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新闻

华人亲历9·11:轰一声 我每根头发都被冲起来

“第二架飞机撞了上来,‘轰’的一下…….我的每一根头发都被热浪冲起来”

图右二为新建的世贸中心1号大楼。(王新一/大纪元)

【大纪元2018年0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新一纽约报导)“我的同事冲进来,告诉我飞机撞上大楼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一场失事的小事故。我走出办公楼,十多分钟后,我听到轰鸣声,第二架飞机撞了上来,‘轰’的一下,我的每一根头发都被热浪冲起来。”2001年9月11日恐袭当天,纽约曼哈顿华埠居民陈家龄就在事发地五个街区之外上班。

陈家龄曾经的公司在他背后这栋楼中,就在被撞的世贸中心对街,他说,当时大楼的一角被坍塌的碎屑砸掉,所幸自己当时在另一处办公室。(王新一/大纪元)

“我就站在那,看到大楼里的纸、文件飞得满天都是,还有一些动的小黑点,后来才发现,那是有人因忍受不了楼内大火,从窗户跳了出来。”陈家龄吸了口气说,“你都能看到他们在挥动手臂,很惨。”

陈家龄回家查看母亲安全后,就往世贸中心走,那时已经是下午5点多,两栋大楼都已坍塌。“刚走到一个街区外的Church St.,大楼坍塌的灰尘已经到膝盖那么深,我抬头,看到眼前是一座灰尘的山峰,一直延伸到两个街区外的西街。”陈家龄说。

“那时我就知道,完了,里面的人出不来了。”他说,“因为坍塌后,你看到的不是砖瓦、钢筋、建筑的碎片,而是全部化成了很细很细的灰尘,由于温度太高,整个楼像是被分解了一样。”

“当时有人让我拍照片,我没有拍,因为你想那些灰尘是什么,当时楼里有多少人没有出来,还有进去救援的警察、消防员。谁也没有想到楼会塌。”陈家龄说,“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我想我不能拍照。”

当时除了消防员没有人组织救援,陈家龄和一群自发帮忙的人一起,在浓浓烟雾中给那些幸运从大楼跑出来的人指路,“很多人都被炸迷糊了,失去了方向感,我们一群人在那大喊,‘往那边跑!’”

第二天,他回到现场,“那时已经来了更多的消防员,他们运来了大量的水,给坍塌的废墟降温,剩下的人都在旁边看着,谁都没有说话,很肃静。因为大家都知道,你什么都做不了了,当时没跑出来的人,就出不来了。”

“我的一位朋友,恐袭前的周日晚上,我们还在一起喝酒庆祝他找到新的工作,就在世贸大楼。周二、9月11日是他上班的第二天,他没能出来。”陈家龄说。

9·11之后,我戒掉了酒,我开始跑社区事务。我想,如果那天早晨我没有因为读报、喝咖啡耽误了时间,很可能会像往常,在世贸中心散个步。我们的人生,可能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

责任编辑:文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