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于海东冤死 被强摘器官 聂树斌案再现

图为2014年12月,聂树斌案件两名律师陈光武和李树亭在济南法院外。(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气: 680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综合报导)澳广最近报导,十年前,一名叫于海东的年轻人被冤判死刑,并被强摘器官。这个案例跟轰动全国的聂树斌案极其相似。这不禁让人质疑:中共还冤杀了多少人?强摘了多少人的器官?

每年在中国被处死的人数超过了世界其它地方的总和,据信一些人因为中共司法系统的根本缺陷而被冤判。

在中国,执行死刑往往是秘密进行,家人只在他们的亲人被处死之后才被告知。

林真是中国国内为数不多的呼吁反对死刑的人。她为一个名为“中国反对死刑”的非政府组织工作。

该组织估计,去年中国有2000人被处死刑。“这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估计。”林真说。

澳广报导说,在江苏省一个墓地,朱静茹在儿子的墓前独自悲伤。她痛苦无比,因为她相信她儿子被冤判谋杀罪而被处死。

朱静茹向死去的儿子诉说:“妈妈到这里看你来了。我可怜的孩子。”

朱静茹尽其一生都在为儿子于海东洗清罪名。于海东在2008年10月14日被处死。朱静茹获得了原始警方审讯记录,并说证据说明了一切。

她说当儿子被指控的谋杀发生的时候,他根本不在场。谋杀发生在酒吧的一场争吵之后。

朱静茹说,于海东前往酒吧去声援朋友,可是当他抵达现场的时候,谋杀已经发生了。

朱静茹表示,警方在于海东的车上发现了一把刀,并用它栽赃,说是于海东谋杀的。

根据警方的调查,真正的杀人武器是一把大得多的刀子,更像是一把砍刀。

“他们在他的刀上没有发现任何血迹。他身上也没有血迹。”朱静茹说,“他们在他身上没有发现受害人的DNA。他们没有证据。”

中共法庭拒绝朱静茹多次提出的重审要求。

朱静茹说,法庭拒绝是为了掩护真正的凶手,因为真正的凶手贿赂了法官,另外一个原因是,她儿子的器官被强摘了。

“我们要求看我儿子的遗体,但是法庭拒绝。”朱静茹说,“他父亲是一名外科医生。我们想看看我孩子的身体是否完好无损。”

“他们只给我们一张通知我们第二天取骨灰的条子。这意味着他们拿走了他的器官。”

中共几十年来摘取死囚器官,贩卖给医院做移植。尽管中共声称从2015年开始禁止摘取死囚器官,但是许多人质疑这一点。

专家说,口供仍然是中共法庭定罪的主要依据,而口供常常是通过刑讯逼供获得的。一旦到了法庭上,就没有多少公平审判的机会,定罪率是99%。

林真说,中共目前仍然强调破案率。警方为了破案率,就会刑讯逼供。

“比如,对于毒品犯罪,他们承诺一年内要破多少案件,他们要摧毁多少毒品,要给多少人定罪,要处死多少人。”

“13种罪行已经被取消死刑,但是中国仍然有46种罪行适用死刑。”

“我们在推动取消非暴力犯罪和毒品犯罪的死刑。”林真说。

但是这些无法安慰朱静茹。她说她希望为儿子平反昭雪。

“我想要还原事实真相。我想要那些腐败滥权、参与造假、捏造我儿子案件事实的公检法的人,受到严厉惩罚。”

“这是我的要求。很难说它能不能达成。”朱静茹说。

聂树斌被冤判死刑 传被摘取器官

于海东的案件跟轰动全国的聂树斌案极其相似。

1994年8月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1994年10月1日,聂树斌作为本案犯罪嫌疑人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刑事拘留。次年3、4月,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法院一审、河北省高级法院终审判决聂树斌死刑。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时年20岁。

2005年,王书金在河南供称,1994年石家庄的强奸杀人案是其所为。但是河北省高级法院否认王书金是聂树斌案真凶。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法院复查聂树斌案。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据陆媒此前引述知情人的话披露,21年前,河北公检法机关曾有人对聂案提出异议,认为聂树斌只有口供没有其它证据,要求改判死缓。但前中共国安部长、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的许永跃下令“要杀”,而且要“快杀”。

对此,坊间热传聂树斌被匆匆判处死刑并迅速执行,牵涉到器官移植黑幕,而且与原中共外交界高官章含之换肾有关。公开的信息显示,章先后在1995年或1996年和2002年换过两次肾。

据爆料人说,章第一次换肾,用了聂树斌的肾。官方说聂树斌于1995年4月27日被执行死刑,其实是1996年1月13日之后,跟章的换肾日期相匹配。而章第二次在上海换肾的2002年,正是中共军、警医院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高峰期。#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8-09-11 5: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