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这些前中共纪检官员为何控告江泽民(3)

包括原中共各级纪检官员在内的法轮功学员,在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通过亲身遭遇将迫害的真实情况呈现在世人的面前。(大纪元)

人气: 72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章洪综合报导)由江泽民与共产党互相利用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19年,包括原中共各级纪检官员在内的法轮功学员,在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通过亲身遭遇将迫害的真实情况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控告江泽民,早在2000年8月已经出现。随后在国际上,海外法轮功学员逢江泽民出访,在其到访的国家或地区对他进行起诉。从2015年开始至今,更有逾20万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再掀诉江大潮。

2018年5月29日,美国国务院发布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其间也赫然出现“法办江泽民”相关信息。江泽民是首个在台上就被中国民众告上法庭的中共国家元首。

遭游街和被输不明药物  原河北一纪检官员控告江泽民

原河北省平山县纪检官员刘书元,2015年6月25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在控告书中,刘书元简述了他一家遭受迫害的故事:

刘书元的妻子刘婷婷,1976年被逼做结扎手术后出现严重的后遗症,从此成了“药篓子”,在病痛折磨中耗日子。1997年5月,为了给妻子治病,刘书元陪同妻子参加了九天法轮大法录像传授班。奇迹出现了,刘婷婷一下子从一个病秧子成了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此事当时轰动了她家所在的地区,几十人因此走入大法修炼。

见证奇迹的刘书元,也被法轮功的法理所吸引、折服,一直寻觅真理的他也加入修炼的行列,并义务当起了当地的法轮功辅导员。

用妻儿威逼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随着迫害法轮功的不断升级,刚刚调来的新县委书记赵新朝急于搞“政绩”,刘书元成了他的目标。刘书元数次被绑架、毒打、非法拘押、遭游街侮辱、非法判刑,公职被开除、房子被霸占。

2000年11月30日,刘书元被非法关押在县公安局。刘书元家、刘书元在县纪委的办公室、刘书元老家先后遭非法抄查。

在非法审问中,刘书元质问道:“我一生清廉,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让我说什么?”政保股的陈文进手里掂著电棍恐吓说:“你是不是想尝尝电棒的滋味?”

Image result for 熬鹰酷刑 明慧网
熬鹰酷刑。(明慧网)

刘书元说:“连续几天的审讯无果,他们就开始用熬夜手段对我进行迫害,连续三天三夜不让我睡觉,发现打盹,就用凉水往我头上浇。”

政保股股长封庆芳等人审讯无果后,把刘书元投入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2000年12月8日,刘书元被叫到提审室,封庆芳带他的妻子进来,封说:“姓刘的,今天只问你一句话,你是按我们的要求把那天的笔录再重新做一个,还是把你老婆也塞进来,然后再判她几年劳教!”

在这样的胁迫之下,刘书元违心地答应了封庆芳。后来才知道,封庆芳实施株连,把妻子和儿子都抓到公安局,对他妻子威逼、恐吓,对儿子毒打逼供、又勒索二千元钱(无收据)。

被当典型 游街示众

时隔一周,在县城俱乐部广场召开的所谓的公捕大会。数九寒天,刘书元被剃了光头戴着手铐,两个警察抓押著,在大卡车上,从县城桥西到桥东,约三公里的长街挂牌游街示众、侮辱人格。

证据造假 仍遭非法判刑

后来,刘书元被实施非法审判,可是被当作证据的真相传单都是假的。

刘书元说:“验证在我家搜查出的物品时,法院拿出了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让我辨认,我说‘这不是我的,大家看看,这传单背面还有浆糊和墙上的泥渣,难道我还把贴在外边墙上的传单揭下来放回自己家中吗?’引得哄堂大笑。审判长赶紧说‘弄错了,弄错了’。”

最后,刘书元仍被非法判刑五年,他绝食抗议并上诉。

石家庄中级法院来人核实,改判三年半。中院法警私下说道:这案子本不该判刑,是县里硬顶着,抓典型,不判不行。

被输不明药物 身体严重受到伤害

在河北省第一监狱(保定),刘书元曾被强行穿着单衣弄到寒风中冻,以致被冻得拉肚子,一直拉了七天。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狱医来检查身体,说刘书元有病,派了两个人把刘书元送进监狱医院,强行输液。

输液后的第一天刘书元就感到浑身发冷,第二天就像得了感冒一样,第三天开始咳嗽、吐痰,第四天又拉脓便血,也不想吃饭了,而且还出虚汗。

Image result for 不明药物酷刑
不明药物酷刑。(明慧网)

他说:“我在潜意识中感觉到一种暗藏的杀机正悄然袭来,这些不正常的‘症状’是否注射了不明药物?”

回到原驻地后,同监室的人们看他的样子,大吃一惊:怎么好端端的人到医院“治疗”成了这个样子?

从医院出来后,刘书元留下了咳嗽、吐痰、出虚汗等后遗症。每晚要吐半方便面袋子的痰;出虚汗把被褥湿透,第二年春天晒被褥时,褥子和床板黏在了一起。由于身体虚弱,他曾经摔倒好几次。

房被强占 被开除公职

2001年从石家庄市调来的县纪委书记田振堂紧随江泽民迫害政策,强占了刘书元在纪委的集资房,并于2004年9月(出狱后三个月)宣布开除刘书元的公职。

刘书元曾经找到田振堂的办公室当面质问:“按纪委当时的规定,我完全符合各项条件,而且还按规定交了钱,为什么取消我的建房资格?”田说:“就是因为你炼法轮功。”

刘书元问:“有政策依据和具体规定吗?”田答:“没有,你炼了法轮功就应该这样。”

遭追踪迫害 女儿女婿被骚扰

刘书元在监狱期间,妻子经常受到平山县城关派出所杜新中等人的骚扰,有时直接进家,有时电话查问,几乎没有安稳日子。在所谓的“敏感日”,儿子多次被绑架到公安局,限制人身自由,甚至遭受毒打。

刘书元出狱后,由于生活所迫到石家庄市打工(两个女儿均在石家庄市居住)。平山县“六一零”(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现改称“防范办”)多次找他儿子和儿子的单位查问他的住址,封庆芳又去石市查找他的下落,在他女婿工作单位门前蹲坑,又骚扰他女婿单位的领导无果。

封庆芳还通过市“610”和派出所给刘书元的单位施加压力,让单位给他女婿施压,几乎天天上门或电话骚扰,搞得一家不得安宁。

临近2008年奥运,派出所又打电话,刘书元女儿在电话中质问他们:“都十年了,你们还是这么折腾,还让老百姓过日子吗?!”

2008年11月上旬,石家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邓方,通过西里派出所、居委会探听到了刘书元的住处,将他绑架到西里派出所非法审问,并非法送到石家庄市行政拘留所。

纪检委副主任被迫害死 妻子控告江泽民

今年76岁的河南省南阳市赵文秀女士于2015年7月1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赵文秀的丈夫、原南阳市卧龙区委机关党委副书记、纪检委副主任张全德被江泽民集团迫害致死。赵文秀本人被多次非法关押。

赵文秀在控告状中讲述了他家的遭遇。

纪检委副主任修炼法轮功 没有医药费可报

赵文秀体弱多病,1996年8月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她全身的疾病全部消失。1998年的一天,张全德突然得了脑血栓,全身不会动,赵文秀就给他播放法轮功创始人的讲法录音听,张全德一个星期就能下床活动了,因此他也开始学炼法轮功,很快恢复了健康,身心受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2-5-22-cmh-shenyang-april1999-04.jpg
1999年4月初,大陆晨炼法轮功一景。(明慧网)

退休后,区委机关经常打电话,通知张全德去报销医药费,张全德表示没有医药费可报,他说:“我炼法轮功后,就没吃过药,我现在没有病了。”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张全德一家人平静美好的生活被彻底破坏了。

因警察一次次的抓捕 被夺去了生命

曾当过机关党委副书记、纪检委副主任的张全德成为打击对象之一。南阳卧龙公安分局、车站路派出所警察几乎天天来张全德家骚扰,全家昼夜不得安宁。

2001年腊月十五日晚上,张全德被南阳市车站派出所警察带走,随后被送到方成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又被转送到南阳市第一看守所。子女们到处托关系找人活动,共花了一万多元钱,张全德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才被放回。

http://zhoubao.minghui.org/mh/haizb/media/files/2015/03/1503221626011002.jpg
警察骚扰。(明慧网)

张全德回家时,身上长了一身的癞癣,已经不能行走了,但车站派出所警察经常来家里骚扰。

2003年1月15日中午,张全德又被卧龙分局的警察带走,仍旧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让他骂法轮大法,骂法轮功师父。张全德说:“我炼法轮功,有了一个好身体,师父让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事事考虑别人,哪错了?什么好,什么坏我自己清楚,法轮大法就是好!”

由于南阳卧龙公安分局的多次骚扰与非法关押迫害,张全德于2003年皇历四月初,突然昏迷倒地。张全德于16日含冤离世,终年67岁。

赵文秀说:“警察一次次的抓捕,夺去了我丈夫的健康身体,夺去了我丈夫的生命。”

经常遭警方骚扰 被迫流失所

赵文秀在控告状中说,在去北京上访回家后,警察经常到家中扰乱,无奈只好和丈夫流离失所。2001年刚回到家,张全德就被抓走了。

2014年,赵文秀在大街上向人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和自己身心受益的情况,被警察非法抓捕。南阳市光武路派出所一个警察凶恶地威胁道:“这么大年纪不在家待着,出来干啥?共产党就得枪毙你们。”

原山东边防总队纪检办主任告江

原山东省边防总队纪检办主任周冬东女士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发起和维持的迫害中,多次遭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并遭不明药物迫害。

周冬东2000年10月5日到北京上访,希望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被警察非法抓捕。随后周冬东被单位派来的人非法劫回济南,继续关押在总队的后勤基地,并派八九个人看管,逼迫周冬东放弃修炼,十五天后放回。此后,周冬东被迫搬到大办公室上班,让本处人员监视看着。

2001年1月临近过年,总队要求周冬东写保证不去北京上访,遭周冬东拒绝。腊月二十六日,周冬东被总队关押在综合楼五楼,窗户现钉的防盗网,布置通讯女兵看守,周冬东绝食绝水抗议七天后才被放回。当时担心在班上随时被押送到洗脑班,周冬东只好回家,无法上班。

2001年12月总队受公安部边防局,省公安厅等上级部门施压,打算把周冬东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对她进行强制转化,被周冬东拒绝。总队又把周的丈夫叫去,威胁其丈夫,扬言周冬东必须强制转化。12月26日,总队用依维柯并派出十余人,把周冬东押送到浆水泉女子劳教所,进行强制转化,次年3月20日放回。

在这之后,周冬东多次遭到绑架。2009年10月10日,周冬东在一位法轮功学员家时,遭历下区六一零、姚家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济南看守所。

在此期间周冬东抵制迫害,绝食绝水三十天。周冬东说:“劳教所则每天对她进行两次暴力灌食,每次插管由四五个嫌疑犯强按著,那残酷场景让杀人犯都流泪。”

周冬东还被注射不明药物,身体受到及大摧残,很多器官已衰竭。

2011年2月28日,周冬东因张贴不干胶,来了三十多位警察非法抄家,但是周冬东没有被绑架走。

2014年2月,周冬东送人神韵光盘,被诬陷而非法拘留15天。2015年1月13日,张贴不干胶,遭人构陷被非法拘留十天。

四川前县纪委副书记控告江泽民

2015年6月16日,中共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确认签收原四川省巴中县纪委副书记彭克敬控告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诉状。他是为其女儿彭桦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设立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破坏法律,制造冤狱。

彭克敬的女儿彭桦英因工作拖垮身体而瘫痪,于2008年夏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2年,四川巴中撤县建地区,彭桦英负责地、县两级统计局的财务会计事务,并代管地局的印鉴等工作。由于经常在高度紧张中工作,通宵达旦加班,彭桦英在2002年拖垮了身体。至2004年,彭桦英患颈椎变形、腰椎突出、腰管囊肿等疾病,此时她已经基本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2008年夏,彭桦英经人介绍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后,开始躺在床上(因身体不便)阅读法轮功书籍《转法轮》和听录音。逐渐的,彭桦英能坐和下床行走了;一月后,彭桦英所有疾病痊愈,并能骑自行车上班。

2010年2月,当地一些机关干部和街道居民听说彭桦英一个基本瘫痪的人炼法轮功炼好了,前来问她,彭桦英如实告知对方真相。不想,彭桦英“因此”遭江北公安分局绑架、抄家、夺走现金两万元,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所外)。

Image result for 抓捕 明慧网
非法抓捕。(明慧网)

当局还胁迫彭桦英所在单位对其降职、降级、降薪、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到退休年龄不予以退休,甚至停发每月仅仅700元生活费。彭桦英后来只能依靠父亲彭克敬微薄的养老金凄苦度日。

2012年5月,彭桦英在北门菜市场给了熟人一些法轮功遭受迫害真相资料,遭巴州区公安分局绑架、抄家,巴州区法院以所谓“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彭桦英三年,缓刑四年执行。

2014年9月,彭桦英向中共中央赴四川巡视组检举了江氏集团周永康在巴中政法系统里的代理人的劣迹。其中被检举人之一的巴州区法院刑庭庭长蒲申元与市、区政法系统相关领导和责任人相互串通,徇私枉法。以所谓不服从管教,将彭桦英抓到四川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服刑。

彭克敬在诉状里说:“法轮功使我那已经瘫痪的女儿彭桦英站起来了,重获新生,使我们一家解除了护理彭桦英的经济负担、人力负担和思想压力。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对彭桦英及我一家恩重如山,感恩之心无以言表。”

彭克敬说:女儿彭桦英重获新生后,严格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真诚处事,善心待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做事不伤害他人。他在控告书中质问:法轮功哪一点不好?!“真、善、忍”又哪一点不好?!“真、善、忍”教导人做好人、说真话、做真事、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哪一点不好?!

他要求:清除江泽民挟持国家、政府的名义对法轮功所作出的一切不公正的定论、规定、禁令、限制和影响;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被拘、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依法恢复被害人名誉和赔偿一切经济损失等。

人权律师:中共当局以国家名义在犯罪

1999年7月,江泽民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从开始就是一场政治迫害,没有法律依据。三个月后,消灭法轮功的目的没有达到,1999年10月8日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才匆匆出台《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因这两个部门是执法机关,作出这样的解释是违反宪法的,立法权及其解释权只有全国人大;在“两高”的“解释”过去22天后,人大匆忙补充了《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但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法轮功”的字样。

人权律师彭永和表示,在当前法律体系下,“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给你定义,任何国家机关都无权界定的,包括最高院和最高检。但是现实中国就是这么一种状况,从第一个法轮功案到现在还没有结束,基本上都用这去定罪。”

他表示,“我们认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也定罪,是以国家的名义在犯罪。”#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9-15 3: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