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中共噬民企三大阴招 明抢、暗箭、软刀子

藉经济改革牌征重税侵吞民企 民营企业家被诬判为国企六倍

中共体制决定了公有制经济是主导,私营经济只是国有经济的补充。(大纪元合成图)

【大纪元2018年0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五年前,曾上榜“中国企业改革十大杰出人物”的湖南民营企业家曾成杰,在被法院判处秘密处决前,就已经预见了死亡的结局。因为在他被捕之后、法院立案之前,其所拥有的23.8亿元(人民币,下同)资产,就被地方政府以3.3亿元的贱价卖给湖南省财政厅下属企业。

曾成杰的悲剧虽然极端,但并非特例,更像是中国民营经济的一个微观缩影。在中共统治下,民企就像是圈养的牛羊,养肥了就杀。

对照中共最新经济数据分析,似乎从宏观层面上印证了,民营经济正在被“宰割”。

企业数据反差隐藏衰退

中共统计局定期公布规模以上(年收入2,000万以上)工业企业经营数据。今年八月公布的企业数据出现异常:工业企业收入和利润 “累计同比”与“累计值同比”出现巨大偏离。

这里的“累计值同比”是用统计局发布的截至今年的累计数据,与去年同期进行对比的结果。而“累计同比”是统计局发布的同口径对比结果。

比如说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一至七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累计同比增长9.9%,看似不错。

但用今年一至七月主营业务收入60.5万亿元,与去年同期69.8万亿元进行对比,结果是累计值同比为-13.3%,形势严峻。一增一减,相差23.2个百分点。

而统计局公布今年一至七月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累计同比增长17.1%;但用今年一至七月利润总额39,038.1亿元与去年同期42,481.2亿元对比,累计值同比变化是-8.1%,相差25.2个百分点。

工业企业数据为何出现如此巨大的反差?

统计局的解释是,规模以上的企业统计数量在动态变化。

不过,符合年收入2,000万以上规模标准的工业企业数量减少,本身就意味着大陆经济在衰退,而非增长。

而企业数量减少,导致收入和利润同比数据出现近四分之一的巨大差异,则代表着中共光鲜的经济数据下,隐藏着严重的衰退真相。

大陆民营经济在快速倒退

如果细分国企和私企的利润偏差,可以发现,今年一至七月国企利润累计同比增长30.5%,与累计值同比(28.5%)只相差2个百分点;而私营企业累计同比增长10.3%,与累计值同比(-27.9%),相差38.2个百分点。

这说明工业企业经营数据的巨大反差,主要源自规模以上私营企业数量大幅减少,反映大陆民营经济正在快速倒退的现实。

招商银行研究院对此分析指,在规模以上统计样本中消失的企业,主要是私营企业,它们或者是惨淡经营、收入降低至规模以下,或者是彻底死亡、关门倒闭。

即使是幸存下来的私营企业,在中共去杠杆(去债务)压力下,处境也变得更艰难,资产负债率在快速上升。

招商银行研究院认为,大陆民营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中共公有经济体制吃定民企

大陆民营经济及民营企业家的悲剧命运,其实早被中共体制锁定。

中共体制决定了公有制经济是主导,私营经济只是国有经济的补充。

那么,私营经济如何“补充”国有经济?在中共体制下,就是被党、政府和权贵阶层给吞噬。

中共吸收,或者说吞噬民营经济的方式,不再是上世纪50年代大规模没收私营企业的“公私合营”,而是改用“明枪”、“暗箭”、“软刀子”三大手段。

怀璧其罪夺民产

“明枪”,其实就是明抢,中共政府通过司法公权力,给企业家扣上“违法犯罪”的帽子,直接抢夺民营企业的资产。曾成杰就是典型,生命和资产都被政府剥夺。

《2017企业家刑事风险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被定罪的中国企业家(2,292人)中,国有企业家(328人)占比14%;民营企业家(1,964人)约占86%。

民企老板一旦获罪、或者遭受刑事指控,其资产往往也会任人宰割,这或许是民营企业家获罪比例奇高的根源,或者说怀璧其罪。

例如五年前,拥有三家纺织公司、资产市值逾10亿的山东蒙阴县民营企业家石立军,一夜之间身陷囹圄,10亿家财被地方官清算。石立军后无罪出狱,但被侵吞的钱却再也拿不回来。

逼破财消灾暗藏招灾

对于中国民营企业而言,政府的司法“明枪”躲不了,行政上的“暗箭”更难防。

工商、税务、卫生、消防、环保,中共五花八门的行政部门都能利用手中权力,让企业举步维艰,甚至关门倒闭。

民企要生存,就不得不破财消灾,收买官员。而此举又会成为民企老板“腐败犯罪”的证据,随时可能被中共用“明枪”来收割其财富。

从宏观经济的角度,中共吞噬民营经济最快的方式,还是用“软刀子”──经济政策。

经济政策包装重税及兼并

比如说中共最新的社保改革,将社保费改由税务局征收,会增加企业约1.5万亿元的社保费支出,而且增加的支出主要集中在民营企业。预期会有大批中小民企因激增的社保开支而倒闭。

中共年年推减税政策,结果是越减税政府税收越多:2017年税收收入同比增长10.7%,今年一至七月税收收入涨幅提高至14%。

中共的减税政策,在实践中是减了国企的税,但加强了对民企的征税,从而加重了民企负担。

中共最近三年还大力推行所谓的“混合所有制”国企改革。

该政策被外界称为公私合营2.0版,中国经济学家夏业良指出此为变相的国企兼并民企。

种种迹象均显示,中共正在利用“明枪”、“暗箭”和“软刀子”三大手段,从民营企业身上割去大块肉,加速吞噬民营经济以自肥。

重庆打黑  民企老板家破人亡

利用中共三大阴招作为政治上位手段最“炉火纯青”之一的,要数出身于血色权贵家庭,在文革时当过红卫兵联动分子将父亲肋骨打断的薄熙来。

当年为争十八大入常,薄熙来在重庆营造“打黑”政绩,以民营企业家祭旗。据中国宪法学者、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对重庆打黑的全面调查报告,打黑主要打击民营企业家,单凭薄熙来等人一句话,许多家财亿万的民营企业家被打成黑社会头目,资产被没收充公,一夜之间家财被洗劫一空,变成阶下囚,有的甚至性命不保、家破人亡。其手法是大搞株连、严刑逼供、迫害律师、胁迫证人等,制造 无数冤案血案。

如重庆第二大民营企业家、拥有40亿资产的俊峰集团董事长李俊,被薄熙来指涉黑,李被逼逃亡泰国,其亲友最少25人被株连、遭受酷刑或判刑。重庆资深律师赵长青为李家辩护,遭薄熙来当面恐吓要查他、他女儿及女婿。此外,重庆大民营企业家陈明亮被判死刑,其数十亿私产被没收。

虽然薄熙来于2013年因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等罪成,被裁定终身监禁,但千亿被其充公的财产不知所踪。

人缘极差的薄熙来在中共政坛崛起,主要是靠父亲薄一波与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一笔政治交易。据指,江为了在十五大逼退乔石,由当时八大元老唯一尚存的薄一波向乔石施压,换取江做其子薄熙来仕途的保护伞。于是在江的荫护下,薄熙来步步高升,先任辽宁省长、商务部长、重庆市委书记等职务,再于十六大以极低票当中央委员,十七大进入政治局。

薄在政治上得势还依靠同为太子党的曾庆红,曾庆红1999年任中共中组部部长后,推行血统论,安排大批高干子弟进入权力核心。◇

责任编辑:昌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