处被济南天桥分局国保大队长黄健带队,伙同大桥镇派出所和济南市公安局十多个警察绑架;杨峰的岳母于桂芳在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家串门时也被绑架,当晚被关进仲宫看守所。七月三日,杨峰的妻子陈冰囡在潍坊被绑架。

杨峰岳母于桂芳,退休前任潍坊市法制局副局长。她不仅能力强,还多才多艺。在她刚二十岁左右时,就成为一家国营企业的厂长。在六十年代,她作为山东省女民兵“特等射击能手”、“游泳能手”,受到省级表彰,成为当时名扬全潍坊的“五朵金花”之一。于桂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的迫害。

自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杨峰和于桂芳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济南看守所长达一年之久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济南市天桥区法院在济南市看守所里对杨峰和于桂芳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杨峰被非法转到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

二零一六年初,家人去监狱探视时,看到杨峰的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心脏憋闷疼痛,腿上肿了个大包,肌肉僵死肿胀,胃不好、吃不下饭,精神状态堪忧。

◎长清区党校教师、律师刘如平因迫害失公职,要求恢复工作再被冤判

刘如平,男,今年五十七岁,原为济南市长清区党校法律研究室主任兼律师;妻子张承兰,五十四岁,济南市长清区经济和信息化局工程师。

刘如平

刘如平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以前患有的肠胃炎、神经衰弱、咽喉炎等疾病不翼而飞,道德也得到升华,无论是法律教学工作、律师业务,还是平时生活,他时时处处以真、善、忍来要求自己,讲真话,办真事,与人为善,受到了同事、当事人及街坊邻居的广泛好评;法律教学工作得到了学员的广泛认可。

然而,刘如平却因为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曾经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迫害,长期被关禁闭一级严管,二零一六年七月六日才出冤狱。妻子张承兰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所在单位将其工资降至最低办事员等级。

长期以来,长清区610一直监控、跟踪刘如平、张承兰夫妇。610头目刘洪水对他们二人用手机拍照和录像。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上午,长清区新城派出所警察在张承兰的工作单位将张承兰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许多私人物品。傍晚六点左右,两个警察将刘如平劫持到长清区的济南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

绑架刘如平的借口是,刘如平在向原单位长清区党校和长清区政法委、组织部、信访局等部门要求恢复工作职务、工资、编制的“恢复工作申请书”中讲述,即使按中国现行法律,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法轮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功法,法轮功教人向善,提高人的思想道德水准,祛病健身有奇效,迫害法轮功是违宪违法的等等真相内容。从而引起这些部门人员恐慌。以此绑架报复迫害刘如平。

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上午,长清区法院非法开庭迫害刘如平律师和他的妻子张承兰以及71岁的法轮功学员朱玉芝。从非法庭审的阵势上来看,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心虚到何种地步。法庭内塞满了长清区政法委、610、公安、社区的人,不允许家人朋友依法参加庭审。法院门口如临大敌。周围遍布几十个穿警服和着便衣的警察,5个警察排成队在法院大门口来回巡逻。来往的市民都议论纷纷,不知审理什么大案要案。两名律师为他们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官与公诉人无言以对,当庭未宣判。后来为他们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得知消息,在610的授意下,法院对刘如平和张承兰非法判四年半和三年半。这个聚少离多的家庭再次被迫骨肉分离。

后记:正告刀笔写手齐尚科

这篇报道的署名又是“齐尚科”,这是一个多次推出污蔑文字的官方写手。多年来,他或他们就靠恶毒的诽谤和恶劣的谎言造谣生事,欺骗群众。

邪恶610非法组织不甘心被天理、法律惩处的必然结局,一方面暗地里指使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痛下黑手,一方面霸占话语权为自己涂抹画皮,必将都成为将来清算的证据。

古人云:文责自负。一支笔,可写出生花的美文,流芳千古;亦可枉法奸佞,遗臭万年;更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助浊浪滚滚,毁人自毁!

在此奉劝“齐尚科”们不要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葬送了未来。唯有良知,能识别善恶;唯有胆识,才能摆脱中共610魔爪!

文章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普山

 

评论
2018-09-10 5: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