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这一轮P2P爆雷的重灾区及最大特色

进入9月,P2P爆雷事态继续在恶化,甚至传出受害人被逼上绝路的消息。(大纪元视频截图)

人气: 629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1日讯】进入9月,P2P爆雷事态继续在恶化,甚至传出受害人被逼上绝路的消息。据报导,9月7日,杭州一名31岁的年轻妈妈王倩以自杀抗议投诉无门、警方镇压。

不论是媒体的报导,还是公开的数据,毫无疑问这一轮P2P爆雷的重灾区在浙江省,杭州市也俨然成了“难民城”,现在还发生了受害人上吊自杀的悲剧。

目前8月数据尚未见到完整统计,但此前,浙江P2P问题企业一直处于全国占比第一的趋势,6月至7月公开信息显示,累计问题平台已高达538家,集中在杭州,多个P2P平台爆雷,100多万用户遭殃,涉案资金超过500亿元人民币。

譬如7月初崩盘的“牛板金”(浙江佐助金融公司旗下平台),累计借贷总额近390亿元,累计用户82万多人。其次,“牛板金”曾获选浙江十佳互联网金融创新平台,尤其是2015年11月成立上线时,是当时少有的按照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组建的交易平台。

不过,“牛板金”崩盘虽然获得很大的舆论关注,但它还不是本轮杭州涉案最大的P2P网贷平台,最大的是“草根投资”。

8月初爆雷的“草根投资”,官网介绍,累计资金总额超过862亿元,注册用户数超过900万。

“草根投资”规模大,平台背景也大。公开资料显示,领有IP经营许可证,获颁杭州市创投协会的“杭州独角兽企业”,银行存管是中国建设银行。除此,在其先后完成的几轮融资中,都有国资参股,包括直接出资的广州基金、人保财险,以及通过“中投融”母公司间接入资的,该母公司由两位股东合资,阜兴控股和吉贸集团,前者隶属旗下300亿备案的私募基金爆仓的上海阜兴集团,后者全称吉林省经济贸易发展(集团)公司,隶属于吉林省国资委。

无独有偶,自杀抗议30万血本无归的王倩,她投资的平台“票票喵”,虽然注册地址在广西南宁,但是隶属于杭州富谦网络科技公司,而投资人奔向上海维权,是因为上海国资委旗下华安基金管理公司也被曝是票票喵幕后股东之一。

再把时间拉长来看,浙江不只是这一轮P2P爆雷的重灾区,早在2014年10月份浙江省P2P网贷平台就掀起过跑路、诈骗狂潮。据报导其时空背景是,2013年下半年P2P平台开始萌芽,2014年随即爆发式增长,但另一方面,其在“三无”(无准入门槛、无行业规则、无法律约束)的环境下野蛮生长,跑路、诈骗、黑金状况频现。

然而杭州市当局仍然宣布,在2017年杭州已经成功迈入金融业“千亿元俱乐部”,官媒报导还称,“金融业实现增加值1,055亿元,金融业增加值占全市GDP比重为8.4%,金融业俨然已经成为杭州市现代服务业支柱产业。”

还有其它官方宣传与数据资料无须赘述,仅从上述可知,浙江成为全国P2P爆雷重灾区,不全是因为阿里巴巴总部在杭州,以及这里是互联网金融最为活跃的地区,究其实是官方放任无监管及助其野蛮生长。

同时,这一轮浙江P2P爆雷的一个很大的特色,其实也是全国的,就是国资系的平台也开始接连爆雷,而本轮爆雷平台与国资的关系(不论资金还是业者)显示,并非“远亲”而是“近亲”。

最典型的例子是,一向以监管严格著称广州地区,今年7月也打破了“零纪录”,广州第一爆是礼德财富,其负责人在与广州市金融办开会后的次日,就跑路消失了。类似情况还有票票喵,工商登记显示,就在平台暴雷的一周前,票票喵股权变更,将上海国资委旗下基金持有的股权转给浙江佰程实业公司,以此切割而撇清关系。

杭州P2P受害人王倩曝光的遗书显示,这位年轻妈妈不惜丢下孩子、以自杀抗议的,并不是她一夕乌有的30万积蓄,她控诉的是上访无门,应该伸出援手的政府却出手打压。哪里知道,警察怎么可能站在受害人这边,因为官方与权力才是这个利益链上的最大一环,还从中获取了最大利益。#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9-11 12: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