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宋清宁、天睿澳洲综合报导)澳洲阿德莱德大学(Adelaide University)的一些中国留学生因参加该大学学生会的选举活动,被其他一些中国留学生指责为参与反共产主义活动,并被威胁说已将他们举报给了堪培拉的中共大使馆

这起事件已引起澳洲保守党参议员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的关注,他呼吁将这些打小报告的学生从当选的职位上停职、取消资格或撤掉。

澳洲保守党参议员贝尔纳迪(Cory Bernardi)。 (MARK GRAHAM/AFP/Getty Images)

据《澳洲人报》报导,上个月,在阿德莱德大学学生联盟(Adelaide University Union)理事会成员竞选过程中,作为“国际声音”(International Voice)候选人的一些中国学生涉嫌威胁和恐吓为竞争对手“进步党”(Progress party)做宣传的中国学生。

《澳洲人报》和贝尔纳迪获得的通讯记录显示,这些受到惊吓的留学生“在被视为‘反共产主义’后,都吓坏了,非常担心后果”。

据悉,一条威胁性信息通过微信在该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中流传。该信息针对那些宣传“进步党”的“要工作不要社会主义”(Jobs not Socialism)横幅标语的学生。

这条微信称这个标语“公开反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警告说这件事情的细节和参与者的信息已被报告给了中共大使馆

来自马来西亚的华裔学生奥斯卡‧王(Oscar Ong)说,他是“在选举期间受到公然威胁”的学生中的一人,被告知“他们将我的详细信息报告给了中共大使馆”。

“他们说我们反对中国,说他们来自中共大使馆,所以学生应该投票给他们,并威胁(其他)中国留学生。”

这件事在社交媒体上也遭到曝光,阿德莱德大学自由党俱乐部(Adelaide University Liberal Club)在脸书主页上发文说:“深切关注……中国留学生在参加阿德莱德大学自由而公平的学生选举时受到威胁和恐吓。”

“这种行为证明了外国对我们的大学令人不安的干预,严重违反学术自由,而这种自由几百年来一直是西方大学的基石。”

该俱乐部竞选副主席萨顿(Hugh Sutton)说:“这几乎与这所大学所代表的一切相悖。”

阿德莱德大学的学生向澳洲保守党参议员贝尔纳迪表达了对此事的担忧。贝尔纳迪呼吁将这些打小报告的学生从获选的职位上停职、取消资格或撤掉。

他说:“这个告密丑闻印证了我们对中共渗透的所有担忧。这种影响和渗透通过所谓的‘孔子学院’进入我们的教育体系,影响我们的年轻人在校园中的生活,进入商业交易,并最终腐化我们的政治。”

“在现代的澳洲,一个学生会因为支持西方民主被另一个学生报告给他的国家,这是可耻的。他们的家人是否被中国的秘密警察探访过?他们回国看家人是否安全?”

“这种斯塔西(Stasi)风格的线人伎俩应该在现代的澳洲被铲除。那些告发同胞的学生应该从当选的职位上被停职、取消资格或撤掉。这样的伎俩有着一个压迫性政权的触角重塑澳洲生活的意味。为什么澳洲在20世纪50年代如此明智,积极对抗来自俄共的威胁,而现在却接受中共的渗透?”

就在本周,《悉尼晨锋报》报导,在澳洲政府警告提防外来渗透和政治干预之际,中国留学生正在澳洲的一些主要大学里主导学生会的选举,对澳洲的老牌政党产生着冲击,因为大学的学生组织可被视为澳洲政党的雏形,在为澳洲政坛培养年轻政治家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根据政府数据,截至今年2月,留澳中国学生达到创纪录的16万人,占澳洲总留学生人数的31%。随着在澳洲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人数的增多,外界担忧与澳洲政党有着紧密联系的学生会已经成为中共渗透行动的又一个目标。

曾任澳洲前总理特恩布尔国际事务首席顾问的加诺特(John Garnaut)警告说,中共指示留学生“在澳洲要保持红色爱国热情”。

去年10月,澳洲安全情报局局长刘易斯(Duncan Lewis)发出警告说,联邦政府在对待外国势力渗透澳洲大学的问题上需要保持“非常清醒的意识”,澳洲情报机构正在密切关注这些活跃于校园的外国势力的渗透活动。#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