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桂花好

作者:宋唯唯

桂花(Shizhao/维基百科)

    人气: 62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1日讯】“不是人间种,移从月里来。广寒香一点,吹得满山开。”诗人杨万里的《咏桂》,是桂花诗篇里,最为点题的了。桂子是月宫里的那棵树,伴随着广寒宫里的仙子嫦娥。是仙子的一念慈悲,方得广种人间。于是,桂花的香,亦格外的体恤、可亲。桂子嗅起来,前调是一种温温的油气,仿佛烧柴火的灶头油烟,有一种温敦的暖。而后,桂花那种醇厚、馨甜的香,就浸润而来,一整个秋光里,空气里都是桂子在香。

桂花开的时节,刚刚经历过了一个炽烈的酷暑­——白亮刺目的日光,酷暑的热蒸腾著江河湖海,将人间热成了一个大蒸笼。草木在其间深长,蚊虫助纣为虐,强悍扰人。而桂花落后——则是隆冬时节,草木凋尽,酷寒相逼。这桂子飘雪的金秋,是酷暑和严寒之间,炎凉之间一种的温情调剂。张爱玲独创过的一个词,桂花蒸,是形容秋老虎的溽热里,桂花的第一缕甜香。

桂花是一棵树,沉绿老青的叶,开花是枝叶间的万点洒金。(张本真 / 大纪元)

彼时,会叫人心头一凛:呵,秋天来了……桂花是一棵树,沉绿老青的叶,开花是枝叶间的万点洒金。桂花是一蕊一蕊密集的花束,颗粒凝香。那花开在深绿的繁枝间,平实的连缀,枝枝爆满,也是绚烂如锦的。桂花的花期里,金秋的稻谷黄了,菜畦里新挖的红薯,掰下的玉米穗,五谷丰登,颗粒入仓,汇聚起来的黄熟、饱暖。桂花如人间的妇人女子,是为人妻为人母的妇人,姿容可亲,馨香满怀。

桂花开的时节,闲坐家里,金风吹着桂香,芳香馥郁,深深浅浅,时浓时淡的桂花香,就在你身边,犹如体息。窗下有一株油绿的芭蕉,蕉叶舒张,还有渐显凋零的草木,都在秋日的阳光里。是朱淑真写的,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这样的秋日,真是好得人无可奈何,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佯装木头人没知觉也不是,详尽周到地体味这秋的好,花的香,也不是——这般体味里,最多的是缱绻和流连呀。而流连,分明是因为这秋光的留不住。

想起里尔克的名诗《秋》里,说着“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好是好的,然而在中国南方,这样浓情蜜意、桂花香浓的秋光里想起来,只是太遥远、太遥远的一种意境。全然不相宜的。

杭州有一个桂花名地,从前,此地的桂花是进贡宫廷的贡品,也供应天下用度。明代万历年间,隐居西湖的名士高濂,曾在《满家弄看桂花》一文里如是写:“桂花最盛处唯南山、龙井为多,而地名满家弄者,其林若墉栉。一村以市花为业,各省取给于此。秋时,策骞入山看花,从数里外便触清馥。入径,珠英琼树,香满空山,快赏幽深,恍入灵鹫金粟世界。”

桂花糕(公有领域)

一个秋日里,我去满觉陇赏桂,是茶山下的古朴村落,家家户户皆白墙黛瓦,房前院后皆栽满桂花,秋阳里树树金红,沿街的人家门庭洞开,都做成了农家乐餐馆,人们在树下吃茶、嗑瓜子、玩纸牌。跑堂的川流不息地端菜上桌,就这样吃茶闲话,桂花香里惬意地浸上一天。这闲适里,很有一种明清话本小说的情味。然而,不再是香满空山,也不再是金粟世界,红灯笼下,蠓虫团团地飞,入目处处都是今时今日的粗鄙,因陋就简,到底,那些知礼仪明心性的好时光,都已经过去了。而今,我们所身处的,是时间的末端。

江南的桂花时节,我也做了一回桂花蜜。先在网络上搜索到了做桂花蜜的配方:将盛时的桂花摘下来,略略清洗,略略晾晒,装进密封的玻璃罐子里,一层桂花淋上一层蜂蜜,再铺一层桂花,如此储满。

好花好天里,我拎了一只竹篮,去院子里采桂花,站在一行桂树下,一朵一朵地且细细摘来,摘了许久,花朵方浅浅铺了一层竹篮底。我家的阿姨经过,见状,叫起来,哦哟,这一朵一朵,要摘满一篮子势必要摘到明天天黑。

但见她从后院拿了一支晒衣裳的长竹竿,又寻了一方台布。虎虎生风地走将来,将台布哗啦啦掀开,平展展地铺到树下,踮起脚来,伸了竹竿作势一拍,万千朵花蕊,金色的花雨,纷纷地落下,落在台布里,落到地上。阿姨执著长篙,拍了又拍,拍了又拍。无数无数的桂花雨,在台布上铺上厚厚的桂花绒毯。太美的场景令人不安,因我们习惯了贫瘠的人生。

那台布收起来,足足成了一只包袱,那么多的桂花。

桂花醪糟(Polyhedron/维基百科)

如是一勺蜂蜜一把桂花往罐子里腌,我一个人在厨房,足足忙到深夜。那桂花抓在手上,茸茸的,柔柔的,又十足地沉 ,有分量。那奢侈的手感,也是此生的不能忘。

桂花蜜用来煮汤圆,做桂花糖藕、桂花醪糟。一羹一食间,柔情蜜意,是这辛酸烦难遍布的人世间,神赐的馨香甘味。@#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水芹是中国南方独有的一种植物,出自造物之手,大抵开天辟地就有了的罢,古早的时候,清亮的河水汤汤漫流,岸芷汀兰,临岸的浅水湿沼边,生长著一丛丛水灵灵的青色芹菜,根株生长在沙土中,柔曼有节,茎叶在水中亭亭伸张,随水招伏。
  • 雷州歌也称雷歌,是广东省四大方言歌之一,雷州半岛的民歌。以雷州话演唱的雷州歌,自古以来就是雷州半岛地区劳动人民的精神食粮。
  • 或许,我从小就做着一个描绘世界的文字梦。若真是如此,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
  •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读崔颢的诗时认识黄鹤楼,一直认为诗人是个道家“粉丝”,“乡关”绝不是童年时的故乡,而是生命原本的故乡。
  • 油菜花是东方大地上,最寻常、最芬芳,诗情画意的植物,她是阳春三月时的花开成海,也是万户千家的稼穑生计,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油的来源。清朝乾隆皇帝对油菜的赞誉最是明亮,“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 残秋冷雨,我开了台灯,坐在书桌前。见窗外的长风吹落满树潇潇落叶,绿绒绒的草坪上落满了湿湿的黄叶,一片一片,无数的多,那么多感伤的灵魂,自枝头坠到滞湿的尘埃里。若盆景似的梧桐树,绿色的叶子先变成青色,一点一点地黄,一点一点自枝头剥落。阴润的天色里,树枝犹如满树繁花,有一种楮色的温柔、平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