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研究生园地(五)读研期间你是否怀疑过自己的能力?(上)

很多研究生都对自己能否胜任的工作深感疑虑,心理学家认为这种“对自我能力的怀疑”现象是独特且真实存在的。(Pixabay.com)

【大纪元2018年09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温婧澳洲悉尼编译报导)不仅是你,很多研究生都对自己能否胜任的工作深感疑虑,下面我们告诉你如何克服这种疑虑并建立信心

萨默维尔(William Somerville)从中学到大学一直都很优秀,他总是期待能通过考试、能完成论文,这些从客观角度衡量是否成功的标准为他提供了可以证明自己的机会。

但作为一名纽约新学院(The New School)的临床心理学博士,萨默维尔也曾怀疑过自己的能力,但现在,他不仅在努力完成学业,同时也在一家医院的精神科主导对患者的诊疗过程。

他曾经质疑:“我有资格做此工作吗?”

那时他觉得自己缺乏的不仅仅是一些技能,甚至困惑自己根本不属于这里。他说:“有一种被抛入深水池底而必须学会游泳的感觉。但我不仅仅怀疑我能否活下来。从根本上讲,我是不是个能游泳的人?”

萨默维尔回忆当初的感受,觉得自己颇像是“假冒者”。早在1970年,心理学家埃姆斯(Suzanne Imes)博士和科兰斯(Pauline Rose Clance)博士首次描述了这种“假冒”错觉现象。该现象通常发生在那些高成就者身上,他们无法承认和接受自己取得的成绩。他们常将取得的成绩归于运气而不是自身的能力并恐惧终有一天自己的“假冒”行为会被他人揭穿。

虽然在官方的精神疾病诊断手册(DSM)中没有这种“假冒错觉综合症”的说法,但心理学家及其他人都认为这种“对自我能力的怀疑”现象是独特且真实存在的。这种“假冒”错觉还常常伴随着焦虑和抑郁。

作为一名临床心理学家,埃姆斯博士发现绝大多数有“假冒”错觉的人都在默默的承受内心的困苦,却又不肯表露,部分原因是担忧被人知晓。

她同时还补充道,“假冒”这种错觉现象虽说并非罕见,通过努力是可以消除的,并能学会欣赏自己取得的成就。

因必须取得成就而感到压力

当埃姆斯博士和科兰斯博士首次描述这种“假冒”错觉时(有时也被称为“假冒错觉综合症”,是一种对自我能力的怀疑),他们曾以为这种现象仅存在于女性当中。但后来的大量研究表明男性也同样有这种不愉快的错觉体验。

埃姆斯博士说,许多有这种错觉的人都是在过于强调成就的家庭中长大,特别是当家长教育子女时,要么过度赞扬,要么严厉批评,由此增加了子女后来产生那种“假冒”错觉的风险。同时,来自社会的压力也使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她认为,社会也给那些想取得成功的人们施加了太多压力,使这些人将认同感、关爱及价值观等问题混淆。将自我价值的体现与能否取得成就等同起来。

根据科兰斯博士的说法,其它因素也会增加“假冒”错觉的发生概率且似乎在少数族裔学生中更常见。

对于正就读于加利福尼亚州约翰F.肯尼迪大学(John F. Kennedy University)的学生亨弗斯(Frederick Hives)来说并不惊奇。亨弗斯正在读心理学博士,这是他读博第四年。亨弗斯说,整个研究生阶段他一直纠结于那种错觉,说他常常觉得自己的进步并非靠自身的优点,而是源于他人的同情。作为一名非洲裔美国学生,亨弗斯说:“我一直被教导,我必须付出双倍努力,才能收获(别人)一半成果。尽管这坚定了我内心的目标,但也让我感觉自己的努力永远不够。”

德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奥斯汀分校2013年一项研究调查了少数族裔大学生,发现亚裔比非洲裔和拉美裔美国学生更易受“假冒”错觉的影响。有趣的是研究者还发现“假冒”错觉更多预示的是心理健康问题,少数裔身份造成的自卑感却并不显著。(见2013年刊出的《多元文化咨询与发展杂志》Journal of Multicultural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与同侪之间不同的种族、性别、性取向及其它特质都会加强那种“假冒”的错觉。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社区心理学专业二年级博士生格兰特(Mary Guerrant),是她所在项目中最年轻的学生。她一年级时就经历了强烈的“假冒”错觉。她说,“我的兴趣所在与我的同学们很不相同,这经常使我倍感孤独并因此加剧不自信感。”

埃姆斯博士说,“假冒”错觉现象似乎在那些正开始一个新项目的人群中更普遍,换言之,研究生群体更加突出。

责任编辑:瑞木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